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孩子很难,带一个“高需求宝宝”(High need baby)就更难了。从我女儿出生到现在一岁半,哭哭闹闹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但总的来说,女儿还是很听话很乖的,只不过很缺乏安全感,而且调皮,让我们全家人没少操心。

安抚奶嘴有毒吗?没有,但使用安抚奶嘴有成瘾迹象时,就应该抓紧戒掉了。

今天要说的就是我女儿戒掉安抚奶嘴的事。

事情前因还得追溯到2016年,女儿刚出生没多久,特别喜欢哭闹,要竖着抱,而且还要来回踱步抱,换尿不湿什么的会哭,饿了会哭,想要什么东西没给要哭,瞌睡来了哭,醒了也哭。我媳妇特别“机智”地买了个新安怡安抚奶嘴,拿来后我才发现这不是电影里经常看到的外国小孩儿喜欢叼的东西吗?老实说,还没看到身边有亲戚朋友用个的。但效果出奇的好,自从用有了安抚奶嘴,再不怕女儿哭,一哭就给奶嘴,马上就止哭,当时还特别天真的认为它是安全无任何副作用,事实证明我太too young too simple,sometimes native.

转眼女儿一岁,开始学走路、学说话,和我们也有更多交流了。通常在白天,是不会哭,也不需要奶嘴,但只要听到我们说“奶嘴”,她马上就要,不然大哭。我们不得不将其称呼为“1号”来避免这个问题。但是,每天晚上睡之前,她就嚷嚷着喊“奶嘴奶嘴”,不给就会哭,给了就能睡。问题是,含着奶嘴睡觉总是处于浅睡眠状态,奶嘴根本扯不下来,起码得2-3个小时后,才有机会扯掉。

到了一岁半,我和媳妇决定找机会彻底戒掉女儿使用安抚奶嘴的习惯。

头几次遇到极大困难,到了晚上,不给奶嘴,她说什么也不睡觉,换来的是嚎啕大哭、继续用奶嘴。 某一天晚上,拾掇完毕后,在被窝里给女儿讲故事,她照旧问“奶嘴奶嘴?”,我说,奶嘴被安安哥哥(我们小区另外一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拿去了。然后赶紧岔开话题。后面又反复问了几次,我还是回答被安安哥哥拿去了,不知不觉,女儿竟然入睡了。

有了一次成功的开始,我和媳妇都倍加振奋,觉得希望就在眼前。家里面的奶嘴全部收拾后藏在柜子里。晚上睡觉时统一口径“奶嘴被安安哥哥拿去了”,刚开始几天会比较折腾一点,一个礼拜之后,再也没要奶嘴了。

是为记。

(一个发现:百度图片搜索安抚奶嘴,前三页基本上都是外国小朋友。)

之前我在博客里提到,2017年的最后一天,我喝鸡汤时差点噎死了。

被噎到,是生活中时常会发生的状况,虽然我曾经是医学生,但我并不知道针对这种情况有一种叫做“海氏急救法”的救援方法,简单实用,居家必备。具体原理及方法可以参考知乎上这篇文章

今天在微博上又看到这样的消息:

John Hopkins的新研究发现,公共场所突发心脏骤停的人,如果路人使用AED及时除颤的话,存活几率几乎翻倍(这个大家都已经知道)、文章新数据是,经路人救活的人出院后,比起等到急救人员救活的人,可以正常行动的几率也接近翻倍。所以全民普及急救常识非常关键。 ​​​​ (参考链接一链接二)。

实际生活中,大家都有清晰的感受了:几乎没有这方面的急救常识普及。

公共场合能看到的就是各种标语口号,各个行政单位的宣传栏永远是不知所云的政治内容。真正救命、管用的知识,基本上尘封在书本里自己去翻。可以想象,全国有多少人可能就是因为突发事件而丧失生命,而这些突发情况本来是可以转危为安的。在广大的农村地区,缺乏急救常识的人们,还可能因为使用一些错误的“土方法”而酿成更为悲惨的结果——比如给幼儿灌滚烫开水试图救治热惊厥。

类似生活中常见但不一定知道正确、科学救治方法的紧急情况:

触电、溺水、食物中毒、窒息、高烧、烫伤、骨折……

有的紧急情况,掌握了急救方法,可以达到死里逃生的效果;有的紧急情况,因为不懂正确救治方法,反而造成二次伤害、加重伤害。所以,你还觉得普及急救知识没用吗?

光指出问题不给解决方案也是耍流氓。

我想到的一些管用的急救常识普及渠道或方法:

1、电影院播放正片之前,播放1分钟左右的急救常识公益片。这个播放量和影响力是非常大的。

2、重要电视晚会节目中场休息时,播放1分钟左右的急救常识公益片。比如春晚,一家老小都在观看,看到这样的急救常识,还是挺管用的,而且过年期间走家串门互相宣传。

3、在人流量大的广场或购物中心,定期举办急救常识宣传,采取真人演示,观众互动。

其他的就不多列举了,我相信真要有心做这个事的话,是不难想到有效方式的。毕竟,生命很重要也很脆弱。

海口

节后上班看到新闻里都在说大批自驾游旅客滞留在海口,等待轮渡过琼州海峡,高峰时期超过两万辆车、排队20公里、滞留旅客10万人,8天时间里,71万人从海口过海。(来源:新浪新闻

其实每年国庆、春节这两个长假都会出现景区爆满、高速拥堵的问题,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但奇怪的是,我搜了一圈,没发现国外有这个现象。这说明贵国的休假制度太具有特色,十几亿的人口,2个相对长一点的假期,上亿人口集中流动,这已经不是休假了,而是受罪。

年休假这个东西,怎么说呢,聊胜于无。政府机关、国有企业、私营企业、工厂、宾馆饭店、个体户……不同行业的人对“年休假”这三个字理解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拿我所在的国企来说,除了极少数快退休的人能休年假,其余人是没有资格和机会休的,具体原因就不解释了,上司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开不了口”。

这几年来,我本人除了休婚假到泰国玩、2015年国庆到青岛玩、2016年11月到北京出差之外,好像就再没有离开过重庆,有些不甘心。今年夏天,女儿就要满2岁了,我跟媳妇商量请假去哪儿玩。想来想去都没个结果,顾虑安全问题、女儿的防晒问题、女儿长途奔波能否承受的问题、请假问题……

彩蛋:本文前面提到的“两万辆车、排队20公里、滞留旅客10万人”,给我的感觉像是大致推算出来的,估计记者写稿时问了交管部门大概多少车滞留,答曰:2万多吧。然后记者就算:平均每辆车1米长,满载5个人,乘以20000,那就是20公里、10万人。

春节临近,县城里的人和车都迅猛增加。作为一座户籍人口100多万的西部小县城,在外务工的人至少在30%以上。所以,到了年底,这30万“候鸟”基本上都会回乡过年,直接导致原本只有10来万常住人口的县城,增加到20万左右。

突然增加的人口会导致一系列问题,比如说:

停车难:原本规划就很不科学,老城区几乎无地下停车场和露天停车场,只有占道停车,新城区的停车场都建在小区内部的地下,外面的车嫌太远也不太会选择去停。为数不多的占道停车位用完后,很多车直接摆在了大街上。这几天出门宁可走路,也不敢开车,因为开出去压根没法停。一些严管路段虽有违停抓拍,但仍挡不住前赴后继的车子。

公共场所烟雾缭绕:我对外出务工群体并没有偏见,但是,明显能感觉到近段时间在公共场所旁若无人抽烟的情况多起来了,电梯里、商场门口、广场上,到处都是烟民。特别是在电梯抽烟的真是烦人,有些脾气大的,你提醒他灭烟,丫还给你怼回来。

社会治安问题:上个礼拜,城内某网吧一学生和社会青年发生冲突,被刺身亡。去年这个时候,一公职人员在滨江路与社会人士发生冲突,引发多人斗殴。注意,前面说的社会青年和社会人士都是年底才从外面回来的人。

今天看了篇微信朋友圈刷屏的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看完后五味杂陈,简单说几点感受。

1、医保并不能保全部,遇到特病、大病,还得有靠谱的商业保险作补充,问题是国内保险行业太乱,条款复杂,处处充满陷阱,理赔是坑;

2、重病患者在生命最后一段时期,往往也是受罪最多、花钱最多的时候,很多家庭就在抢救病人的那段时间里掏空家底,因病致贫,选择理智放手,或许对家庭更好;

3、注重微小苗头,身体的每一个器官运转正常的时候都不会有异样,而当你感觉有什么不舒服时,就得引起重视了,特别是像文章中提到的“感冒”,这是一种既常见的疾病,也是很容易转为肺炎、呼吸衰竭、心脏病等重症,同时,一些其他疾病比如艾滋病、白血病之类的有时也会表现出“感冒”症状,让人掉以轻心,导致贻误真正病情诊断。

4、多结交朋友,特别是医生和律师,关键时刻能救命的。

最后,祝各位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张韶涵

最近,被一首叫做《阿刁》的歌单曲循环了,听的版本是张韶涵在湖南卫视《歌手2018》第二期演唱的现场版。赵雷老师原唱版本也听了,各有所长,但我更喜欢张韶涵这版。

张韶涵是我学生时代挺喜欢的一位歌手。

记得有次在网吧冲浪,好基友杨二给我发QQ信息说“我认了个妹妹,长得像张烧焊”,我正觉莫名其妙之时,他立马更正“张韶涵哈”。然后我就搜到了她的《寓言》,边听边跟着哼“我才发现梦想与实现间的差别,逆着风让自己体验每一个感觉”,旋律、歌词什么的都挺不错,特别是咬字清楚,和我之前听的周杰伦风格完全不一样。

老实说,我对追星并不太狂热,从来不会宣永远爱某一个人,或者跨越千水万山去听某人演唱会,那个时侯只觉得张韶涵歌唱得挺好,形象也不错,希望可以一直听她唱下去。当然她也很努力,陆陆续续出了很多热门流行音乐,比如《香水百合》《欧若拉》《亲爱的那不是爱情》《隐形的翅膀》等。

上大学之后,渐渐很少听到张韶涵的消息,那时候我忙着在宿舍钻研各种破解注入远程控制等黑客工具,或者在天气晴朗的白天或黑夜骑着自行车丈量重庆这座魔幻5D城市,或者在一无所有的条件下去追求身边漂亮女孩儿的亲睐……直到今天,张韶涵以一首惊艳的翻唱《阿刁》重回视线,社交网络上讨论起她,我才知道2008年以后,张韶涵在她的演艺黄金时期经历了母女反目、被控吸毒、心脏病调养等不利因素,真是让人难过。

所以我明白了为什么张韶涵会力排众议,选择翻唱赵雷这首民谣《阿刁》。赵雷这首歌是写的真不错,据说阿刁是赵雷在西藏认识的一位姐姐,后来住在丽江的人间小院客栈。

听赵雷的版本,感觉就像是在诉说自己好朋友的故事,娓娓道来,温柔动听。

听张韶涵的版本是很复杂的感受。

开始的第一句“阿刁”就已足够展示出道多年的歌手功力。说唱之前的唱法迅速将听众带入了故事之中,脑海里就浮现出了一位文青模样的藏族女孩儿,戴着灰色的帽子遮住自己脸庞,沉默寡言,在家乡有过痛苦的遭遇,然而她不甘于命运的安排,逃脱牢笼来到拉萨并歇息在城外山顶的破旧小屋里,随身携带一把卓玛刀防身壮胆。

说唱之后的部分,张韶涵用她独特的高音,一如既往的清晰吐词,将阿刁平凡的形象升华到了不甘于平凡、向往自由的高度。似乎就能感受到阿刁这些年,她的青春,她离开家乡一路经过的车站,大昭寺门前来来往往虔诚的信徒或猎奇的游客,这些景象犹如一帧帧的画面反复在脑海播放,但她并不轻易向人诉说。

最重要的是,她唱的是自己,也是她选这首歌的原因,她从歌词里看到了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不会被现实磨平棱角、甘于平凡却不甘平凡地溃败。可以说,这些年她经历的辉煌与惨淡,自由与束缚,彷徨与呐喊,都倾注到了这首歌里,尤其是当她用高音唱到“你是自由的鸟”时,全场沸腾,所有人都被点燃,那种情绪的传递,如果不是真正经历过,是很难有足够的感染力的。

生而有幸,能够听到张韶涵唱歌,能够看到她在这个舞台重新站起来。

试听链接:QQ音乐

在线视频:优酷视频

小时候看电视,不管是琼瑶戏还是武侠剧,总有狗血的乱点鸳鸯谱情节——两个并不相爱的人要被迫在一起。这个时候,总会有一副过来人模样的人在旁边说“感情都是可以培养的嘛”。

虽然传统文化中也有“日久生情”这个成语来佐证上面的感情培养观点,但我对此不太认同,直到这个礼拜,我确信,感情确实是可以培养的。

话还得从头说起。到了年底,我和媳妇的工作都变得异常繁忙,特别是媳妇,被单位派到主城区车站码头搞户外营销,时间是一个礼拜,这样,照顾女儿的重担就落在我身上了。我女儿一岁半,她属于刚见面觉得十分可爱,接触一会儿就很烦人的那种小孩,脾气特别大,性子特别急,想要的东西没拿到手的话,就会大吼大叫,让人抓狂,根本不像个一岁半的姑娘。晚上睡觉就更折磨人了,这么大了,还得叼着安抚奶嘴才能入睡,一晚上要挪动无数次睡姿并且变换位置,夜间常醒来找妈妈或者大哭。症状就不一一列举了,反正自有小孩儿以来,我很少能睡个安稳觉。

在我们家,我女儿最粘的是她爷爷奶奶,因为天天带她,其次是她妈妈,晚上睡觉只要妈妈,最后才是我。

媳妇出差第一天,下班后回家一切正常。到了睡觉时间,照例给她安抚奶嘴,然后就一直找妈妈。好不容易哄睡着了,凌晨3点醒来,大哭。估计是发现妈妈不在身边,而且我睡得太死,后知后觉,没来得及轻拍她。折腾到5点钟才又睡了。

第二天回家,她似乎已经习惯妈妈“仍在上班”这件事,跟我关系要亲密一些了,果不然,晚上安抚入睡后,一夜无事。

第三天,甚至能在早上醒来后,直接呼喊“爸爸、爸爸”,而不是以前的“妈妈”,这让我十分感动,抱着她亲了又亲。这说明我们父女俩感情已经升温了呀同志们!

最后说点题外话。看着女儿一天一天长大,心里还是百感交集的。

俗话说,养儿方知父母恩,这句话我赞同,当然并不是说现在有了女儿,才知道小时候父母喂养自己多么不容易,因为我小的时候,父母可没怎么管我,也是扔给我爷爷奶奶在带。我赞同的原因是:父母现在帮我带小孩,太辛苦了,这份恩情太重了!要让我自己带小孩的话,一是太累,二是我估计没那么耐心。

枯藤老树

媳妇的外婆几天前去世了。享年89岁。

老人家临终之前不太舒心,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是呼吸衰竭的症状了,插管,上呼吸机,输液等等,搞得她很痛苦,一直挣扎想取掉安在身上的一些医疗设备。到最后,意识逐渐模糊,再继续下去无甚意义,取掉呼吸机,人就去了。

尽管她老人家膝下子女好几个,但晚年围绕着赡养这个问题,也还是矛盾重重。有的人嘴巴甜,办事不牢靠;有的人以种种理由拒绝履行义务,有的人远在几百公里之外心有余而力不足……等到她去世,丧事谁来办,怎么办?都是在吵吵闹闹中进行,又给亲情蒙上了一层阴影。所以说子女多了也不一定是好事,我就坚定不移只生一个好。

我跟老人家关系并不太密切。刚和媳妇谈恋爱时,老人家神志就不太清楚了,常常把我误认为家里面其他人。但有的时候,又出奇地思维活跃,比如她房间里丢了什么东西,一定会到处找,找不到就挨个怀疑是不是家里人偷去了。又比如,我跟我媳妇单独关在一个房间午休时,老人家就迈着艰难的步伐走进来骚扰,害怕我和媳妇干“坏事”。

虽然死亡本身是一件悲伤的事,但我认为,在合适的年龄,体面地死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按照目前的生活、医疗水平,我认为80岁是一个合适的年龄。详细点说就是,满足:超过80岁,身体机能衰弱到无法自理、思维神志退化到无法与人交流,或者患有明显无法治愈的重大疾病等等条件时,选择体面地终结生命是一个很好的路子。

换而言之,我希望自己在遇到上面列举的情况时,能够自由选择安乐死。注射一针10ml的药,让我安静地离开。而不是浑身插满管子,持续痛苦到监视器上出现一排排横线。殊途同归是吧?

关于死后的安排,我不希望肉身埋在土里,再砌一座奇丑无比的坟就更过分了。公墓也没意思。最好就是火化成灰,抛洒到河里(如果届时环境保护法没有禁止的话)。再提个额外的要求(不能满足也无所谓了),帮我把博客和域名续费,后人想念我的时候可以随时登陆上来看看我生前写的博文,共同追忆过往。

物业管理

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和中西部地区的小县城相比,最大的差别并不是财富,而是社会秩序。就如同贵国的民主法治水平与世界主流国家的差距一样。

这两天发生在我居住小区的事,就完全是一次生动形象的流氓狂欢夜活动。

我们小区,已建并交房的大约有50多栋,保守估计常年在家居住的有8000多人。地块的边缘还在抓紧继续建新房,是我们县城第二大的小区。这几年来,一直没能收取停车费,不光是停车费,就是物管费也很难收到,起码有50%的人选择不交。

眼瞅着修好的地下车库没人买,开发商也很着急。每年都试图正式收取停车费,每年都被业主也闹下去了。今年1月初,开发商、物管公司(就是开发商的全资子公司)又开始造势,要对小区停车进行规范,有车位的收取50/月的管理费,无车位的收取300/月左右的停车费,从1月15日起执行。消息一出来,业主QQ群、微信群都炸裂了,纷纷表示绝对不会交钱,要和物管死扛到底什么的。

昨天早上,我还没睡醒,就被此起彼伏的汽车喇叭声给闹醒了。探出头一看,果不然,小区大门口堵成一团糟,小车不交费,物管不放行,各种争吵声不绝于耳,还好我上班不用开车,不然就误事了。
下午下班回家,事态升级了,围观业主越来越多,车子还是堵成长龙,还不断有业主骑着摩托车来堵着大门口,派出所也出动了七八个民警。持续到深夜,看到微信群里有业主说,物管妥协了,暂不收费,择日研究后再出方案。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其实也不复杂,而我的看法是:开发商、物管、大部分业主,都是流氓,15日晚上发生的事情就是一群流氓的狂欢。

首先说开发商和物管。前面说过,这两者属于老子和儿子的关系,后文统一以“开发商”代称。那么,开发商有多流氓呢?它以经济收益最大化为目标,游走在法律、规则和道德的边缘不能自拔。在小区管理上,竭尽全力省成本,雇佣的物管员都是年龄很大的老人,且基本上不作为,一到晚上就看不到巡逻人,也打不通什么值班电话,乱停乱放的车辆、乱充电的摩托车等完全无人管理,大门门禁和每栋楼的门禁压根没用,反映问题基本上没人回应,一副高高在上的政府部门作风;在小区公共事务和财务管理方面,也缺乏透明度,一些外来机构进驻小区,不经业主同意就批准,一些商户偷用公共电力无人干涉,电梯、户外广告收入归入何种帐户无人说明,物管费标准全县最高(每平方米1.2元)。总而言之,开发商维持的就是一种最基本的管理状态,而不是怎么更好服务业主。

大部分业主也是流氓。他们没有付费购买服务的意识,很多人甚至理直气壮的说,我自己买的房子,你凭什么收费?甚至单纯的认为,地下车库属于业主共有(在网上找判例说南京法院判了,车库是业主的云云),开发商不能收费;也没有契约意识,在接房时都自愿签订了物业服务合同,对合同约定的收费标准都没有异议,但真正要收费的时候,却说不应该收;缺乏教养,一遇事就采取极端手段应付,不顾小区内老人孩子休息,不管其他人正常出行需求,大声鸣笛、堵路,平常在电梯里抽烟、乱拉电线充电、摩托车堆放在大厅等这些就不多说了。

非常讽刺的是,我们隔壁小区,也就是我们县最大的一个小区,管理秩序和我们这里天壤之别,有多好就不具体说了,反正一个佐证就是,那里的房价总是比我们小区高500/㎡左右。小区物业管理的问题,本来之前我写过一篇关于物业管理不痛不痒的博文,今天借机会再阐述下我的想法。物业管理在贵国很多地方都是一个头疼问题,但并不是无解难题。话分两头说,一方面,业主要遵守契约,该交的物管费、停车费什么的,不能耍赖拒交,另一方面,物业公司也要遵守契约,提升服务质量,加强财务公开的透明度,不能只收钱、不办事。同时,房管部门、社区要及时发现这些矛盾苗头,居中调停,共同构建和维护良好秩序。

话虽这么说,但其实我对这个小区的秩序不报啥希望的,下次开发商再说收费的事,估计仍然会干一架然后无疾而终,小区的环境仍然一如既往脏乱差。

看雪

2017年其实还发生了两件值得记录的事。

第一件事:脚踝骨折了。

10月下旬,有次周末,2个快递到了,写的公司地址,规矩是周一才派送。于是我自己开车去取,车子就停在主干道往快递公司去的那条之路的路口,没熄火,害怕堵着别人,就跑得很快。从2级台阶上跳下来时着陆失败,脚崴了。当时好像听到咔嚓一声,给我痛得死去活来。坐在地上缓了几分钟稍微好点,咬着牙走到车上,又开车去第二个快递公司取。完后开回家里,轻描淡写地对我媳妇说:脚崴了。

开始也没当回事,看我垫着走路,并且过一个小时后脚肿得十分明显,疼痛也加剧,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了。后面去医院倒没怎么额外处理。拍了片子,踝关节撕脱性骨折。医生让我打石膏,我嫌不方便就没打。交待我自己买拐杖,休息2个月即可。休息了3天杵拐杖去上班,半个月后才稍微好点。这可以说是给了我一个大教训:凡事悠着点,不是小孩儿了。

第二件事:差点窒息而死。

2017年12月最后一天,在家吃饭,小鸡炖蘑菇,特别香。

一家人吃得其乐融融,我在喝汤时不知怎么,进去的气和出来的气堵在一起,当时就无法呼吸,想咳嗽咳出来但不管怎么用力都没用,根本就无法出声,感觉天旋地转,就快要窒息而死了!我赶紧跑到我媳妇身旁,指了指我的喉咙,媳妇看我难受,就轻轻拍后背。还是没用。幸亏我姐夫也在,他是乡村医生,估计经常遇到这类紧急情况,马上大力拍我的后背,然后使劲拍胸膛,终于打了一个小嗝,我示意他们继续拍胸膛,接着又一个嗝出来,连续几次,才恢复了正常呼吸。后来我想,要是我独自一人的话,这次估计就完蛋了吧。

2018年,希望大家都身体健康,快快乐乐的。

新年看雪记

这个周末,去媳妇一起去看雪。对我们重庆人来说,看雪无疑是冬天的一件大事。像我所在的县城基本上很多年没下雪了,要看雪得去邻近县城,那里很多乡镇海拔在1500以上,很容易就下雪了。

刚开始去的第一个地方叫六塘乡,在乡场上吃了著名的洋芋饭和炖蹄髈,吃暖和了开车上山。随着海拔提升,逐渐能看远处树上的雪和冰凌,心情也格外激动畅快。结果没多久,就遇到结冰路段,车子没有防滑链,无法继续前进。停车,下来小心翼翼步行,走了几百米玩了会就下山了。

接着去了另外一个乡镇新开的滑雪场。以前老是在朋友圈看到有人发滑雪的照片,感觉很帅,所以拉着我媳妇迫不及待去玩。售票大厅里那叫一个人山人海,也难怪,这个滑雪场,覆盖了周边几个区县甚至湖北利川市的人口,估计得有几百万,慕名而来的人可想而知。充卡的工作人员都声嘶力竭地回答顾客提问。好不容易充了卡,租好了滑雪装备,结果……就不细说了,纯粹新手,摔了几次越摔越怕,而且里面管理混乱,滑雪的、玩雪地车的,照相的,大人小孩都有,很危险。出来后天都快黑了,在车上泡了杯面吃,好香!最后回家不表。

祝大家年年有鱼

今天是2017年最后一个工作日。我想写点今年的事和明年的事。

2017年总结

这一年过得还挺快的,1月份重启这个博客,到现在12月底,总共写了60篇文章,平均每月5篇,发文频率算低,比起中文博客圈最勤快的姜辰算是差远了。重启博客确实是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因为这里真实的记载了过去时间里我到底干了些什么(虽然不那么全面),比如说停博的那五年,我真的很难记起太多的事了。

这一年,最开心的事情是我宝贝女儿茁壮成长。她集调皮捣蛋和可爱机灵于一身,让我又爱又恨。爱的是,每天每天上班前,她抓着我不准我走的样子惹人疼爱,每天下班后回到家打开门就听到她喊爸爸的声音,每天睡觉前在被窝里给她唱儿歌时她的样子……恨的是,经常半夜醒来大哭大闹扰我清梦,开车出去玩突然间不依不挠坏我情绪……明年,希望女儿继续健康成长,更加懂事。爸爸爱你。

这一年,感受到互联网的剧烈变革。区块链技术被更多的人知晓,并衍生出了很多新奇的玩法。我搭上了区块链写作社区Steemit的车,虽然很少发文,但时刻以观察员的姿势保持关注。比特币的暴涨暴跌吸引了一批投机者,我也花少量的钱在高位上车。对于比特币,我的基本观点是长期持有,不在意短期涨跌,因为我坚信它将是改变未来世界的其中一个因素。我用上了VPS,感觉写博客更加自由自在,看外面的世界更加科学。

这一年,我个人最重大的事情是做了近视手术。谢谢老婆的理解和支持,让我花了两万多块钱做了这个期待已久的手术。现在,各方面情况良好,视力稳定,生活更加方便。

这一年,工作有了一些小变化。在一个岗位待了接近五年后,终于在今年6月转到新的岗位。虽然只是内部调整,不涉及跳槽或者级别晋升什么的,但有变化总是让人产生新的感觉。这个岗位比以前更繁忙,事务更多,但压力变小,加班更少。于是我有更多时间陪陪家人,四处走走,看看书。

2018年的一些计划

1、笔记本升级为台式电脑。具体见电脑配置征求意见

2、残副单反升级为全画幅。目前手头的宾得KR既不好用、也不好出,明年想买尼康D750或者D850,搭配原厂24-70镜头。预算2万元左右。

3、安排一次外出旅行。2016年秋天去了一趟北京,2017年全年都待在重庆没有挪步,所以2018年我想出去走走。由于女儿还太小,不能出国,不能太偏僻,所以大概会选择去四川、云南、西安等周边省市,或者一些南方沿海城市。

4、继续加强学习。在2016年总结里,我提出了2017年要学习Python,但遗憾的是,卡在了入门阶段。我发现,对于我这种没有扎实编程技术的门外汉来说,学习任何编程语言都会卡在初始阶段,我在考虑要不要学个C语言先?

传送门

2007年总结2008年总结2009年总结2011年总结2016年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