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七十七天》观后感

p2500428787.jpg

昨天上午刷微博时看到一个预告片,配的文字说“再现了杨柳松徒步穿越羌塘无人区的故事”,当即就引起了我的注意。看完预告片,心潮澎湃,马上定了晚上唯一的一场《七十七天》电影票。

杨柳松穿越羌塘的故事,2010年9月开始在著名户外论坛8264上连载,我看到这篇纪实连载时,正好是刚在大学接触骑行不久,念念叨叨要骑川藏线的时候。杨柳松确实是一个值得尊重的骑行前辈,他穿越羌塘的勇气、其间的艰难险阻以及沿途的美景,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想到的是,这段经历这么快就被改编成了电影,这两天正在国内热映。

看完电影《七十七天》,最大的感觉是:风景太美了!随便一帧画面就可以截个图作为风景明信片。相比网上的纪实连载,电影增加了一条支线,即男主角穿越之前遇到的女摄影师的故事。老实说,增加的角色以及支线情节很没必要,但从电影的角度讲,这样或许显得整部电影更加丰满,避免成为一部孤独的纪录片。

在今天,骑行川藏线、青藏线等,以及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举动,然而,单人单骑穿越羌塘这样自然环境险恶的无人区仍然是很需要勇气的一件事。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我理解的是,这种行为确实没有太大的社会意义,但每个人都有追求梦想的权利,在没有侵害他人利益的前提下,做这些看似“疯狂”的举动,对他自身而言就有了全部的动力和意义。

年少时,我也曾向往做一个户外探险者。不是为了出名,也不是为了逃避世俗,而是想亲自用脚步去丈量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书架上这类书籍也占了好多位置,比如石田裕辅的《不去会死》、《日本,一路骑下去》,雷克的《徒步中国》,雷殿生的《31天穿越罗布泊》,谷岳的《一路向南,我的拉美摩托车日记》等等。

现在,我已经很少骑自行车,在可预期的未来,我大概也很难再有时间或精力长途骑行。不过,对这些敢于秘境探险的人们,我保持着最大的敬意。

最后,附送一段袁弘透露的一些背后故事

@袁弘:#电影七十七天# 导演赵汉唐原来叫赵毅,在我们那版射雕英雄传里扮演我师父丘处机,在我印象中老赵是一个除了偶尔拍戏,其余时间都生活在无人区的男人,就像他的微博名字@赵毅-总不在家的赵总 ,我俩在北京还曾住在一个小区过,可惜,我也是个老不在家的男人,所以邻居之间也就见过一次。第一次听说他要拍这个电影时,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一部不可能完成的电影,太难拍了,也不会有人愿意投资,可他却执意要做。再后来,听说他养了狼,听说他找来了李屏宾老师做摄影,听说他找到@江小爬LOVE 愿意来演女一号,又听说这部电影拍拍停停,钱用完了就停工,老赵找着钱了再接着拍,找多少钱拍多少戏,拍完了再停下找钱……一切听起来,都让人觉得这部电影一直走在失败和奇迹的中间的那根钢丝上。每次看到剧照@晏斐大叔 发过来的照片,我都感觉这是个在外星球工作的剧组,说不清是该羡慕还是该同情。最终,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这部电影完成了,以我对这个行业的了解,这本身就是个奇迹。让我们期待接下来的奇迹。

7 评论

  1. 探险这种事情,对于自己有意义就好了。当然不应该牵累家人。
    成功了也没什么值得推广和称道的。

  2. 这个~~~只能说是羡慕,仰望,但是绝不会亲自去。
    我说的是探险。
    这个77天的,我记得在朋友圈看到过一篇文章,挺让人热血沸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3 =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