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伪医生律师的博客】(@陈大猫的博客)。

转:小评《天龙八部》第一佳人

生活随笔 陈大猫 158℃ 0评论

伪医生律师按:今天在豆瓣闲逛,看到一篇牛逼的评论,评的是《天龙八部》里的佳人。本来金庸小说人物极多,性格各异,让人印象深刻。评金庸的文字也见得多了,大多一个套路,无甚意思。下面这篇评论却是兼有“独到”“有趣”的,值得一看。另外,一口气看完整篇文字后才看了下作者,原来是张佳玮。他自称“信陵公子”,2002年参加第四届新概念作文比赛拿的是二等奖。以前还在蒋峰那里给《中学时光·飞》写专栏。既如此,更得推荐下不可了。

原文出处是豆瓣,点击这里可以查看原文。


  
  首先得说的是,所谓佳人,乃是一个活物。汉朝皇帝不解风情,以为看个画图便能辨出佳人,才使毛延寿等辈有机可乘,放出昭君便宜了单于。如今敷妆鲜活霓裳羽衣外加PS打光的美少女们,论样貌怕比祖贤青霞阿姨等的旧照好看得多。然而回头一看《青蛇》,一看《笑傲》,那两位熟女只一举杯浅笑,立刻就把诸位宇宙无敌超桃花美少女给压下去了。关于这个,古龙有一段写得极确:
    “只见她眉目如画,娇靥如玉,玲珑的嘴唇,虽嫌太大了,广阔的额角,虽嫌太高了些,但那双如秋月,如明星的眼珠,却足以补救这一切。 她也许不如铁心兰的明艳,也许不如慕容九的清丽,也许不如小仙女的妩媚……她也许并不能算很美。但她那绝代的风华,却令人自惭形秽,不敢平视……只见一个身披霓裳羽衣的仙子,在满天夕阳中,飘飘而来,一只红顶雪羽的白鹤昂然走在她前面,一只驯鹿,依依跟在她身后,温柔的暮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她伸出手来轻轻一挽……就是这么样轻轻一挽,已是令天下的男人都为之窒息,只是这么样─幅图画,已非任何人描叙得出。 她生得也许并不十分美,但那绝代的风华,却无可比拟。”
    
    所谓风情,便是举手投足歌笑颦叹之间的风致了。若徒然对着容貌发呆,就落了个“痴”字。佳人者或衣袂飘举于白露蒹葭之间,或丰肌玉骨于苏衣重幕之后,或青衣窄袖于酒炉之前。容貌只占其中一小部分,而其浑然天成的味道,才是权衡“佳人”的标准。
    
    先谈《天龙八部》。一开场左辛斗法,钟灵横空出世。一个十六七岁的青衣姑娘,“笑靥如花”,估计身形尚未长成。举手投足间都是小女孩风格。放貂,请吃瓜子,扯谎撒娇,只见可爱而已。被神农帮捉了,段公子伸手去握她脚踝时,心中一动。可见钟姑娘身段未见如何,但脚踝是极好的。说起来还是纯情小女孩角色罢了。到后来几次出场,都脱不了女孩本色。几年后少林寺一见,也没法让段誉分心。估计成长有待时日。适合少年男子邂逅之后,一起拉拉手逛逛路看看电影的那种小姑娘。
    
    无量剑有个葛光佩,和师兄干光豪私奔,被段公子听见。后文有记,葛姑娘门人都在聊她,还搀杂有什么“小白麻皮,脱成个小白羊似的”之类句子,可见这姑娘颇有风情,虽然庸脂素粉,也引得门下众人对其性幻想不已。
    
    玉像、李秋水、王夫人、王姑娘等且留后述。至于什么平婆婆之类阿姨,所谓“这种陈年宿货,兄弟我没有胃口。”
    
    钟灵的妈妈“容色清秀”,说话也算温柔。到了后文,虽然心猿意马,还是对段王爷一脸庄容,不许这登徒子乱亲。结果偶尔对灯开怀,泄了心事,被段王爷地道里听个正着。被段王爷一抱一亲,立刻乱了方寸。“我随你做小贼去,做强盗去,便做一天,也是好的。”容貌虽不惊天动地,但这种温婉执拗、用情极专的性格,其实很是引人。只可惜这样的佳人常不如冰山美人或者辣姑娘显眼,所以往往被错过。生活中常见这类温柔巧妻伴拙夫眠。阿弥陀佛。
    
    木婉清姑娘是《天》书中极品。敢穿黑衣的女子,身段都差不了。木姑娘“身形苗条”,而且“语声清脆动听”“眼亮如点漆”,未解面纱,已是迷人。骑黑马,种玫瑰,满身异香。冷若冰霜,泼若男子,属于性格魅力。等到了危急时刻,段誉一解她衣服,肩背一露,“肌肤晶莹如玉,皓白如雪”,窈窕身段配冰肌玉肤,已经接近完美。偏段公子眼福好,看到“如新月清晕,如花树堆雪,一张脸秀丽绝俗”的一张脸。“新月清晕,花树堆雪”,这八个字可谓繁华。金庸以这种等级的字眼来正面形容女子的,印象里近乎绝迹。而段公子一看,心头乱震“她实是个绝色美女啊”。段公子自己的妈妈乃是观音级别的美女,又长居王府,以他老爸之好色善品,府中侍女容貌绝对都是极品的。能让他心头乱震的美女,绝对够技术含量。
    木姑娘展完容貌,性格大变。从泼辣冰冷,变得温柔凄婉。性格一对比,立见天真烂漫。而其美貌连岳老三这等大浑人见了,都道:“你把面幕盖上的好,不然让我多瞧几眼,大大不妙。”云中鹤更是直接,直接就扑上来抓。云中鹤色中饿鬼,阅女多矣,能让他冒着和岳老三互掐的危险而劫夺的女子,其美可知。甚至连叶二娘都“看她眼睛好看,且挖出来”的产生了嫉妒心理。叶二娘除了脸有抓痕,容貌也算得美了——玄慈方丈点头称然——居然也会对一个少女心怀嫉妒,木姑娘之美可知。
    稍后还有补充:入大理城,段王爷见木姑娘,喝彩“誉儿眼光好”。又“原来是个野丫头”。木姑娘经段王爷和云四爷两位大色狼钦点,已经够等级了。而其自然纯真性格不减,又是个痴心女子。被段老大施了春药后,绕房间追着段公子要成就好事,在《天》书里如是性感的场面也惟有梦姑可比。后文又两次出场,一次是在小镜湖对上萧峰,一次是在西夏国对上段誉。依然是一副酷状,而且美貌与异香不变。这等一个集清纯、绝色、窈窕、性感、泼辣、冷酷和痴心于一体的复杂女子,想着都不该配上段誉。只能为之可惜了。
    
    木婉清的妈妈秦红棉,比她女儿泼辣些。容貌略凶恶些,而且练完段王爷教她的掌法还会发怒,不见段王爷时恨不得千刀万剐之,等见了段王爷又眉花眼笑。属于典型的单细胞女人。懒男人或坏男人最喜欢这等姑娘。但老了还如此就不可爱了。不提。
    
    段王爷妻子刀白凤与秦阿姨一样好妒。秦阿姨属于刚型妒妇,提刀去砍,刀阿姨属于柔性妒妇,一会儿出家做道姑,一会儿冷嘲热讽。最要不得的是居然跑大理寺外菩提树下,去和一个邋遢化子成了好事。集开放、主动性和冷艳性感于一体,也是不能小觑的女人。少数民族姑娘烈性,至此方验。比起甘秦等诸位如夫人来,刀阿姨属于敢爱敢恨,外柔内刚的狠性儿,难怪可以束住段王爷,霸住正室。
    
    叶二娘是个飘来飘去的人物,其作为帮凶和恶人的时候多。小镜湖畔和段王爷的几句对答很见风情,有些神龙教洪夫人神采。用情极痴,容貌又不至于差。年轻时当也是个好姑娘。萧远山曰:“你本是个好好的女子……”
    
    
    慕容复颇自恋,收的朱碧俩丫鬟也不是凡品。阿碧更文些,是典型的江南丫头。书里明写她容貌“颇不如木婉清”,但“八分容貌加十二分柔情,便不逊色于十分的美女了”。你说她摘藕采莲,划船弹琴,间带吴侬软语。如崔百泉类莽夫定然是瞠目不解风情,但段公子这种读过书的,就喜欢这种江南仕女。到了后文,揭出她竟是康广陵弟子,那么琴技一定也是不凡的。末尾处,众叛亲离的慕容复,犹有她照顾,不由让人鼻子一酸。碧姑娘痴心文质,是个极招人的小姑娘。只不过和钟灵一样,终究是小女孩儿小家碧玉的味道。聊天说话,当双儿般的丫鬟或者当程灵素式的兄妹还好,真要相好起来谈恋爱,怕就会让人觉得繁琐娇娜,不那么有趣了。所谓莲者,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阿朱鹅蛋脸,容貌走娇俏路线,也不算极品的美貌,且不如阿碧的文气,但刁钻古怪犹有过之。在水榭里连扮几个人物,最后妆成老太太出来,把大轮明王折腾一够。为人还善,几次为无亲无故的段公子求情。又有易容和妆声音的拿手好戏,随便调戏一把赵钱孙之类。为了公子,忠心耿耿的去偷《易筋经》。等到了萧峰手里,立刻尽展其温柔一面。萧峰反出少林之后,正是人生最低谷处,戾气极重,情感激荡,若不是阿朱从旁调和,恐怕萧峰早已垮了。而且乖巧懂事,有做丫头练出来的聪慧伶俐,又天生比阿碧大气些,能包容萧峰一片孤愤之气。与店小二一通斗嘴是她最后可爱的绝唱,临了青石桥一掌误终身,等于为萧峰平安殉情。其痴又在阿碧之上。综合来看,阿朱比阿碧更适合当伴侣。其性格温柔,为人伶俐谨细,而且雅擅厨艺,性格中又有温厚一面。做妻子亦不妨。萧峰曰“列国四海,千秋万载,便只这么一个阿朱。”慕容复天性凉薄,能收到如此好的两个姑娘,也算运气佳了。
    
    太行山的谭婆奶奶是个妙人。年纪虽老,性子暴躁,却对师兄和丈夫犹且分心不下。年轻时大概也是个秦红棉似的。至于她究竟叫小娟还是阿慧,只有赵钱孙和谭公知道。
    
  
  二
    接下来便要提到本篇的主角之一,“亲亲小康”、“马门温氏”、“淫妇”康敏阿姨了。康阿姨如是出场:
    “轿中缓步走出一个全身缟素的少妇。那少妇低下了头,向乔峰盈盈拜了下去,说道:“未亡人马门温氏,参见帮主。”乔峰还了一礼,说道:“嫂嫂,有礼!”马夫人道:“先夫不幸亡故,多承帮主及众位伯伯叔叔照料丧事,未亡人衷心铭感。”她话声极是清脆,听来年纪甚轻,只是她始终眼望地下,见不到她的容貌。”
    
    俗话说要想漂,一身皂;要想俏,一身皂。白色极阴柔,等闲女子谁敢穿它?为大郎戴孝的潘金莲,扶灵北上的林妹妹,差不多是够资格穿白了。这马夫人一出场便矜持冷艳,而且礼数周到。极是难得。后面杏子林中,商议乔峰身世,偶尔一言,诛心刻骨。冷艳已到极点。比起朱碧王三位姑娘,引人多了。
    
    乔峰在聚贤庄摆下酒碗,割袍断义,“大厅上一时鸦雀无声。各人均想:“我如上前喝酒,势必中他暗算。他这劈空神拳击将出来,如何能够抵挡?”一片寂静之中,忽然走出一个全身缟素的女子,正是马大元的遗孀马夫人。她双手捧起
    酒碗,森然说道:“先夫命丧你手,我跟你还有什么故旧之情?”将酒碗放到唇边,喝了一口,说道:“量浅不能喝尽,生死大仇,有如此酒。”说着将碗中酒水都泼在地下。乔峰举目向她直视,只见她眉目清秀,相貌颇美。”
    
    便这一段,一个酷到十分的女子已经出形了。天下群雄,少林神僧,五湖四海的豪杰,面对着酒碗不敢上前,乔峰之威风凛凛至此尽绝矣。而马夫人冷然而上,不卑不亢,毫不怕对面一掌过来送她性命。“生死大仇,有如此酒”。居然有易水畔荆卿悲歌慷慨之意。金庸十四部中有哪个女子酷煞到如此的场景?容貌一现,虽然穿孝无妆,却是“眉目清秀,相貌颇美”。正是一朵白色刺玫瑰。
    
    等萧大爷和阿朱赶到信阳时,又见了一次马夫人。“但见她眉梢眼角间隐露皱纹,约莫有三十五六岁年纪,脸上不施脂粉,肤色白嫩,竟似不逊於阿朱。”自古美人如良将,不许人间见白头,遇到这女子却无效用。须知此时萧峰正对阿朱钟情,“列国四海千秋万载便只这么一个阿朱”,马夫人在萧大爷心里能与阿朱并列,是极品女子了。后面说话,泫然欲泣又或参谋用计,都是随心所欲,可见这女子心思灵敏。
    
    马夫人的绝唱惊才绝艳,匪夷所思。前头大段全是补白:阮星竹如何娇媚好俏,秦红棉如何咬牙切齿。段王爷一向是对身旁女子情深义重,居然能舍下阮阿姨,私跑去信阳。按理说诸万里刚死,段王爷被大恶人打得身上有伤,当知检点才是。佳人,伤情,悲事,岁月,都阻不了咱大理段二的脚步。答案是什么?却是:
    
    “桌上一个大花瓶中插满了红梅。炕中想是炭火烧得正旺,马夫人颈中扣子松开了,露出雪白的项颈,还露出了一条红缎子的抹胸边缘。炕边点着的两枝蜡烛却是白色的,红红的烛火照在她红扑扑的脸颊上。屋外朔风大雪,斗室内却是融融春暖。”
    
    而这里,萧峰的视角看到的是这样的人:
    
    “ 她越说越低,萧峰只觉她的说话腻中带涩,软洋洋地,说不尽的缠绵宛转,听在耳中当真是荡气徊肠,令人神为之夺,魂为之消。然而她的说话又似纯系出于自然,并非有意的狐媚。他平生见过的人着实不少,真想不到世上竟健有如此艳媚入骨的女子。萧峰虽感诧异,脸上却也不由自主的红了。他曾见过段正淳另外两个情妇,秦红棉明朗爽快,阮星竹俏美爱娇,这位马夫人却是柔到了极处,腻到了极处,又是另一种风流。”
    
    若只有两个字来形容,简单得很:是谓“风情”。
    世上女子多矣,故做媚态者也有,但如马夫人这般“纯系出于自然,并非有意的狐媚”,那是天赋使然。金庸十四部中,江湖儿女或英气飒爽,或温柔婉约,或活泼灵巧,但如这样“缠绵婉转”的,除了马夫人外,算来算去,怕也只有神龙教洪夫人一个而已。至于其他的媚女,什么苏菲亚、蓝凤凰、何铁手之类,就都要逊一个档次——我也曾转念间想到杨莲亭身畔的东方教主,只是……只是……好吧,你了解的……
    
    与段王爷那段柔情蜜意,能把萧大爷都看得脸红心跳,可见康敏着实不凡。到后来杀机已现,咬人肩膀,依然是缠绵婉转,这就非凡女所能了。所谓艳若桃李毒若蛇蝎,率多此类。但咖啡倚苦才香,烈酒刺喉引醉。马夫人这种冷艳到柔媚的极致转变,接着美女蛇身份一现,反而勾魂夺魄起来。
    等到白世镜现身,萧远山伸爪,阿紫放蚂蚁之类把戏过后,萧大爷和马夫人终于同榻而坐,开始解谜。那时马夫人粗口连声,垂死挣扎,可怜之极。见了自己丑颜,愤而惊死,那是对自己的美貌始终信心十足的表现。
    
    另加几点前因后果,可以一说。除了正面叙述之外,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旁述来了解马夫人。首先,伊是丐帮副帮主夫人。大家须知,这马大元乃是汪前帮主用来节制萧峰的,地位颇高。而一个丐帮的人养家立室,建房子养老婆,若没有郭靖这种人当岳父后台,是要背极大压力的。马大元能为马夫人牺牲成这样,颇为难得。
    再说那好色无厌的段王爷,光棍眼里不揉沙子,能背着阮星竹跑来信阳,可见马夫人的魅力在段王爷诸夫人里怕是顶级的。
    再想想,丐帮执法长老白世镜,那是何等样人?前头几回里,侠肝义胆、铁面无私,护乔峰、执法刑、救阿朱,那是着实的一条好汉。结果马夫人一揭底,什么“你身上的月饼,自是甜过了蜜糖”之类风情话儿一出,才知这原来是个闷骚好汉。闷骚归闷骚,能令这视名誉和道德过命的白长老,做出江湖中最忌讳的杀友夺妻勾当的,这女人简直是不可思议了。甚而至于,马夫人还提到跟全冠清睡过一晚,还去请徐长老出头。全冠清鼠辈固然不足论,但徐长老,亲娘咧,那可是八十七岁老大爷了。马夫人又如何能搞定他的呢?
    最后着眼的一点是萧峰自己了。萧大爷自来不好女色,当日在嵩山下解了阿朱衣裳在人胸脯上乱抹药,都还脸不红气不喘,猛可间见了马夫人和段王爷轻怜蜜爱,一下子居然脸红了。而且也承认马夫人“颇美”“竟似不下阿朱”。够客观了。
    
    综合一看,这位年已三十五六,肌肤不下阿朱,柔媚金书里第一,时而盈盈泫泣,时而森然冷语,时而缠绵婉转,时而利牙如刀咬人肩膀,从小就有独占欲的康敏,乃是个大大的尤物。段白萧等诸位大爷都在某种程度为其美色所惊。列位,须知段白萧这几位年纪不小,早过了少年血气方刚见个美少女就痴的地步。可见这康敏虽然已到中年,其身上自有媚惑之极的力量。单在《天龙八部》里,怕只有木婉清和少女版李秋水可比。
    
  
  三
  
   小康绝代尤物,一个人搅和了整整十来回书,终于还是被毁了容颜,羞怒而死。那直接害死她的阿紫,却从此开始纠缠小康一直垂涎的萧大爷。朱紫二位姑娘,和她们老妈性格颇似。爱俏活泼,用情既深又毒,心计叵测。阿紫初一登场,就是无事生非,缠诸万里,闹段王爷,笑语晏晏,尽是毒人毒语。等到阿朱将死,青石桥下刷的跳出来,居然还有说有笑,令人心寒。对付小康,什么割伤痕、撒糖水,诸般水磨功夫,也只有蛇蝎心肠小美女做得出来。后面什么随手割了小二舌头之类把戏,当真是艳若桃李,毒如蛇蝎。
    
    这么毒辣一条美女蛇,大雪地里着了萧大爷一掌,立刻倒下,从此就开始半身不遂的赖床生活。走辽东,赴女真,伤略好一些,便又要去走草原,生生把姐夫逼成了南院大王。然后游家少爷登场。按这游家少爷,少年心性,见了紫姑娘这种幼齿小太妹,便一把爱上。不过这位少爷心志品位都不见佳,做不得数。紫姑娘负心薄幸,把人当陪练使唤,阿弥陀佛。
    此后颠沛流离,说穿了无非是四个字:嫉朱缠萧。诸般花巧不必细表。临到末章,跟萧大爷纠缠离乱许久之后,终于剜目绝世,跳下悬崖去了。
    
    按这阿紫姑娘,外貌清秀,但自言“身材尚未长成”,身段是必不见佳的。而且伤后憔悴,想必大类程家灵素姑娘。丁春秋对这丫头的评价是“这臭花娘”。大师兄摘星子也不过说她“可爱小师妹”,还是把人当小丫头哄。一双脚倒生得纤细柔美,引得游公子扑上去便咬。只不过前头说了,游公子这人文不成武不就,胆气低人品差,差有一日之长者,痴心而已。情人眼里出西施,瞪住这憔悴苍白小美女看个不住,也是有的。所以阿紫的相貌,比起她姐姐和阿碧来恐怕尚不及,更不必去比木婉清了。
    说到性格,阿紫自私偏执,属于中情之毒那类,倒可和李莫愁一比。咬住萧峰不放松,外表刁钻尖刻,内心自有无穷心事。青石桥时语笑自若,对萧峰冷嘲热讽,然而到四十九回却自说“我那时便喜欢你”,可见少女怀春,自古皆然。跟错了师父价值观与心智畸形,倒也情有可原。若做同学亲友,不免对她厌恶有加。但若做了她情人,大概阿紫类似于一个黄蓉的刁钻加强版。对于萧大爷般大男子想必是没什么吸引力的,但对于小男生或者老男人,这精灵巧笑毒若蛇蝎的,倒有种奇怪的吸引力。倘要举一例子,可以拿粟山千明在《杀死比尔》里演的GOGO为样本吧。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转:小评《天龙八部》第一佳人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3)

  1. 不知为何,天龙八部中,女子众多,却独对木婉清钟情,呵呵。
    Akay2007-10-07 00:56 回复
  2. 回Akay:木婉清确实是个极品,王语嫣也是神仙般的人物,钟灵不过是小姑娘,洒家最喜欢的,其实还是马夫人康敏。哈哈。
    陈 华2007-10-07 09:19 回复
  3. 我最喜欢阿紫,阿紫比较真实~~
    一剑2007-10-07 14:1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