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天不亮我就在一片漆黑之中悄然离开家,坐上长安车,直奔车站,跳上重庆的车,直奔伟大的直辖市。

迎接我的是灰尘遍野的寝室,F627。可喜可贺,还继续留在这个狗窝。

过几天补考组胚,把希望寄托给老柴同学了。继续阅读

小学同学又聚会了。21日晚,22日整天,我们10来位小学同学再次聚会,这是继15日聚会后的第二次,所以名为“第二季”。

大致记录如下。

早在18日,本人就与陶波进行了秘密会谈。陶波同学对错失15日的聚会非常遗憾,并对直接责任人李诚同学表示了强烈不满(唯一有陶波联系方式的李诚同学没有及时通知他)。当天晚上,陶波同学携夫人与本人在母校门口碰面,随后,步行至简水屋喝茶,会谈的内容无非是回忆小学生活之类的。会后,在东坡梯道下面碰到白磊,没认出陶波,因为陶波变化很大。

为弥补陶波同学没能参加15日聚会的遗憾,在黄浩班长的倡议下,21日晚,我们一行6人(黄浩、李波、李诚、聂俊、陶波、陈华)再次碰头,并步行至某休闲室打台球。,比较凑巧的是,在里面碰到毛玉萍和她男朋友。当晚,在李诚等同学的建议下,我们决定第二天再次举行聚会,初步定于某农家乐。

次日早上,黄班长千里迢迢、不辞辛苦,步行至西山小区寻找猪云象同学。结果是:没找到。上午9点,我们聚齐了九个人,坐车至体育馆,转乘复兴的长安车至长江对岸的福园山庄。活动项目主要是打牌。然后是吃饭。吃饭时,应我们的要求,老板赠送了著名小吃“扯耳巴”两份(后来据我观察,两份扯耳巴几乎一筷子都没动)。吃完饭,又进行了划船活动。大家都是划船的生手,能划出去再划回来就算可喜可贺了。由于天气炎热,黄班长带领几个会水的同学勇敢的跳进塘里游泳。谭涛和我撑船。刘翠玲和曾萍两位女生站在破船里,百无聊赖。期间,李诚和陶波同学还饶有兴趣的进行了跳水活动(随后将附上照片)。

黄班长这次损失惨重,刚配不久的高级眼镜在水里不慎丢失一块镜片。我清楚的记得黄班长当时光着身子呆在镜片掉落的地方,无助的呼喊:谁来帮我下去摸一摸镜片啊!可惜无人响应。我不会水,爱莫能助啊。黄班长一看没人帮忙,他自深吸一口气,准备潜入水中,结果。。华丽的失败了:只见黄班长整个人浸入水中,剩一个大屁股露出水面,把大家都逗笑了。

下午3点左右,乘车返回城里。黄班长去配眼镜。谭涛、李诚。陶波去上网。聂俊回去补雅思。刘翠玲、曾萍、李波和我在米奇冰吧喝水。在此,感谢刘翠玲同学慷慨的请我们吃东西,作为一个男生,被女生请客是一件十分羞愧的事,无奈我的钱都被黄班长连哄带骗拿走了。希望下次有机会回请刘美女同学吃饭。

陈华按:这篇文章转载自许先生的博客。许先生是著名法律人士,今天才有幸读到他的博客,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北京纸包子一案,疑点重重,而且牵涉到中国食品安全在国际上的口碑问题,所以官方有意隐瞒事实。无论此案结果如何,我们总算看到了中国的法律人士在尽自己的责任。
补记:下面这篇文章,许先生发到他的新浪博客后已经被删除,可见事件的特殊性。我估计我转这篇也快被网监河蟹了吧。

(补充:訾北佳是职务行为,如果只考虑为訾北佳本人辩护,退一万步讲,即使纸包子新闻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犯罪主体也应该是北京电视台。但我们认为,不必要提出职务行为的问题,因为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捍卫舆论监督权,我们认为,北京电视台也不能因为纸包子新闻构成犯罪,为訾北佳辩护的要点同时也就是为北京电视台辩护。) 

继续阅读

尝试下模仿著名博客北风的形式,写点小评论。

[8.15]广电总局通报重庆卫视节目《第一次心动》叫停
摘要:8月15日,在国家广电总局收听收看办公室致函重庆卫视之后,国家广电总局正式下发通知,批评重庆电视台举办播出的《第一次心动》选拔活动存在违规行为,暂时“叫停”了该节目。
http://www.hljnews.cn/xw_whyl/system/2007/08/17/010047478.shtml

伪医生曰:国内娱乐节目不仅低俗、恶搞没水平,而且政策上没有保障。幸亏现在看《康熙来了》《我猜》《情书》这些节目还算方便,继续阅读

8月15日,原忠州二小2000级5班的十来名同学在班长黄浩的组织带领下,隆重举行了首次小学同学聚会。当天,与会的同学有:黄浩、李波、谭涛、聂俊、李诚、冯柏超、刘翠玲、曾萍、毛玉萍、白磊、陈华等。(排名不分先后)

碰头地点在忠县电影院门口,众所周知,忠县电影院作为国营文化部门,长期播放港台情色大片,为繁荣社会主义精神文明作出了重要贡献,因此,在这里碰头有深刻的意义。原定于2点碰头,在三点的时候,终于到达了5位。继续阅读

昨天开始看著名美剧《反恐24小时》。这部电视剧2001年8月就开始上映,直到现在还没有拍完(目前已出到第六季)。

喜欢看美剧的人都知道,大多数美剧都是对人的身心的极大考验和摧残。

我上大一的时候,

寝室里看《越狱》第一季,每天要看到深夜12点以后,那是在PPSTERM上看的录播。后来赶上第二季的同步播出,美国那边每周播出一集,我们下载一集,看完后期待着下一个礼拜的到来。

看《迷失》的时候是大一放寒假,在家里看的,忠县电信搞的巴国影院,上面全部有。家里看到了第一季后面,然后开学。到学校后在网络中心下载第二季、第三季看,总算和美国人民同步了,一直看到第三季完,现在期待着明年的第四季。如你所知,《迷失》要拍到2010年才会结束。

在我的带动下,龙倚腾同学也喜欢上了《迷失》,并坚持看到了第一季16集的样子,后来终于忍痛放弃了。

如果有时间,我还想看《绝望的主妇》、《豪斯医生》等等这些美剧。不过我估计八成是不行了,看完《反恐24小时》就是明年了吧。

反恐24小时

早上起来洗了个澡,舒服多了。昨晚上睡着一直很烦躁。

回家接近一个礼拜,整天无所事事,早睡晚起,大把的青春送给了床。

上一个月过得还是很有意义,但是这个月,2007年8月,很无聊。

7月,月初是痛苦的考试。说痛苦是因为那几门考试的位置,我基本上都是在前两排,这就是命啊。特别是我最怕的组胚,居然坐在第一排,小抄不敢拿出来,前后左右也看不到,眼睁睁的看着这一科挂掉。继续阅读

这次从重庆回家。坐船。其实上一次坐船时我就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坐船了。当时吓了我一跳,因为我小时候是最喜欢坐船的。但是我们县的船与众不同,破旧、脏乱是其特点,慢是它的专利,而且还不便宜。勉强能睡觉的三等舱,票价高达120,我用学生证买半票也要60,而坐车只需要75元。

由于我朋友执意要坐船,只得随他。
走进我的舱室,里面只有一对父子。那父亲胖胖的,后来知道他是厨师。还有三个是男人,我进去时他们刚好出去玩了。厨师说,刚刚来了个少妇,进门一看,一群男人,吓得她立马走了。厨师又说,那也好,他只买了一张卧铺,现在空出一张床,可以和儿子分开睡了。晚上出去吹风,吹到浑身凉快而且万般无聊后,返回睡觉。

睡得正酣,那少妇进来,看到自己床上睡一男人,吓一跳。
厨师睁眼看见一女人立在床头,自然也吓一跳。
我听见动静,翻身起来,也吓一跳。
首先是厨师把事情搞清楚了,原来少妇并没有换舱室,只不过出去玩了(估计是四楼观景台),待到瞌睡难忍,准备回来睡觉了。厨师表示万分歉意,然后跑到儿子床上去了。少妇睡了上去。
次日醒来,少妇和厨师已打成一片。
在厨师驾轻就熟的攻势下,冷若冰霜的少妇婉婉到来,说她是我县XX人,现在澳门“上班”,回家探望父亲云云。
听那少妇口气,看那少妇衣着打扮,本人猜想,应该是早年在澳门做小姐的,后来嘛,年纪大了,凭着自己打出的人脉关系,做了妈妈桑。
没办法,穷则生变,变则通,通则灵。我们这里很多人,男的在沿海当鸡头,女的在沿海做小姐,繁荣了沿海人民的精神生活,富强了自己的腰包,也算双赢,为和谐社会做出了应有的贡献,极大的减轻了社会负担。

我儿时的诸多玩伴,现在在广东一带做鸡头,每年过年回乡,都是开着小轿车,好不神奇,再看看自己,出门坐长安车都要考虑半天值不值。
船摇摇晃晃十多个小时,终于到了我县。下船后,看着依然破旧的县城,万分感叹。
在车上,听师傅说,今天隆重举行“万人迎奥运”活动,大礼堂很多路段暂停通车了。真他妈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