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天来,物价不断上涨。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抱着无所谓、事不关己的态度,因为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学校食堂的饭菜似乎没有怎么涨,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

但是这几天,突然严重的感受到了物价上涨对我本人的影响。

首先,方便面涨价了,要知道,方便面是年轻人必备食物之一啊,这一涨,连垃圾食品都不敢多吃了。

可美没有涨价,6块的套餐质量很不错,老板长得十分漂亮。赞一个。继续阅读

有些歌,传唱数年,经久不衰。比如说《上海滩》、《一剪梅》。

刘德华的《忘情水》,我第一次听是小学时,当时听的是旋律,并且还会和同学一样,大声唱到:啊哈,给我一瓶矿泉水……念初二那年某天晚上,我的心脏狂跳不止,父亲打车赶到学校接我回家。坐在那辆上海大众上,师傅放的是《忘情水》,周围的一切全部安静下来,唯有那首歌,在黑夜之中独自舞蹈。清亮的旋律,华仔独特的声音,迅速让我安静下来。直至现在,每当听见这首歌,我仍然会很认真的倾听。

像大多数人一样,我热爱流行音乐,听的歌手并不固定。但是那些有特色的歌手,使他们的歌,注定要流芳百世、永垂不朽。听王菲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厌倦过。王菲真正把流行音乐和“文化”“情调”这些东西巧妙的揉合在了一起,我们一边听歌,一边感受飘渺的远方,仙女霓裳,歌舞升平。继续阅读

在Donews上看到一则新闻,信产部官员称P2P影响运营商收益 侵蚀90%流量,说,运营商认为,P2P等新技术给运营商的网络带宽带来压力,导致运营商的带宽不断增加,但是收入却没有提高。

这位运营商说的倒是实情,在P2P时代,拼的就是速度,最大限度的利用带宽,是P2P的特点,也是它在人民群众中走红的条件。但是,电信等运营商不能因为P2P对自己的利益有损就作出“封杀”的行为。

P2P,是peer-to-peer的缩写,简单的讲,P2P就是点对点的传输模式,脱离了传统的以服务器为中心的信息流传输模式,同一个东西,一个人可以从众多素不相识的人的电脑上下载到,从而避免了传统模式下下载人数过多对服务器造成的压力。

应该说,P2P是个好东西。虽然高中时,我利用电骡(Emule)下载毛片看,那极大的让我认清了东洋西洋文化之腐朽,对祖国传统文化更加认同。哈哈,扯远了。其实电骡的速度是最慢的,但是电骡有个有特点:东西多。利用相关协议,电骡把全世界无数台在线的电脑连起来,组成一个地下网络,因此,你可以在上面找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你想要听某个外国歌手的唱片,可惜音像店没有卖,国内的网站没有提供,国外的网站出于版权考虑,也不可以下载,怎么办,电骡上绝对可以找到。正是由于众多涉及版权的音像、视频等存在,电骡在国外一直牵扯着版权官司。

P2P的杰出代表是BT。这种以“种子”为传播媒介的东西,继承了电骡的便利,优化了速度,使得快速分享大容量的软件、游戏、视频等成为可能。就是在目前,要下载最新的美剧,BT绝对是首选,DVD格式的电影能在很短的时间内下载到。BT的成熟之处在于速度十分快,基本上可以把你的带宽跑满——只要种子够多。BT的硬伤是,当种子过少,或者分享者大多数不在线,那么速度会很慢,所以,一些稍微旧点的东西很难通过BT下载到。

说了这么多的内容,笔者要强烈表达的其实只有一个意思:P2P是有效利用资源的合理方式,运营商没有理由通过特殊手段禁止用户使用P2P软件!众所周知,当前中国,大多数人上网是通过ADSL拨号上网的,速度由运营商给你签订的合同规定决定。比如,在重庆,512K ADSL包月,价格是48元左右,1M ADSL包月,价格是90左右,1.5M ADSL是120左右。也就是说,你交了多少钱,就享受多少带宽,利用P2P并不能提高你的最大速度。但是中国网络的成熟度不高,很多人上网还只是简单的办公、浏览网页、聊天等,没有完全利用带宽资源,所以电信等运营商投入很少的钱就实现了很多人上网的可能。P2P的兴起则打破了这一状况,BT、迅雷这些P2P软件成为装机必备,用户随时都在极大的利用带宽,运营商不得不增加成本来保证服务。

在某些省份,电信、铁通等运营商直接在路由上就封锁了P2P软件的端口,强制禁止P2P软件的使用,毫不客气的说,那是流氓行径。当然,在中国,当流氓并不可耻。运营商封杀P2P,好比我们到饭馆吃饭,以前都吃不完,所以饭店可以把剩菜卖给养猪的,现在我们有节约意识了,吃不完就打包,饭店赚不到外快,心里不爽,于是禁止我们打包。

电信行业在中国,乃是暴利行业。马克思说,商品的价值由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决定。但是,中国很多行业的垄断性质使得价格完全不受价值规律的控制。电信等运营商对P2P深恶痛绝,我们理解,但是P2P没有侵犯电信的权利(就如用户使用路由器共享上网也没有侵犯电信权利一样),运营商要减轻带宽负担,就必须增加投入。而且就算投入增加了几倍,我也相信,电信等运营商仍然很赚钱。


点击上面播放按钮,播放歌曲《123 木头人》——黑涩会美眉 。

今年夏天,南方大部分省份,包括重庆,普降暴雨。想起去年,重庆又干旱得不行,号称百年难遇大旱,转眼又是百年难遇的暴雨,可见什么都不靠谱。

前阵子的暴雨,给我的出行带来很大不便,所幸呆在寝室也不会把我闷出个鸟来。只是每次出去吃饭都会痛苦的决定半天。

这几天,天气转晴,天气预报也说,雨带离开主城区,向着东南方向去了。形势一片大好,阳光灿烂,天朗气清,不太热,亦不凉。我周围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断言,再也不会下雨了。甚至抱怨,炎热的夏天终于来了!那些家电商也在想,他妈的,空调终于可以涨价了!

结果,今天晚上,又开始下大雨,还夹杂着雷声。我似乎听到有人在吼:乡亲们,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下了几个小时,不见停,估计至少会持续到明天。

s1008326.jpg

说起雨,想到了水,提起水,我想到了黄易老师。高中时候曾经在某本武侠杂志上看到连载的黄易老师的“文明之迷”,可惜时间匆忙,没有看完。毕业后,在一家专门出租盗版书籍的小书店里找到了黄易老师的《文明之迷》,大饱眼福。记得最清楚的一篇,就与水有关。

为什么在西伯利亚冰川雪地里会有热带长毛象的化石?因为根据离心力的原理,地球在转动,地球的外围,即赤道乃是最阔的,当两极的冰川累积并增厚,比赤道更阔后,整个地球就会倒转过来,两极和赤道交换位置。——摘自黄易《文明之迷》

三联的王小峰继去年的《小强历险记》后,今年再拍DV,名叫《十面埋妇》。从这名字就可以看出来三表哥恶搞的习性。

《十面埋妇》的剧情大致如下:中年怨妇许丁丁(其实还是蛮漂亮的)和丈夫陈之鸿过着平淡的生活,突然有一天,生活开始不平淡:陈之鸿准备当文学青年,因此每天都忙着写小说、和编辑勾兑,又要给表妹找工作,又要接待大学同学(前女友);与此同时,丁丁周围的女性同事、朋友交的男朋友或者外遇的特征同时指向了陈之鸿。比方说,丁丁的一个朋友告诉她,她和她新交的炮友某天在某餐厅吃饭了,刚好那天陈之鸿称有事而没在家里吃饭;又比如,丁丁的朋友给她说,她找了个男人,是射手座的(陈之鸿就是射手座)、爱好文学(陈之鸿是文学青年)。以上种种迹象让丁丁相信,陈之鸿有外遇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于是,丁丁找了家侦探公司,专门跟踪陈之鸿。侦探公司不停的误导丁丁,使夫妻二人感情降温。最终,谜底一个一个揭开,陈之鸿为丁丁守身如玉,并且还以此为基准,写了本小说并出版。继续阅读

台湾歌手陈绮贞一直是我很喜欢的女星,低调、务实,词曲写作才华一流,长相也是我很喜欢的那一类。

昨天,从和菜头大叔的博客上看到陈绮贞老师光临豆瓣的消息,摘选如下:

以海内第一不温不火讨论组著称的豆瓣讨论组,于今天凌晨发生大件事。23日23点59分06秒,台湾歌手陈绮贞的豆瓣小组里出现了一个新贴,署名陈绮贞,内容为:

很高興有這麼多支持我的朋友,很巧,我是10001位。

在迅速生成的两页回帖中,豆瓣的创始人阿北在第二页宣称:

确实是真的。陈老师的朋友刚刚来电话证实。

 chen-qi-zhen.jpg

与其他明星炒作不同的是,陈绮贞老师直接出现在一直深深喜欢着她、关注着她的拥有上万会员的豆瓣讨论组里,并且以简单的一句话对大家致以真诚的问候,作为陈绮贞的歌迷之一,我受宠若惊。

在豆瓣陈绮贞讨论组里,我看到了第一页上面的很显眼的帖子"謝謝大家~",署名为陳綺貞。然后整版有很多帖子在讨论陈绮贞到来这一事实。

之所以说陈绮贞到豆瓣来发帖是事实,原因有二,一是上文提到的豆瓣创始人阿北同学在回帖中承认是真的;二是陈绮贞老师熟识的朋友"闹闹"同学在博客里提到下面的内容

前几天,和绮贞吃午饭聊天,跟她说起豆瓣,告诉她她的小组是豆瓣最大的族群,有9000多个(伪医生更新:目前已增至1万多)非常文艺的同学们,很淡然又很真实的爱着她,关心着她,讨论着她的歌词她的爱好她的演唱会,她所有的细枝末节……可爱的助手小赖迫不及待的跑去上网看,晚上聊天的时候,大家居然可以一起讨论豆瓣的陈绮贞小组里面的话题种种了。

 所以啊,豆瓣的陈绮贞小组的同学们,你们的陈老师,是真的知道你们啦。 

天啊,我们的陈老师,真的知道我们啦!幸福ING……

在闹闹同学的博客里,还有篇日志也很有趣,叫"和绮贞有关的24小时",摘录一段如下:

前一天,通短信,确认她要来,约好北京见。

13日晚上12点,电话响,我正和一年多没见的朋友坐在现代城聊天,她温温柔柔的在电话那边说,"请问是闹闹吗,我是绮贞,我到了喔"。

她超级累,到酒店约好第2天开会和午餐。

13日中午,我开完会赶去丽晶见她。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瘦,扛了三大盒《花的姿态》来,要给我,科尔和Sky,并且很认真的告诉我,我自己买了一百盒,送给好朋友……

 

最后,推荐几首歌给还没有听过陈老师的歌的朋友:

《表面的和平》

《华丽的冒险》

《旅行的意义》

P.S:为什么陈绮贞叫老师?科尔沁夫同学给出了其实是刚刚从陈老师那里得到的标准答案,他说:

陈老师当年刚刚开始在PUB唱歌的时候,人往往不多,她就很喜欢这每首歌之间说说话,讲讲这歌的感觉,和台下朋友们互动一下,有点像老师上课哦。
关键是,最后一般演出结束的时候,她的结束语一般是:今天的演唱就到这,下课!
于是,日子长了,就变成陈老师啦~~~

 

苍天不负诅咒人啊,老子的组胚终于挂了!

无数次咒骂教育,咒骂考试,咒骂学校,终于报应了,老子的组胚以49的分数光荣挂科。人体解剖拿了69,和组胚加一起不足120,所以,下学期要补考。

期末没日没夜的复习我都没过,暑假这么多事情我怎么会复习得好呢?找人代考吧,好像身边的人对组胚都深恶痛绝,更别说帮我考了。

今天何发同学给我发来消息说我组胚挂后,当时真的是一懵啊,这些天一个人在学校happy疯了,于是,乐极生悲。晚上的的时候,完全没有胃口,吃了一点点东西就算了的。

哎,也怪我自己,平时上课不听讲,复习也不是那么认真的。而且,从心理上,我是极度排斥医学课程的,偏偏我又在这个医学院。

心理学没有挂,可喜可贺!历史学还是管理学,只拿到了80。

生活是这样子,不如诗。

这几天,重庆狂降暴雨,损失惨重,从大渝网的新闻就可见一斑:24小时49211次雷击 暴雨冲走21亿 死亡35人 石马河大地陷42户转移  重庆遭暴雨袭击菜价上涨20% 暴雨造成516.79万人受灾,死亡35人 江北大地陷42户转移,大窟窿吞卡车……

我在学校还好,呆在寝室做网站(不知是不是因为暴雨缘故,网速奇慢无比),只是吃饭时,出门颇感不便。本打算出去玩玩,买点书什么的,看来只得作罢。估计那些上班族就惨了,很多地方排水不畅,积水很深,小车根本无法开过去,坐公交车吧,人肯定很多,而且路况也很差。

这次暴雨,媒体称为“百年难遇”,百年难遇乃是一个概率问题,也就是100年出现一次的概率,根据数学家们的意思,这个概率应该是很小了,甚至可忽略不计。但是我一向不屑于看概率这个东西,我认为,但凡事务,只要有可能发生,不管“概率”多少,它出现的机会都是均等的。就如买彩票,有闲心的数学家们经过研究说,中头奖的概率是上千万分之一,但是无可否认,这么小的概率仍然有人中,对于中奖的人来说,他的概率就是100%。

水淹重庆

2007年7月17日9点32分,新牌坊立交附近的九建车站,一米多深的积水让几百辆车无法通行,交通一度陷入瘫痪。

扯远了。这次暴雨,乃是百年难遇。而就在去年,重庆遭遇干旱,也是说的“百年难遇”,连着两年,重庆就碰上了两次百年难遇,可见运气。1998年的时候,长江洪水,好像也是百年难遇,这样看来,百年难遇其实并不是说的一件事真的一百年都难遇见一次,而是说这件事十分严重。这样想,也就合理多了,汉语词义变化之快,令人兴叹!

暴雨乃是天灾,而主城区排水受阻就应该是人祸了。据称,重庆市主城排水工程已投21亿,看来政府早先还是考虑到这个问题的。但是为什么这次又不能及时排水呢?原因至少有两个。第一,排水系统不是万能的。为了防止人或物掉入泄水孔,设计时就弄得比较小,对于一般的雨水,排泄是没问题的。但是遇上特大暴雨,泄水孔明显不能支撑,而且加上暴雨造成的杂物堵塞,更加剧了排水系统的负担。第二,排水系统年久失修。这是主管部门的责任,年检时干什么去了?据报道,重庆很多下水道里面堆积着厚厚的混凝土,这在施工上是绝对不允许的,但是却大量存在于重庆各大片区。这充分暴露出在修建下水管道、排水系统时的质量漏洞以及验收时的严重失职。

今天,看到一条新闻:7月8日下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在京发布《第2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CNNIC报告显示,截止2007年6月30日,我国网民总人数达到1.62亿

应该说,1.62亿这个数字只能作为参考,实际网民应该远远不止这个数,因为网吧,特别是黑网吧的存在,会造成统计上很大的误差。武侠小说里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现在的情况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网吧。

互联网是第三次科技革命的产物,是一种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据我所知,我们国家可以大规模上网,是在1997年左右。网络交流打破了地域的限制,新奇的生活方式迅速得到年轻人的普遍认可。到2000年时,我们那个贫困县城的网吧都已经遍地开花。12岁的我,还是个刚念初一的小屁孩,就已经坐在网吧,成为中国较早的一批网民中的一员。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