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一时手痒入了几只草龟幼苗,刚喂两个月气温骤降,冷水冬眠,3月初温度乍暖还寒,出眠过程中挂了几只,还剩一只了。

这并没有浇灭我养龟的热情,马上又入了4只小青(北种黄喉)。不得不说,小青的颜值胜过草龟太多,而且更活跃。之前一直用10块钱的整理箱清水养,1-2天就得换水,麻烦不说,观赏度不够。更别说博友旧日的足迹了,他家土豪到什么程度?整栋楼都是他的,然后天楼上专门盖了一个乌龟池,养了上百只龟,膜拜吧。

请教一个爱好水族造景的朋友,他推荐至少用40cm长的正方体玻璃缸,底沙、水草、沉木、灯光、鱼虾蟹都是必不可少的。听他一番介绍,我觉得乌龟在此过程中都是次要的、可有可无的了,背离了我的本意。

一般而言,家庭养龟族都是用整理箱或者周转箱的,毕竟家里位置有限,而且不可能花太多时间营造一个生态系统。比较折中的方式就是——沼泽过滤。继续阅读

疫情期间,发生任何事情都可以理解,特别是坚持在一线工作的外卖配送员、快递员、清洁工等。

但我遇到的这件事,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了。

简单说就是:市公安局通过邮政EMS给我寄的汽车年检标识,同城快递,耗时25天仍未送达。继续阅读

1.换服务器

是的,又换了。前天晚上在读博友陈仓颉的最新博文《二月近况》时,得知他换虚拟主机了,同时提到,这个虚拟主机是“十年之约”项目组与硅云合作推出的,价格非常香。

之前我用的搬瓦工的cn2线路,这条线路曾经是稳定、快速的代名词,但如今,受国内网络环境的影响,访问十分困难,各种丢包和延迟让我难以忍受。于是乎,连夜就申请了硅云网络的香港主机。价格确实很香(前提是加入十年之约的博主)。

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把博客及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搬到新的VPS了,总体来说还算满意,唯一不爽的是这个服务器仍然有丢包现象,而且十分明显,不知是不是国内网络环境的问题。在此鸣谢“十年之约”项目组提供这个福利。继续阅读

最近把手里用的iPhone7电池给换了。如果也有想换手机电池的,看看这篇博文,也许会有帮助。

这个机器2017年3月买的,到现在刚好三年,电池健康度85%。媳妇用的手机也和我一样。怎么讲,反正不玩手机的时候,就是在充电。

忍无可忍,决定换电池了,先拿媳妇的手机练习一下。1月14号在淘宝买的飞毛腿电池。从广东寄到重庆,愣是1月23号上午才收到。换电池的过程就不细说了,网上有很多图文教程,说下遇到的两个小问题。继续阅读

前几天刷抖音,有条短视频说了1999年是华语乐坛很神奇的一年,很多火爆金曲都是那一年发行的,比如谢霆锋的《谢谢你的爱1999》、王杰《伤心1999》这两首很出名的歌光看名字就知道。稍微搜索了下,虾米上还真有一个榜单(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中文歌曲之1999年上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中文歌曲之1999年下>)收录了1999年发行的一些流行歌曲,看看里面的作品你会尖叫:天呐,怎么这么多好听的歌都是1999年出的!

虽然我并不是个特别爱听歌的人,但点进去后仍然有些感慨,一是很多歌曲勾起了我的回忆,二是现如今华语乐坛很难再现那时的辉煌了吧。

1999年,我刚满12岁,小学五年级,喜欢和班上一群好朋友放学后踢足球、野塘游泳、打群架,书包里总是放着一把不太锋利的匕首。情窦虽还未开,在同学家看黄碟时也会呼吸紧促,羡慕有女朋友的男同学。一般的家庭都有一台放歌的设备——我忘了叫啥名字,它可以放磁带,有条伸缩的长天线抽出来就能收广播,两边的大喇叭音质一般。有钱的同学家里有VCD(后来升级成了DVD)可以放歌碟。我自己也搞了台小的收音机,记得外面小商店里劣质的磁带2块钱就能买一盘,包装稍微好点的要10块-20块钱。继续阅读

今天是2月11日,继续在家隔离办公——说是网络办公,其实疫情之下,压根也没什么事,无非是打接电话,偶尔excel做个统计之类的。

从1月23日放假算起,这个假期已经休了18天了。可谓是毕业以来最长的春节假期。

估计大多数在家休息的人跟我一样感受:赶快恢复正常,让我上班吧!

虽然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却又无法静下心来做诸如看书/练字/学英语之类严肃的事情,而只愿意用来做无聊的消遣,比如看电影/电视剧/pornhub之类轻松的。

看微信朋友圈,大家的厨艺一天比一天进步,平时连面条都不一定煮的熟的人,纷纷晒起了擀面皮包饺子/包包子/炸油条/烤面包……今天一大早去附近的永辉超市采购蔬菜,顺便问了下,得,面粉已经卖完了——缺货好几天了,可见重庆人民对面食DIY的喜好。继续阅读

2020年,鼠年,注定成为历史上最不平凡的一年。

由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感染的肺炎在短时间内就席卷全国,截至目前(2020年2月3日17:02:27),确诊17309例,疑似21558例。(数据来源:丁香园

怎么说?用我的医学常识判断,疑似病例中保守估计至少60%会确诊,再加上来不及诊断即因为病毒感染或者身体其他并发症导致死亡的人数(这种情况在武汉很多),是一个压根不敢打出来、说出口的数字。全社会因为此次病毒爆发而间接死亡的人更是难以计数吧,比如:家人被隔离16岁脑瘫患儿死亡的惨剧……

秋后肯定会问责,但死去的人还是死去了,过个几年十年,惨痛的教训也会被逐渐遗忘。继续阅读

快过年了,本来想写一篇关于过年的博文,结果如大家所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爆发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两句的,权当一个留作日后翻看的记录吧。

首先,截止到目前(2020年1月22日09:54:42),全国的疫情情况是:

全国:确诊 324 例 疑似 163 例 治愈 25 例 死亡 6 例 (数据来源:丁香园

几乎覆盖了除西北之外的全国各个省。

而且可以预料的是,随着潜伏期患者的症状出现以及春运带来的人口大迁徙,病毒扩散趋势会进一步加剧。继续阅读

好久没更新博客,这里都快长草了。

其实隔三差五的还是通过RSS阅读器在看博友们的文章,有时间还会留个言什么的,只是自己这里是,实在不想勉强自己为赋新词强说愁。

但要说起来,想记录的东西还是蛮多的。

首先是工作的变动。在经历了五个多月(今年8月至12月)的漫长过程,我终于跳槽了。在老东家干了整整十年,从一无所有的青年变成现在浑身负债的中年人,应该是迄今为止人生最丰富的一段旅程了吧。上一段工作在距离重庆主城区200多公里的一个小县城,长江从家门口蜿蜒流淌,工作忙碌、生活简单,本以为就这样过一生。没想到的是,八月份的一次偶然机会,终结了当前这简单生活,12月初,我来到了重庆主城区——一座被网友称为魔幻8D的城市。原本在县城,早上8点钟起床,从家里步行到公司15分钟以内,现在7点多起床,开车25分钟到公司——堵车的话时间就很难说了。尝试过一次乘坐公共交通,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放弃。下班回家,正常情况下都是天黑尽了。更恼火的是,老婆孩子都还在县城生活,老婆工作不好调动,所以两地分居的日子估计还将持续,至于多久,天知道。继续阅读

前段时间看到@和菜头在微博上提到:

豌豆尖的季节到了,豌豆尖就算是在开水里洗个澡,洗澡水都好喝,就美味到了这个程度。

这个我是极为赞同的。
北方人大概难以体会到豌豆尖的美味之处,但南方人尤其是川渝地区的人,对豌豆尖是情有独钟的。作为一种时令性蔬菜,它能吃的时间也就2-3个月,比椿芽稍微长一点,但椿芽严格来说烹饪方式较为单一,除了炒蛋外其余方式也并不太流行。豌豆尖就不一样了,它可以当唯一主角,清炒、煮汤都很好吃,也可以当配角,放进一切汤锅里(丸子汤、骨头汤、肉汤、绿豆汤),它爽嫩的口感几乎找不到替代品,唯一需要注意的是,稍微有点老的豌豆尖吃起来就不太舒服了。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