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刷抖音,有条短视频说了1999年是华语乐坛很神奇的一年,很多火爆金曲都是那一年发行的,比如谢霆锋的《谢谢你的爱1999》、王杰《伤心1999》这两首很出名的歌光看名字就知道。稍微搜索了下,虾米上还真有一个榜单(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中文歌曲之1999年上那些年我们一起听过的中文歌曲之1999年下>)收录了1999年发行的一些流行歌曲,看看里面的作品你会尖叫:天呐,怎么这么多好听的歌都是1999年出的!

虽然我并不是个特别爱听歌的人,但点进去后仍然有些感慨,一是很多歌曲勾起了我的回忆,二是现如今华语乐坛很难再现那时的辉煌了吧。

1999年,我刚满12岁,小学五年级,喜欢和班上一群好朋友放学后踢足球、野塘游泳、打群架,书包里总是放着一把不太锋利的匕首。情窦虽还未开,在同学家看黄碟时也会呼吸紧促,羡慕有女朋友的男同学。一般的家庭都有一台放歌的设备——我忘了叫啥名字,它可以放磁带,有条伸缩的长天线抽出来就能收广播,两边的大喇叭音质一般。有钱的同学家里有VCD(后来升级成了DVD)可以放歌碟。我自己也搞了台小的收音机,记得外面小商店里劣质的磁带2块钱就能买一盘,包装稍微好点的要10块-20块钱。继续阅读

今天是2月11日,继续在家隔离办公——说是网络办公,其实疫情之下,压根也没什么事,无非是打接电话,偶尔excel做个统计之类的。

从1月23日放假算起,这个假期已经休了18天了。可谓是毕业以来最长的春节假期。

估计大多数在家休息的人跟我一样感受:赶快恢复正常,让我上班吧!

虽然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却又无法静下心来做诸如看书/练字/学英语之类严肃的事情,而只愿意用来做无聊的消遣,比如看电影/电视剧/pornhub之类轻松的。

看微信朋友圈,大家的厨艺一天比一天进步,平时连面条都不一定煮的熟的人,纷纷晒起了擀面皮包饺子/包包子/炸油条/烤面包……今天一大早去附近的永辉超市采购蔬菜,顺便问了下,得,面粉已经卖完了——缺货好几天了,可见重庆人民对面食DIY的喜好。继续阅读

2020年,鼠年,注定成为历史上最不平凡的一年。

由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感染的肺炎在短时间内就席卷全国,截至目前(2020年2月3日17:02:27),确诊17309例,疑似21558例。(数据来源:丁香园

怎么说?用我的医学常识判断,疑似病例中保守估计至少60%会确诊,再加上来不及诊断即因为病毒感染或者身体其他并发症导致死亡的人数(这种情况在武汉很多),是一个压根不敢打出来、说出口的数字。全社会因为此次病毒爆发而间接死亡的人更是难以计数吧,比如:家人被隔离16岁脑瘫患儿死亡的惨剧……

秋后肯定会问责,但死去的人还是死去了,过个几年十年,惨痛的教训也会被逐渐遗忘。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