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伪医生律师的博客】(@陈大猫的博客)。

有关那个体育party

生活随笔 陈大猫 163℃ 0评论

冯老师说,8月8号要开的那个会,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体育party。

我很赞同。

火炬来重庆,据说改了无数次路线,而且越来越偏僻,时间也一再往后拖,直至避开了周末,官方的想法应该是,顺利度过重庆站就行了,务求稳定。为了响应上面的这种主张,学校特别开了会,要求本校学生不得去看火炬传递,看来,这不是我们的运动会,只是某些人长脸的工具。

这使得很多爱国青年心头嘿不舒服,嘿委屈。我注意到这几天很多重庆人都穿了标有“我爱中国”字样的T恤,而卖T恤的就更多了,看来那个运动会确实能拉动经济。

今天在沙区人民医院门口,看见到处都是卖和那个运动会相关的T恤的小摊子和游贩,场面相当火爆。有些卖T恤的爱国青年甚至给城管说:不要没收我们得到摊子就是对我们爱国热情的最大支持!搞得城管相当无奈。

最牛逼的是有个疏通下水管道的妇女,她把摊子摆在沙区人民医院附近的松人小学门口,那里人来人往,很容易就堵住,于是,招来了一名穿市政监察制服的人。两人吵得热火朝天,看客也很多。

那妇女一脸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很鄙夷的对监察员说:你凶啥子凶?你不过是人家养的一条狗!

那监察员竟然沉得住气,说:对,我就是一条狗,我承认我是一条狗,那你何必跟狗一般见识?赶紧走吧,狗是会咬人的。

妇女说:咬啊,咬撒,怕你!

监察员说:给你说了不准在这点摆摊,快点走!

妇女说:就不走,我今天就在这里,你浪个办吗?

看到这里,我摇摇头离开了。枉读这么多年书,我真的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解决。站在那个妇女的角度,她也是谋生而已,并且,她再也没有其它更好的方式谋生,一个为生存而撒泼的人实在让人无法忍心用规则性的东西来约束。站在监察员的角度,他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或许他的方式有问题,但是造成这种对立局面其实那个妇女责任更大些。两人都没有错,错的是谁?我不知道。。。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有关那个体育party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6)

  1. 学校神贱无比,我们彻底无语的
    ming2008-06-15 14:13 回复
    • 不怪学校,这是上面的安排。
      陈 华2008-06-15 19:55 回复
  2. 我有时想,如果大家都退一步该多好啊。 女的拖一拖就走,然后再回来。 男的赶一赶就走,然后再来赶。 每天定时定量,大家都好办。 现在琢磨着,警匪一家是不是也这个理?
    秘书2008-06-17 07:18 回复
  3. 看到这里,我摇摇头离开了。枉读这么多年书,我真的不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解决。站在那个妇女的角度,她也是谋生而已,并且,她再也没有其它更好的方式谋生,一个为生存而撒泼的人实在让人无法忍心用规则性的东西来约束。站在监察员的角度,他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或许他的方式有问题,但是造成这种对立局面其实那个妇女责任更大些。两人都没有错,错的是谁?我不知道。。。 其实这个问题反映出来的是底层普通老百姓的生活艰难而已。因为生活艰难从而违反有关规定去摆摊补贴生活,从法律法规的角度来看,那个妇女的确错误了。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穷字,当然接受教育的程度也有关系。 ++++++++++++++++++++++++++++++++++++ 有些卖T恤的爱国青年甚至给城管说:不要没收我们得到摊子就是对我们爱国热情的最大支持!搞得城管相当无奈。 郭跳跳喜欢用道德进行绑架,这些爱国青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用爱国来进行绑架,除去现在城管的名声不说,单纯根据上面的情况,城管依旧应该规章制度对违法摊贩进行惩罚,如果城管因为对方在宣扬爱国而不去惩罚(现实当中我估计也不会去惩罚),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我们现在的社会会对那些挂着爱国幌子实质在谋取个人利益的人无可奈何呢?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更加应该利用法律或者规范作为职业和行为的守则或者底线,而不是利用道德
    hu2008-06-17 15:21 回复
    • 第一个问题,因为受穷,所以明知违反法律或规章而铤而走险,从人之常情看,不忍依法处理,一旦处理反而激化社会矛盾,这佐证了制度不是万能的理论。 第二个问题,我们国家一直在宣扬以德治国,其实道德究竟是什么,从来没有人说清楚过。在我看来,郭跳跳的道德只是他所谓的道德或者一部分人的道德,更有甚者,用“私德”强奸“公德”(比如一虎一席谈里,有人质问支持范美忠的人,如果那个班上有自己的孩子会怎样?典型的私德绑架并强奸公德)。在我国,道德既然是一个很虚的东西,那就没所谓拿道德去约束人,方舟子说范美忠这事在美国最好处理,肯定被开除,因为“他的所作所为非常不具有professionalism”,美国的做法简单有效,它把道德具体到了制度中,而我们没有这样。
      陈 华2008-06-17 16:1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