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毕业了

经过昨天晚上的聚餐,我就已经成为一名“准毕业生”了,虽然还有许多程序上的事项尚未完成。

我们的毕业聚餐准备比较匆忙,最开始只是班上号召聚餐,因为18号论文答辩结束,大家都在学校,学院里3个班都定在了18号晚上,学院老师知道后表示支持,并同意赞助一部分资金,于是,统一到某火锅店集中进行。三个班的学生共来了100多人,阵仗还是很大,学院领导和老师非常耿直,基本上都到齐了。

刚开始大家都很拘束,纷纷埋着头吃菜,我们是自助火锅,吃的喝的都不限量,什么鸡爪子、嫩牛肉、毛肚鸭肠纷纷往锅里送,我刚往里边下了几串羊肉串,转眼江子就捞起来啃,我问好吃吗,江子说好吃就是有点绵。接着到菜品台选了些动物内脏过来,很多都叫不上名字,人体解剖学没学好哎。

这家火锅店实在太不给力了,只抬了一箱饮料过来,我才拿了两瓶1.5L装的,然后就没有了。饮料没有了,只得换啤酒,这意味着:今晚的啤酒大战开始了!开了第一瓶啤酒,同桌的兄弟们互相碰了下,尚在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范畴,左手端着酒杯,右手提着筷子还在锅里不停地捞老肉片。由于我们桌在最角落,所以我不大清楚大厅里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不停的欢呼声,紧接着,我们敬爱的冯院长提着酒瓶子过来了。冯院长为人真诚厚道,深受师生喜欢,于是,我义不容辞的陪他喝了一杯。继冯院长之后,学院的各位领导和老师轮番上来,挨桌喝酒,大厅的氛围立马被引爆。放开了拘束的同学们,再也不顾锅里还煮着的金针菇与脆皮肠,而是人手一瓶山城啤酒,逢人便说:这4年都没好好喝过,今天一定要喝痛快!

我的酒量还是幼儿园水平,不敢恋战,只好拿着相机上蹿下跳,只为捕捉各位同学自然流露的一面,顺便和仰慕已久的女同学合影。不少男同学抱着和我同样的想法,迅速从酒桌退出,寻找有空的女生开始合影。在写这篇博客之前,我再次回顾了一下昨晚聚餐的照片,综合了几个相机近千张照片我发现:静哥太厉害了,太值得我们学习了,丫整晚几乎和全系各个班漂亮女生前十名都合影了!

尽管男生喝酒必须摆出当仁不让的强硬姿态,但我班女生酒量似乎更胜一筹。平时看着挺乖巧善良朴素的小姑娘,今天仍然笑眯眯的提着酒瓶子碰到人就说,“我们随意喝喝嘛”,在未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她们就仰着头,整瓶酒灌下去,都不带打嗝的,搞得对方十分被动,只好也照样一瓶就下去。许多人喝多以后开始哭,哭着哭着就能感染旁边的人,于是哭成一片,好似黄河决堤。

去年在永川见习半年,要走的头天晚上也是两个班的一起喝酒,喝到后来,以班长为首的几个女生当场倒下,就近送到了我们见习的重庆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今年则非常文明进步,坚决不给学校的附属医院添麻烦,酒量差的都吐在了火锅店,酒量好的,都是回寝室后吐了才睡觉。散场后,还是有不少男女烂醉如泥,我们稍微清醒的,就扶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回学校,那条很近的路,那天晚上感觉确是那么的长。

再过几天,领了毕业证之后,大家就要真正的各奔东西,希望我们彼此都有一个美好前程吧。

附送三张照片如下(其他同学的照片不方便发在这里,请大家谅解):

17 评论

  1. 恩,我也要毕业了,还有十几天,只是那顿散伙饭好像没多少人可以一起吃了。

    看到你们院系的老师都来了,觉得真是感动。

    1. 我们学院的领导都很和蔼可亲,跟同学没有距离,而且他们是这所医科大学里教管理类的,显得非常独特。

  2. 我想起了我们的毕业酒…绝对值得回忆…可惜我喝多了至今都还不记得什么…想回忆都回忆不起了…真是可惜

  3. 某女的一篇愽客日记:某月某日,大醉而归,伸手一摸——手机和贞操都在,继续睡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