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下的生活

2020年,鼠年,注定成为历史上最不平凡的一年。

由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感染的肺炎在短时间内就席卷全国,截至目前(2020年2月3日17:02:27),确诊17309例,疑似21558例。(数据来源:丁香园

怎么说?用我的医学常识判断,疑似病例中保守估计至少60%会确诊,再加上来不及诊断即因为病毒感染或者身体其他并发症导致死亡的人数(这种情况在武汉很多),是一个压根不敢打出来、说出口的数字。全社会因为此次病毒爆发而间接死亡的人更是难以计数吧,比如:家人被隔离16岁脑瘫患儿死亡的惨剧……

秋后肯定会问责,但死去的人还是死去了,过个几年十年,惨痛的教训也会被逐渐遗忘。

好了,点到为止,相信大家对此事都有自己的看法。作为一个并没有任何影响力的小博客,我早已不评论时政,只记录生活。本文的目的也是为了记下这段难熬的时期的生活状态。

在上一篇博客中,我提到了春节放假前买不到口罩的窘境,并且指出了“随着潜伏期患者的症状出现以及春运带来的人口大迁徙,病毒扩散趋势会进一步加剧”的危险,但该来的还是来了。应该说,行动还是迟缓了,我发上篇博文的时间是1月22日,当时全国确诊人数是324例,而现在,上万例了,数据还在以每日上千的速度上涨。试想,如果在当时就在更高层面引起重视,早日阻断湖北省主要是武汉的一切对外通道(23号封城当日并未阻断高速公路的私家车),加上全国医疗队伍的驰援,我相信事情并不会发展到现在的局面,更别说如果在1月初甚至去年12月底之前就采取果断措施。

似乎又有点超出本文的意图了。

1月23日,结束了在单位的工作后,开车返回200多公里外的家乡,家里的老人虽然嘴上说着无所谓,但外出还是戴了口罩。24日起,随着更多疫情信息的披露,家里人开始不再外出(除了去超市抢购蔬菜),原定结婚的表妹、请客的七大姑八大姨,纷纷来信来电表示取消,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

家里的口罩很少。放假前没抢到口罩,单位同事送我两包儿童口罩(10个),家庭成员通过各种方式买到几十个,人均不到10个的样子,之后别说口罩,就连酒精、消毒液之类的都售尽。

在家的日子也不算枯燥,睡觉时间得到了充分保障,早上睡到自然醒——我一般8点多醒来看会手机再起床,老婆孩子睡到9点多。早饭后看电视、手机,小孩儿自己玩。午饭后,睡2个多小时的午觉甚至更长。晚饭后一般打麻将或者扑克牌——我对这两样都毫无兴趣,关键是技术很差,导致输了几百块。晚上11点多睡觉。

我所在的小县城据说有几千湖北过来的人,导致大家人心惶惶,没多久,担心的事情变成了石锤,确诊2例后,就几乎每天上榜,到今天已经15例了。偶尔开车出去买菜,发现街道上空空荡荡,除了疾驰而去的小汽车,人行道上稀稀拉拉有戴着口罩步履匆忙的行人,或者不戴口罩悠闲踱步的老人。往年过年期间,小县城里挤满了平时5-10倍的小汽车,堵得要命,今年车辆并没有少多少,但基本上都停在了路上,占道停车也没人管了。我车子胎压不足,跑遍了全城,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开门营业的修理店,整个店只有一个师傅在摆弄一辆事故车,他戴着口罩面无表情帮我加气。

去买菜才明白,超市真是个好东西,要啥东西一站式购齐。推着手推车,直奔果蔬区,大家像逃难似的把菜往口袋里装,红薯、土豆、藕、胡萝卜、四季豆等耐储存的菜尤其受欢迎,我在精品蔬菜区找到一些大白菜和圆白菜,全收入囊中,同去的小舅子还叮嘱我:注意点别被人拿了。

武汉封城后,我就在想,这次情况如此复杂,高层应该延长假期,直至疫情得到控制,否则初七上班带来又一次的人口大迁徙,到时候后果就更加无法承受了。

在朋友圈发了上述内容后不久,国务院就宣布延长至初十上班——延长了三天假。

这3天有点尴尬,但我也理解高层作出决策的不容易。其实不管延长多少天,都很难说科学准确,但至少表明了高层的决心和意图:战胜疫情比复工更重要。事实上,各行各业有自己的复工时间表,对启动了一级应急响应的各级政府部门,特别是县、乡镇、村社区的一线公职人员而言,这个假期是取消了的。假期越长,对企业的直接影响越大,最终会反映到对国民经济的影响,整个社会都在承受后果。

快递、餐馆、商城、维修服务、各种娱乐……平日里司空见惯、理所当然的东西,在这场疫情面前变得奢侈无比,让沉浸在现代化梦想的我惊醒了。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是永垂不朽的,真正记住教训,才能让悲剧不再重演。

希望早日恢复正常生活。

19 评论

  1. 我所在市区都二十八例了,那一家四口从湖北回来惠州没有报备直到家里人发烧才上报结果都确诊了,那个小区就离我这七公里左右目前都在消毒;就是有那么一部分人不自觉,成为害群之马。我这边口罩只是贵还没到稀缺的的境地,今天买了一盒50个2.5元每个

    1. 首先实名羡慕你们还能买到口罩,我建议你多买点,不是囤货,是作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我们这里从22号开始就买不到了。
      我们一个小县城,就有5000多从湖北过来的。

  2. 如果那个医生被以“造谣”罪责被训诫的时候,就进行控制,不会闹到现在3.8万人感染的惨剧了。某些人为了一己之利,置全国人生命于不顾,在跑出29.9万人以后才想起来封城,还试图把坏事变好事,我真的不知道该说啥。可能这就是业力使然,就好像释迦摩尼在世的时候迦毗罗卫国被入侵导致3万人丧生一样,无可奈何。

  3. 交换友链 该评论不必公开
    站名:稻田守望者
    地址:https://blog.tcitr.com
    站点logo:https://blog.tcitr.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人像.png
    简介:一个医学僧的博客 生活、学习、音乐、图书、文章分享
    我方友链已加 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