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宜家餐厅一角

题目有点大,不过确实本篇都是说吃的,找不到其他名字了。

首先吐槽盒马鲜生

上周周末带老婆孩子在考察周边幼儿园,临近傍晚准备找地方吃饭。

导航到离家最近的一个盒马,商品新鲜程度不咋滴,但价格还坚挺,小龙虾3斤99元——这价格可比外面的贵多了,生蚝9.9元一只——外面一般卖4-5元,生蚝鲍鱼啥的也比海鲜市场贵太多。继续阅读


↑↑↑脱口秀演员@池子

有首网络歌曲叫《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然而实际上哪有那么好,世上不美好的事情多了去了,别指望自己幸运神附身。

就如同近期B站大热的视频《后浪》一样,它在里面用的词语和句子看起来高大上、充满鸡血,比如这一句:

人类积攒了几千年的财富,所有的知识、见识、智慧和艺术,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科技繁荣,文化繁茂,城市繁华,现代文明的成果被层层打开,可以尽情的享用

这些话对吗?看起来似乎没错,但很遗憾没啥用,尤其对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而言,会从中产生错觉,过于自信、前途美好、世界和平的错觉。所以旦总——朱一旦,马上用一部《非浪》传递了真正的社会声音。

接下来说说@池子遇到的不美好。
池子是我很喜欢的一个脱口秀演员,除了讲段子很有趣之外,他身上还有个标签就是:桀骜不驯。有的人也称之为:说话不合时宜。继续阅读

在体验了共享电动单车之后,我得到了一个宝贵的经验:

非常难用。

2017年4月,我写过一篇博文《共享单车模式正在逐步走向失败》,之后没多久,红极一时的小黄车ofo陷入退押金遥遥无期的丑闻,其他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共享单车在各个城市随意堆码,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单车坟场。这些后续故事印证了我上面博文的观点,就不多说了。

当然,平心而论,共享单车在很多城市(主要是平原城市)还是有很大的市场需求的,前几天去成都出差,看到街头就堆码有颜色鲜丽的共享单车,而在重庆这样的山城,几乎已销声匿迹。继续阅读

换主机

是的,又换主机了,这次是篱落主机的虚拟主机。上一次换到硅云主机,就在三月份。

硅云主机其实还好,加上十年之约项目组的推荐,可以用极为低廉的价格买到香港VPS。

缺点是网络不太好——服务商一直跟我说机房网络是正常的,并附上截图,但我测试是存在经常性丢包情况,大概是特殊的国情导致的网络不畅吧。

加上我对VPS越来越不喜欢,感觉太庞大臃肿了。VPS光放一个博客太浪费,那么我就陆陆续续架设了好几个站,还有图床程序、私人网盘程序,还在折腾RSS程序,最后我发现那些都不是必须的,并且精力有限,那就别折腾了吧。

博客圈里用篱落主机的很多,有意无意我也在测试,速度和稳定性都还很不错,一看价格也还比较实惠,就决定了。在是否选用独立IP上犹豫了下,还是加钱上了独立IP,其实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又回到虚拟主机了。

继续阅读

去年9月一时手痒入了几只草龟幼苗,刚喂两个月气温骤降,冷水冬眠,3月初温度乍暖还寒,出眠过程中挂了几只,还剩一只了。

这并没有浇灭我养龟的热情,马上又入了4只小青(北种黄喉)。不得不说,小青的颜值胜过草龟太多,而且更活跃。之前一直用10块钱的整理箱清水养,1-2天就得换水,麻烦不说,观赏度不够。更别说博友旧日的足迹了,他家土豪到什么程度?整栋楼都是他的,然后天楼上专门盖了一个乌龟池,养了上百只龟,膜拜吧。

请教一个爱好水族造景的朋友,他推荐至少用40cm长的正方体玻璃缸,底沙、水草、沉木、灯光、鱼虾蟹都是必不可少的。听他一番介绍,我觉得乌龟在此过程中都是次要的、可有可无的了,背离了我的本意。

一般而言,家庭养龟族都是用整理箱或者周转箱的,毕竟家里位置有限,而且不可能花太多时间营造一个生态系统。比较折中的方式就是——沼泽过滤。继续阅读

疫情期间,发生任何事情都可以理解,特别是坚持在一线工作的外卖配送员、快递员、清洁工等。

但我遇到的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了。

简单说就是:市公安局通过邮政EMS给我寄的汽车年检标识,同城快递,耗时25天仍未送达。继续阅读

1.换服务器

是的,又换了。前天晚上在读博友陈仓颉的最新博文《二月近况》时,得知他换虚拟主机了,同时提到,这个虚拟主机是“十年之约”项目组与硅云合作推出的,价格非常香。

之前我用的搬瓦工的cn2线路,这条线路曾经是稳定、快速的代名词,但如今,受国内网络环境的影响,访问十分困难,各种丢包和延迟让我难以忍受。于是乎,连夜就申请了硅云网络的香港主机。价格确实很香(前提是加入十年之约的博主)。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把博客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搬到新的VPS了,总体来说还算满意,唯一不爽的是这个服务器仍然有丢包现象,而且十分明显,不知是不是国内网络环境的问题。在此鸣谢“十年之约”项目组提供这个福利。继续阅读

最近把手里用的iPhone7电池给换了。如果也有想换手机电池的,看看这篇博文,也许会有帮助。

这个机器2017年3月买的,到现在刚好三年,电池健康度85%。媳妇用的手机也和我一样。怎么讲,反正不玩手机的时候,就是在充电。

忍无可忍,决定换电池了,先拿媳妇的手机练习一下。1月14号在淘宝买的飞毛腿电池。从广东寄到重庆,愣是1月23号上午才收到。换电池的过程就不细说了,网上有很多图文教程,说下遇到的两个小问题。继续阅读

前几天刷抖音,有条短视频说了1999年是华语乐坛很神奇的一年,很多火爆金曲都是那一年发行的,比如谢霆锋的《谢谢你的爱1999》、王杰《伤心1999》这两首很出名的歌光看名字就知道。稍微搜索了下,虾米上还真有一个榜单(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中文歌曲之1999年上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中文歌曲之1999年下>)收录了1999年发行的一些流行歌曲,看看里面的作品你会尖叫:天呐,怎么这么多好听的歌都是1999年出的!

虽然我并不是个特别爱听歌的人,但点进去后仍然有些感慨,一是很多歌曲勾起了我的回忆,二是现如今华语乐坛很难再现那时的辉煌了吧。

1999年,我刚满12岁,小学五年级,喜欢和班上一群好朋友放学后踢足球、野塘游泳、打群架,书包里总是放着一把不太锋利的匕首。情窦虽还未开,在同学家看黄碟时也会呼吸紧促,羡慕有女朋友的男同学。一般的家庭都有一台放歌的设备——我忘了叫啥名字,它可以放磁带,有条伸缩的长天线抽出来就能收广播,两边的大喇叭音质一般。有钱的同学家里有VCD(后来升级成了DVD)可以放歌碟。我自己也搞了台小的收音机,记得外面小商店里劣质的磁带2块钱就能买一盘,包装稍微好点的要10块-20块钱。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