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新冠时代的中年人,活着真的好累。

然而作为新冠时代的小孩子,他们的未来还有希望吗……

疫情在这个地球上处于随机爆炸的状态,我再不敢轻信专家对走势的预判,也再没有哪个城市敢吹“XX模式”,狡猾的病毒会让所有人看笑话。

面对疫情,各行各业都变得异常艰难,经济在稳步衰退,维持过去的生活水准都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在这个时代,对快递物流的依赖已经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快递的时效性回到了过去几年的水平。有好几次买下付款的商品,客服发来一句:抱歉,因疫情无法发货,请退款。

 

2022年4月14日拍草缸远景照,可以和开缸时的照片对比下
面对疫情,只能苦中作乐了。3月下旬,我开了一个90cm长的草缸,差不多接近、、3周的时间了,水草的长势还比较满意,大部分都活过来了。继续阅读


我的草缸全景

最近,入手整了一个草缸,90*45*45尺寸。

为什么会玩草缸?最初是因为几年前在朋友圈看到陶哥晒他的缸,清澈通透的水质,红红绿绿长势茂盛的水草,瞬间就吸引了我,但那时并没有条件(时间精力、家里的空间布置)玩。去年的某天,在重庆新光天地西西弗书店陪孩子看书时,无意间瞥见书店旁边一个店铺,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草缸,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它,便如痴如醉般观察起来。这些缸无一例外都有很清澈透明的水,里面的水草以绿色为主,间或有一些红色粉色或紫色的草,除了苔藓类的外,基本上都叫不出名字,尤其令人心动的是,每个缸里都有一些小生物,或是黑壳虾,或是红红绿绿的热带鱼,它们穿梭在水草之间,灵动而和谐。

从那时起,我就决定,我也要整一个草缸。继续阅读

很少有人能抵挡炭火炙烤时产生的美拉德反应,所以从古至今,不论中外,烧烤都是一种流行的饮食方式。

小时候,在县城里的繁华街道上,每到黄昏时分,三三两两的烧烤摊就悄无声息的支起来了,仅凭嗅觉就能找到他们,那时烧烤食物的种类并不多,然而难能可贵的是,几乎没有什么半熟加工品,都是些常见的家常菜,比如土豆啊、青椒啊、藕啊、豆干苕皮诸如此类的素菜,荤菜就是“羊肉串”了。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些所谓的羊肉串其实就是用猪肉做的而已,但也好过再后来风靡街头的以鸭脯肉为原料的冒牌羊肉串。猪肉做的羊肉串,通常价格是1毛钱一串,竹签子上面穿着稀稀拉拉微薄的肥瘦相间的肉,放在烧红的炭上迅速翻烤,摊主通常还会用一把破旧但有力的蒲扇使劲扇风,拼命让炭火的温度保持在高区运行。刷油、洒辣椒粉、孜然粉和盐巴,肉串逐渐散发出浓郁的香味,让人不自觉狂吞口水。

之后的很多年里,也去了不少地方,吃过不少烧烤,最好吃的当然还是在新疆吃过的正宗羊肉串。然而有一次在伊犁的青枣湾农庄吃的羊肉串却比较失望,或许是羊肉切得过于大坨,导致没有熟透,吃起来十分费劲。继续阅读

图:重庆光环购物中心

断更好久了,久到SSL证书都掉了,久到博客长草,都不想上来回复留言了,久到有关闭博客的冲动了。

但比起疫情来说,我这个事就没那么重要了。

疫情进展到现在,我已经不相信任何专家的发言了,而事实上,也几乎没有专家就疫情作出预估或展望——新冠病毒太狡猾,没人能预料下一步人类走向何处。继续阅读


重庆的夏天,很热……


黑山谷里面,还是比较凉快


女儿玩水,玩得不亦乐乎

重庆的三伏天是真热,我不太关注实时温度,反正在公司中央空调吹着还是感觉燥热,在户外一分钟都待不下去,晚上睡觉必须整晚开空调,不然会被热醒。

重庆人夏天避暑一般选择去周边山上,石柱的黄水镇、千野草场,南川的金佛山,湖北省利川的苏马荡,贵州的遵义……

作为打工人,自然是与避暑无缘的,只能抽周末去周边的山沟里吹吹风,玩玩水。

这个周末去的是万盛黑山谷。

路上,遇到第一件事是:女儿状态不佳。继续阅读

朋友生日宴

朋友生日宴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李清照《如梦令》

前几天,一个朋友为他女朋友操办生日宴,邀请我参加,感受到了如今社会,成年人对自己有多么狠。继续阅读

题记:许久未更新了,接下来会陆续更新一些关于装修的博文,以下为第一篇。

2019年到重庆主城工作,随即就买了一套房子,小三室,套内约90平方米。
经历了疫情误工延期,现在基本确定今年8月底接房了。4月初,开始着手准备装修事宜。
第一步,就是选定装修公司。
之前在区县的房子,既没有找装修公司,也不是请的装修队,而是我爸在每个环节请不同的工人来做的,我也偶尔参与其中买材料、甚至设计柜子等。经历了那次装修,我决定还是请专业的装修公司来做比较好。继续阅读


疫情在局部地区有所反弹,这令人沮丧。感觉到今年年底也不会有“彻底胜利”的迹象。希望明年能恢复正常吧,想出去玩了。

@姜辰这家伙是个大坏蛋,天天在博客上发新疆的风景、食物照,把我馋虫勾出来了。

于是,昨天晚上约了几个朋友来到松牌路一家叫做“真伊顺·新疆清真美食坊”的店吃饭。这家店是在大众点评网搜到的,号称重庆新疆菜No.1。继续阅读


题图:宜家餐厅一角

题目有点大,不过确实本篇都是说吃的,找不到其他名字了。

首先吐槽盒马鲜生

上周周末带老婆孩子在考察周边幼儿园,临近傍晚准备找地方吃饭。

导航到离家最近的一个盒马,商品新鲜程度不咋滴,但价格还坚挺,小龙虾3斤99元——这价格可比外面的贵多了,生蚝9.9元一只——外面一般卖4-5元,生蚝鲍鱼啥的也比海鲜市场贵太多。继续阅读

在体验了共享电动单车之后,我得到了一个宝贵的经验:

非常难用。

2017年4月,我写过一篇博文《共享单车模式正在逐步走向失败》,之后没多久,红极一时的小黄车ofo陷入退押金遥遥无期的丑闻,其他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共享单车在各个城市随意堆码,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单车坟场。这些后续故事印证了我上面博文的观点,就不多说了。

当然,平心而论,共享单车在很多城市(主要是平原城市)还是有很大的市场需求的,前几天去成都出差,看到街头就堆码有颜色鲜丽的共享单车,而在重庆这样的山城,几乎已销声匿迹。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