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的夏天,很热……


黑山谷里面,还是比较凉快


女儿玩水,玩得不亦乐乎

重庆的三伏天是真热,我不太关注实时温度,反正在公司中央空调吹着还是感觉燥热,在户外一分钟都待不下去,晚上睡觉必须整晚开空调,不然会被热醒。

重庆人夏天避暑一般选择去周边山上,石柱的黄水镇、千野草场,南川的金佛山,湖北省利川的苏马荡,贵州的遵义……

作为打工人,自然是与避暑无缘的,只能抽周末去周边的山沟里吹吹风,玩玩水。

这个周末去的是万盛黑山谷。

路上,遇到第一件事是:女儿状态不佳。继续阅读

一场让我有些无语的、小小的乌龙事件。

如你所知,我博客一直都有邮件提醒功能,发布的评论得到回复,会通过电子邮箱通知你回复情况。

然而今天突然发现,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提醒了。这几个月也怪我太懒,博客停更了,也没啥人浏览、评论,所以没注意到这个事。翻看QQ邮箱的发信记录,反正是大概4月份开始就没有信件发出了。继续阅读


校友会现场


发的徽章

前段时间参加了一次母校重庆医科大学校友会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校友分会代表大会,听起很拗口吧?其实就是重医下面二级学院的校友会成立仪式。

首先说下我的专业——公共事业管理(医事法律方向),这个专业在重医存在了12年,然后在2017年左右彻底消失了,成为了一段历史记忆。想当年,作为医事法律专业第二届的学生,我们还是志存高远、信心满满的。因为医疗纠纷属于每个医院都必然面对的问题,但懂医学的不懂法律,懂法律的又看不懂医学那一套,导致能处理医疗纠纷的人才极为稀缺,我们专业就应运而生了,开设类似专业的,当时全国不超过3所学校(印象中就是泸州医学院、福建医科大学以及我们学校有)开设这个专业。我们上课用的很多教程,都是本校的教授自己编写。继续阅读

朋友生日宴

朋友生日宴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李清照《如梦令》

前几天,一个朋友为他女朋友操办生日宴,邀请我参加,感受到了如今社会,成年人对自己有多么狠。继续阅读

题记:许久未更新了,接下来会陆续更新一些关于装修的博文,以下为第一篇。

2019年到重庆主城工作,随即就买了一套房子,小三室,套内约90平方米。
经历了疫情误工延期,现在基本确定今年8月底接房了。4月初,开始着手准备装修事宜。
第一步,就是选定装修公司。
之前在区县的房子,既没有找装修公司,也不是请的装修队,而是我爸在每个环节请不同的工人来做的,我也偶尔参与其中买材料、甚至设计柜子等。经历了那次装修,我决定还是请专业的装修公司来做比较好。继续阅读

我极少向别人推荐书,尤其是小说,更加上有了“网络”之后,各种类型的小说漫天遍野,其中99%都是不堪直视的垃圾,别说推荐,就是叫我再看一次的勇气都没有。

白夜行》是个例外。尽管很早之前就听过这本书,真正入手看则是差不多10天前的事。在家里一堆杂乱的书中,我看到了还没拆封的《白夜行》,媳妇买了很久了。看了十来页,觉得是一本很具有日本风情的普通侦探小说,接着看了几十页慢慢被情节所吸引,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花了刚好一周的空闲时间看完,忍不住推荐给了几个朋友,我告诉他们“一定要看,太好看了”。

仔细回想一下,好像还没有什么书是值得这样推荐的。继续阅读

作为穷人,买车只是为了通勤方便,所以车是普通车,后续的保养什么的也是挑便宜的做,就连停车我也是能停野车就不停收费车库。

元旦节前,有天发现车子实在太脏了,回家路上就拐进一个快速自动洗车的店准备洗一下。类似这家的自动洗车店其实很多,一般都是10元一次,但这家收费是12元。

洗完后开到坝子里,另外一家汽修店的员工就凑上来了。这家店也有洗车业务,但我从来没去洗过。果不其然,这人是来推销的,99元购买礼包包含内容如下:

我一看,看似很划算,但对我来说用处都不大,而且使用频率最高的洗车也只有2次。

这销售小哥滔滔不绝在那儿说有多划算,还说就是精洗两次就值回99元了。我说:99元我可以自动洗车洗8次了,精洗区别不大,无非就是内饰擦一下而已。

经不住这小哥的一再说辞,我就扫码支付了99元。继续阅读

今天微博上一件大事就是:郭敬明为自己在《梦里花落知多少》书中抄袭庄羽《圈里圈外》而道歉。

道歉信全文如下:

这封道歉信挂在微博上八小时后,庄羽作了一个回应,表示接受,全文如下: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郭敬明的原罪就在于他确实抄袭了,这点已经法院判决,怎么板都板不脱。而且文学作品抄袭这种事情在互联网时代其实是非常容易鉴别的,总能有一帮闲着无事的网友把你扒得底裤都不剩。继续阅读

1月1日到12月31日,现在,终于过完了2020这一年。
对我女儿那样小的孩子来说,这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对每一个成年人来说,这一年过得心惊胆战、太辛苦、太不容易了。多年以后,当我们回首过往,记忆最深刻的绝对少不了2020年。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