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今年上半年我开始玩草缸,生活中就多了一个事了:日常维护草缸,每隔一段时间重新调整以获得新鲜感。

最开始,缸里面只有水草,不得不说,我开缸的时间选得很好,重庆4—6月的气温非常适合水草生长,没多久,就基本成景了。由于是第一次搞,也没有高手现场指点,自己胡乱在网上买了一些草,群友送了一些草,就种了下去。待水草长得茂盛了,又显得乱糟糟的,修剪都不知从何开始。

比起修剪水草,更烦的事还在后面,比如水藻。继续阅读


 

高温,是这个夏天北半球不少地方的共同话题。

作为一个重庆人,这么多年来似乎已经习惯了夏天高温天气的反复炙烤。

然而回想起来,小时候好像是没有现在这般热的。

小学时的暑假,我常常一个人跑到长江边,顶着烈日,用简易的竹竿钓鱼。鱼自然是没钓到的,收获的不过是全身黢黑。

小时候家里没有空调,我家住七楼,两间卧室和客厅朝西,也就是所谓的“当西晒”。夏天最热的时候,物理降温措施仍然只有客厅天花板上的吊扇。前面说过,由于我的房间西晒缘故,即便到了夜晚仍然奇热无比,所以我常常拿一床竹凉席摆在客厅地上睡觉。继续阅读

谁也没料到,问题竟然被装修公司的项目经理完美解决了。
当然,这个问题最初,本身就是装修公司电工极其不专业导致的。

经过处理,网络连通,网速达标。

不卖关子,先说答案:七类模块的金属外壳会与模块里面多余的线芯接触导致短路,将线芯剪到足够短即可解决问题。
昨天发出求助博文、包括之前拉宽带时电信师傅排查4个多小时、前几天花费260元在淘宝聘请专业弱电师傅……都没能发现原因所在,甚至误导了问题解决方向……
让我们再重现问题:主卧到电视墙的网线,以及次卧到电视墙的网线,通过巡线仪测出来都存在短路的现象,也就是说,一条网线,A端接寻线仪,B端什么都不接,居然有电路信号形成回路,经验告诉他们:短路了。
在哪里短路的、为什么会短路?没人知道。
模块和水晶头接了无数次,百思不得其解。继续阅读

家里房子装修差不多了,现在进行的任务是:安装宽带。

之前用的是电信200M光纤宽带,移机到新房子,居然要收120块钱工时费,电信太黑了吧。

移机很简单:小区地下车库有三家运营商的光纤信息箱,在用户家里接上仪器,再到信息箱里寻一下信号,然后插到端口上就行了。最后接上光猫,下发配置,联网成功。

问题出在光猫之后的链路:

1、光猫接到路由器后,跑不到200M速率,只能跑100M不到。

2、主卧和次卧连到客厅电视墙的网线有问题,疑似短路。继续阅读

读书,本是我少年时期最喜欢的一件事。然而种种原因,这些年读书极少,因此,重拾阅读成为极其重要的一件事。虽然好多书都是带着消遣的意味迅速看完,也没有深入思考,但我觉得仍有必要简单记录下读后感。

今天聊几本书吧。

1、《迪伦马特喜剧选》, 作者: [瑞士] 弗里德里希·迪伦马特

迪伦马特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作家,这本书收录了他的五篇代表作,都是剧本,可以直接拿来演出用。其中的《弗兰克五世》我没看,不太喜欢歌剧。这本书在豆瓣只有37条短评和2篇书评,看来读过的人极少,但评分却高达9.5分,可见质量极高。《罗慕路斯大帝》作为开篇,非常有趣,尤其是皇帝与文物贩子的对话,以及给母鸡的取名,这些设定体现了一种喜剧的高级感,充分说明喜剧并不是简单地讲笑话或者插科打诨。《天使来到巴比伦》和《老妇还乡》的画面感更加强烈,喜剧味道更浓,国内很多高校还曾经多次排演《老妇还乡》里面的经典片段。最后一篇《物理学家》充满了讽刺和荒诞不羁,也很有看头。继续阅读

我试着用简单的语句来表达一下最近遇到TCL电视给我带来的糟心事。

其实,最简单的话,一句话足矣:

TCL电视垃圾!

友情提醒大家以后看到这个牌子绕道走。

为了让不明真相的博友们了解下整个事情,我还是稍微展开说下吧。

去年下半年,我装修房子,至今年初,硬装结束,开始软装和选购家电。在客厅放一台电视好像已经不流行了,但我还是决定买,不然那个位置显得空荡荡的,而我又极其讨厌投影仪。

电视机,分为索尼,以及其他电视。但我并不打算买索尼,原因是预算有限。BTW,我没看上索尼6000价位的低端机,参数不好看。

看了一圈电视,迟迟没有下手,直到看到知乎上大量的软文在吹嘘TCL即将新出的Q10G系列,吹嘘的是:2022年最值得买的MiniLed电视,288分区背光(65吋),暗部细节处理,峰值亮度……对于一个参数党来说,我承认,即便我晓得知乎上、抖音上都是软文,但还是沦陷了,觉得可以支持下国产。

电视本身没啥问题(还没搬家,几乎没使用),有问题的是TCL电视的京东自营店。继续阅读

 

周末晚上,本打算找一下神舟十四号飞船的新闻给女儿看,增长点知识,然而换了N个关键词都没搜到(广电机顶盒),却冒出来一个叫《太空旅客》的电影,就点进去看了,没想到女儿还看得津津有味。

故事的大致剧情是这样的:在长达120年的太空旅程中,1男中途意外醒来,耐不住寂寞又私自唤醒了另外1女,啪啪过后,女主发现真相,和男生反目,后又遇到飞船故障升级,齐心协力抢救,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中,两人感情再次升温,最后,男主将唯一的医疗舱交给女主,女主继续冬眠,男生孤独终老。继续阅读


图一:户外游玩之:路边盛开的鲜花
图二:疑似让我生病的罪魁祸首:野生覆盆子
图三:博主本人
今年五一节,小小地生了一次病。

关于生病,我其实有一个“魔咒”:但凡我心里沾沾自喜觉得身体条件还不错,好长时间没有生病了——那么,接下来我一定会生病。

今年4月份的时候,跟公司里一位姐姐闲聊时,她称赞我说:虽然很少看到你锻炼,但感觉你也很少生病嘛。

这种情况下我当然得体现出男人的自信,说:还好啦,我确实身体还不错哦。

结果在五一前夕,就病了。继续阅读

作为新冠时代的中年人,活着真的好累。

然而作为新冠时代的小孩子,他们的未来还有希望吗……

疫情在这个地球上处于随机爆炸的状态,我再不敢轻信专家对走势的预判,也再没有哪个城市敢吹“XX模式”,狡猾的病毒会让所有人看笑话。

面对疫情,各行各业都变得异常艰难,经济在稳步衰退,维持过去的生活水准都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在这个时代,对快递物流的依赖已经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快递的时效性回到了过去几年的水平。有好几次买下付款的商品,客服发来一句:抱歉,因疫情无法发货,请退款。

 

2022年4月14日拍草缸远景照,可以和开缸时的照片对比下
面对疫情,只能苦中作乐了。3月下旬,我开了一个90cm长的草缸,差不多接近、、3周的时间了,水草的长势还比较满意,大部分都活过来了。继续阅读


我的草缸全景

最近,入手整了一个草缸,90*45*45尺寸。

为什么会玩草缸?最初是因为几年前在朋友圈看到陶哥晒他的缸,清澈通透的水质,红红绿绿长势茂盛的水草,瞬间就吸引了我,但那时并没有条件(时间精力、家里的空间布置)玩。去年的某天,在重庆新光天地西西弗书店陪孩子看书时,无意间瞥见书店旁边一个店铺,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草缸,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它,便如痴如醉般观察起来。这些缸无一例外都有很清澈透明的水,里面的水草以绿色为主,间或有一些红色粉色或紫色的草,除了苔藓类的外,基本上都叫不出名字,尤其令人心动的是,每个缸里都有一些小生物,或是黑壳虾,或是红红绿绿的热带鱼,它们穿梭在水草之间,灵动而和谐。

从那时起,我就决定,我也要整一个草缸。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