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小就觉得这个世界并不太平。小学时电视上科索沃战争、巴以冲突总是经常出现在新闻联播的最后5分钟里,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就是——老演员了。

然而还是非常天真地觉得,世界总体会和平的,直到俄罗斯和乌克兰打起来了,挫灭了我的幻想。

最悲观的一种可能:第三次世界大战将会爆发。一方面,欧洲和俄罗斯有可能会冲突升级,另一方面,印度和日本可能会利用台湾问题夹击中国。而美国隔岸观火,出售武器火上浇油,战后收拾残局迎来下一个黄金十年。

疫情的发展也让人看不到希望。以香港为例——昨日(27日)新增26000例,今日新增34000例,香港教育部门调整了学年计划,中小学暑假提前到3月7日……

估计十年内出境旅游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趁世界彻底变乱之前,还是珍惜当下生活吧。继续阅读

换网之前,家里的网络是这么个情况:

主力宽带:广电机顶盒附带的宽带,免费。闭路线入户,通过modem拨号,然后分出的网络供机顶盒用,同时可以接到路由器供手机和电脑用。经常莫名其妙刷新不了微博/抖音。带宽差不多在20M左右。

媳妇手机:移动169的套餐,包含40G的流量,名义上全家共享,但基本上每个月中旬,就被我媳妇把流量全部用完了。

:移动19元的芝麻卡,包含4GB的流量。虽然是腾讯系、头条系、阿里系免流,但问题是,只要我套餐自带的4GB流量一用完就立马限速,所以这个免流就形同虚设了。

换的是电信的200M宽带,官方价是99一个月,包含一张月流量20G的号卡。通过某宝的代理办理,每个月只要69(优惠一年)。

这个价格我觉得挺划算了,主要是有20G的流量。

租用电信的光猫要给120块钱,我就没要,自己花钱在某宝买了个二手的千兆光猫,挺好用,极其方便地获取到了超级管理员密码,进后台改桥接、IPV6啥的都很方便。

傅用他手里的机器测速,200M跑满。

然而我用电脑网页测速,始终只有100M不到。继续阅读

 

题图:过年期间在老家放烟花

1、关于博客更新。我也不想给自己找理由了,博客断更这么久,原因很简单:懒。

2、直播带货。这四个字是我现在最讨厌的词组。很多人还觉得直播带货是个新鲜玩意儿,通过直播买东西仿佛走在了时尚的最前沿,然而这东西不就是个电视购物吗?本质上就是广告。开始的时候,出镜直播的还是些美女小姐姐,唱唱歌、跳跳舞,顺便收钱“推荐”一些产品,围观的群众们无脑购买支持一下,这叫带货,有人看有人买也在理解之中。到现在愈演愈烈,竟然有李佳琦、薇娅之类的专门干起了直播带货,唱歌跳舞都省了,一上来就“买它买它”,我凭啥花时间花流量来看广告?最可气的是,一些小地方的所谓县长局长之类的,也要直播带货,为他们家乡的土特产吆喝一下,拜托,你们连培育粉丝这个环节都省略了,直接上来就卖东西,这跟路边卖狗皮膏药的有什么区别?继续阅读

很少有人能抵挡炭火炙烤时产生的美拉德反应,所以从古至今,不论中外,烧烤都是一种流行的饮食方式。

小时候,在县城里的繁华街道上,每到黄昏时分,三三两两的烧烤摊就悄无声息的支起来了,仅凭嗅觉就能找到他们,那时烧烤食物的种类并不多,然而难能可贵的是,几乎没有什么半熟加工品,都是些常见的家常菜,比如土豆啊、青椒啊、藕啊、豆干苕皮诸如此类的素菜,荤菜就是“羊肉串”了。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些所谓的羊肉串其实就是用猪肉做的而已,但也好过再后来风靡街头的以鸭脯肉为原料的冒牌羊肉串。猪肉做的羊肉串,通常价格是1毛钱一串,竹签子上面穿着稀稀拉拉微薄的肥瘦相间的肉,放在烧红的炭上迅速翻烤,摊主通常还会用一把破旧但有力的蒲扇使劲扇风,拼命让炭火的温度保持在高区运行。刷油、洒辣椒粉、孜然粉和盐巴,肉串逐渐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让人不自觉狂吞口水。

之后的很多年里,也去了不少地方,吃过不少烧烤,最好吃的当然还是在新疆吃过的正宗羊肉串。然而有一次在伊犁的青枣湾农庄吃的羊肉串却比较失望,或许是羊肉切得过于大坨,导致没有熟透,吃起来十分费劲。继续阅读

图:重庆光环购物中心

断更好久了,久到SSL证书都掉了,久到博客长草,都不想上来回复留言了,久到有关闭博客的冲动了。

但比起疫情来说,我这个事就没那么重要了。

疫情进展到现在,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专家的发言了,而事实上,也几乎没有专家就疫情作出预估或展望——新冠病毒太狡猾,没人能预料下一步人类走向何处。继续阅读

按:本文为转载。主要目的是留作纪念。

网络评论:这篇《人在江湖》堪称“骂人宝典”,通篇无脏字,却把人骂的体无完肤,被称为“骂人的最高境界”。原文发布在郭德纲博客,后被删除。

3月28日,青岛专场演出。5000人的现场,无一空座,山崩地裂,热情空前。青岛父老懂相声爱相声,让人感动。主办方盆钵盈满,皆大欢喜。唯独青岛部分媒体信口雌黄,污言诽谤,令人遗憾。后得知,系某些龌龊条件未得逞,遂造谣污蔑。闻言感慨,只能用被禁言的语气表达我的心情。世上有没见过面的朋友,没有没见过面的冤家,仅此一次,以后改了,好吗?乖,我疼你们。

力挺小沈阳,惹来与专家口角。有人捧,有人恨。切齿者有之,眼红者有之。其实,大可不必。我挺小沈阳,是艺人间的义气。论艺人成名,无非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步步血泪,声声吟叹,待行至峰顶,又高处不胜寒了。成名后,一大三大,名气大了,开销大是非大烦恼大。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艺人的苦恼,是外人无法想象的。您看到的是舞台上的花团锦簇,景片后的凄凉又有何人知晓呢?继续阅读


重庆的夏天,很热……


黑山谷里面,还是比较凉快


女儿玩水,玩得不亦乐乎

重庆的三伏天是真热,我不太关注实时温度,反正在公司中央空调吹着还是感觉燥热,在户外一分钟都待不下去,晚上睡觉必须整晚开空调,不然会被热醒。

重庆人夏天避暑一般选择去周边山上,石柱的黄水镇、千野草场,南川的金佛山,湖北省利川的苏马荡,贵州的遵义……

作为打工人,自然是与避暑无缘的,只能抽周末去周边的山沟里吹吹风,玩玩水。

这个周末去的是万盛黑山谷。

路上,遇到第一件事是:女儿状态不佳。继续阅读

一场让我有些无语的、小小的乌龙事件。

如你所知,我博客一直都有邮件提醒功能,发布的评论得到回复,会通过电子邮箱通知你回复情况。

然而今天突然发现,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提醒了。这几个月也怪我太懒,博客停更了,也没啥人浏览、评论,所以没注意到这个事。翻看QQ邮箱的发信记录,反正是大概4月份开始就没有信件发出了。继续阅读


校友会现场


发的徽章

前段时间参加了一次母校重庆医科大学校友会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校友分会代表大会,听起很拗口吧?其实就是重医下面二级学院的校友会成立仪式。

首先说下我的专业——公共事业管理(医事法律方向),这个专业在重医存在了12年,然后在2017年左右彻底消失了,成为了一段历史记忆。想当年,作为医事法律专业第二届的学生,我们还是志存高远、信心满满的。因为医疗纠纷属于每个医院都必然面对的问题,但懂医学的不懂法律,懂法律的又看不懂医学那一套,导致能处理医疗纠纷的人才极为稀缺,我们专业就应运而生了,开设类似专业的,当时全国不超过3所学校(印象中就是泸州医学院、福建医科大学以及我们学校有)开设这个专业。我们上课用的很多教程,都是本校的教授自己编写。继续阅读

朋友生日宴

朋友生日宴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李清照《如梦令》

前几天,一个朋友为他女朋友操办生日宴,邀请我参加,感受到了如今社会,成年人对自己有多么狠。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