图一:户外游玩之:路边盛开的鲜花
图二:疑似让我生病的罪魁祸首:野生覆盆子
图三:博主本人
今年五一节,小小地生了一次病。

关于生病,我其实有一个“魔咒”:但凡我心里沾沾自喜觉得身体条件还不错,好长时间没有生病了——那么,接下来我一定会生病。

今年4月份的时候,跟公司里一位姐姐闲聊时,她称赞我说:虽然很少看到你锻炼,但感觉你也很少生病嘛。

这种情况下我当然得体现出男人的自信,说:还好啦,我确实身体还不错哦。

结果在五一前夕,就病了。继续阅读

作为新冠时代的中年人,活着真的好累。

然而作为新冠时代的小孩子,他们的未来还有希望吗……

疫情在这个地球上处于随机爆炸的状态,我再不敢轻信专家对走势的预判,也再没有哪个城市敢吹“XX模式”,狡猾的病毒会让所有人看笑话。

面对疫情,各行各业都变得异常艰难,经济在稳步衰退,维持过去的生活水准都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在这个时代,对快递物流的依赖已经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快递的时效性回到了过去几年的水平。有好几次买下付款的商品,客服发来一句:抱歉,因疫情无法发货,请退款。

 

2022年4月14日拍草缸远景照,可以和开缸时的照片对比下
面对疫情,只能苦中作乐了。3月下旬,我开了一个90cm长的草缸,差不多接近、、3周的时间了,水草的长势还比较满意,大部分都活过来了。继续阅读


我的草缸全景

最近,入手整了一个草缸,90*45*45尺寸。

为什么会玩草缸?最初是因为几年前在朋友圈看到陶哥晒他的缸,清澈通透的水质,红红绿绿长势茂盛的水草,瞬间就吸引了我,但那时并没有条件(时间精力、家里的空间布置)玩。去年的某天,在重庆新光天地西西弗书店陪孩子看书时,无意间瞥见书店旁边一个店铺,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草缸,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它,便如痴如醉般观察起来。这些缸无一例外都有很清澈透明的水,里面的水草以绿色为主,间或有一些红色粉色或紫色的草,除了苔藓类的外,基本上都叫不出名字,尤其令人心动的是,每个缸里都有一些小生物,或是黑壳虾,或是红红绿绿的热带鱼,它们穿梭在水草之间,灵动而和谐。

从那时起,我就决定,我也要整一个草缸。继续阅读


打小就觉得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小学时电视上科索沃战争、巴以冲突总是经常出现在新闻联播的最后5分钟里,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老演员了。

然而还是非常天真地觉得,世界总体会和平的,直到俄罗斯和乌克兰打起来了,挫灭了我的幻想。

最悲观的一种可能: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会爆发。一方面,欧洲和俄罗斯有可能会冲突升级,另一方面,印度和日本可能会利用台湾问题夹击中国。而美国隔岸观火,出售武器火上浇油,战后收拾残局迎来下一个黄金十年。

疫情的发展也让人看不到希望。以香港为例——昨日(27日)新增26000例,今日新增34000例,香港教育部门调整了学年计划,中小学暑假提前到3月7日……

估计十年内出境旅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趁世界彻底变乱之前,还是珍惜当下生活吧。继续阅读

换网之前,家里的网络是这么个情况:

主力宽带:广电机顶盒附带的宽带,免费。闭路线入户,通过modem拨号,然后分出的网络供机顶盒用,同时可以接到路由器供手机和电脑用。经常莫名其妙刷新不了微博/抖音。带宽差不多在20M左右。

媳妇手机:移动169的套餐,包含40G的流量,名义上全家共享,但基本上每个月中旬,就被我媳妇把流量全部用完了。

:移动19元的芝麻卡,包含4GB的流量。虽然是腾讯系、头条系、阿里系免流,但问题是,只要我套餐自带的4GB流量一用完就立马限速,所以这个免流就形同虚设了。

换的是电信的200M宽带,官方价是99一个月,包含一张月流量20G的号卡。通过某宝的代理办理,每个月只要69(优惠一年)。

这个价格我觉得挺划算了,主要是有20G的流量。

租用电信的光猫要给120块钱,我就没要,自己花钱在某宝买了个二手的千兆光猫,挺好用,极其方便地获取到了超级管理员密码,进后台改桥接、IPV6啥的都很方便。

傅用他手里的机器测速,200M跑满。

然而我用电脑网页测速,始终只有100M不到。继续阅读

 

题图:过年期间在老家放烟花

1、关于博客更新。我也不想给自己找理由了,博客断更这么久,原因很简单:懒。

2、直播带货。这四个字是我现在最讨厌的词组。很多人还觉得直播带货是个新鲜玩意儿,通过直播买东西仿佛走在了时尚的最前沿,然而这东西不就是个电视购物吗?本质上就是广告。开始的时候,出镜直播的还是些美女小姐姐,唱唱歌、跳跳舞,顺便收钱“推荐”一些产品,围观的群众们无脑购买支持一下,这叫带货,有人看有人买也在理解之中。到现在愈演愈烈,竟然有李佳琦、薇娅之类的专门干起了直播带货,唱歌跳舞都省了,一上来就“买它买它”,我凭啥花时间花流量来看广告?最可气的是,一些小地方的所谓县长局长之类的,也要直播带货,为他们家乡的土特产吆喝一下,拜托,你们连培育粉丝这个环节都省略了,直接上来就卖东西,这跟路边卖狗皮膏药的有什么区别?继续阅读

很少有人能抵挡炭火炙烤时产生的美拉德反应,所以从古至今,不论中外,烧烤都是一种流行的饮食方式。

小时候,在县城里的繁华街道上,每到黄昏时分,三三两两的烧烤摊就悄无声息的支起来了,仅凭嗅觉就能找到他们,那时烧烤食物的种类并不多,然而难能可贵的是,几乎没有什么半熟加工品,都是些常见的家常菜,比如土豆啊、青椒啊、藕啊、豆干苕皮诸如此类的素菜,荤菜就是“羊肉串”了。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些所谓的羊肉串其实就是用猪肉做的而已,但也好过再后来风靡街头的以鸭脯肉为原料的冒牌羊肉串。猪肉做的羊肉串,通常价格是1毛钱一串,竹签子上面穿着稀稀拉拉微薄的肥瘦相间的肉,放在烧红的炭上迅速翻烤,摊主通常还会用一把破旧但有力的蒲扇使劲扇风,拼命让炭火的温度保持在高区运行。刷油、洒辣椒粉、孜然粉和盐巴,肉串逐渐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让人不自觉狂吞口水。

之后的很多年里,也去了不少地方,吃过不少烧烤,最好吃的当然还是在新疆吃过的正宗羊肉串。然而有一次在伊犁的青枣湾农庄吃的羊肉串却比较失望,或许是羊肉切得过于大坨,导致没有熟透,吃起来十分费劲。继续阅读

图:重庆光环购物中心

断更好久了,久到SSL证书都掉了,久到博客长草,都不想上来回复留言了,久到有关闭博客的冲动了。

但比起疫情来说,我这个事就没那么重要了。

疫情进展到现在,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专家的发言了,而事实上,也几乎没有专家就疫情作出预估或展望——新冠病毒太狡猾,没人能预料下一步人类走向何处。继续阅读

按:本文为转载。主要目的是留作纪念。

网络评论:这篇《人在江湖》堪称“骂人宝典”,通篇无脏字,却把人骂的体无完肤,被称为“骂人的最高境界”。原文发布在郭德纲博客,后被删除。

3月28日,青岛专场演出。5000人的现场,无一空座,山崩地裂,热情空前。青岛父老懂相声爱相声,让人感动。主办方盆钵盈满,皆大欢喜。唯独青岛部分媒体信口雌黄,污言诽谤,令人遗憾。后得知,系某些龌龊条件未得逞,遂造谣污蔑。闻言感慨,只能用被禁言的语气表达我的心情。世上有没见过面的朋友,没有没见过面的冤家,仅此一次,以后改了,好吗?乖,我疼你们。

力挺小沈阳,惹来与专家口角。有人捧,有人恨。切齿者有之,眼红者有之。其实,大可不必。我挺小沈阳,是艺人间的义气。论艺人成名,无非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步步血泪,声声吟叹,待行至峰顶,又高处不胜寒了。成名后,一大三大,名气大了,开销大是非大烦恼大。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艺人的苦恼,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您看到的是舞台上的花团锦簇,景片后的凄凉又有何人知晓呢?继续阅读


重庆的夏天,很热……


黑山谷里面,还是比较凉快


女儿玩水,玩得不亦乐乎

重庆的三伏天是真热,我不太关注实时温度,反正在公司中央空调吹着还是感觉燥热,在户外一分钟都待不下去,晚上睡觉必须整晚开空调,不然会被热醒。

重庆人夏天避暑一般选择去周边山上,石柱的黄水镇、千野草场,南川的金佛山,湖北省利川的苏马荡,贵州的遵义……

作为打工人,自然是与避暑无缘的,只能抽周末去周边的山沟里吹吹风,玩玩水。

这个周末去的是万盛黑山谷。

路上,遇到第一件事是:女儿状态不佳。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