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会存在打不开的情况,可换个时间再访问。

那个冬天我都干了些什么

原创文学 陈大猫 464℃ 0评论

重庆:我杀人了?

2005年,我大三。

11月底,重庆的温度是13°C左右,即使是晴天也会冷得身子自动卷缩成一团,下雨天自不必多说,冰冷的雨水一沾到身上就直刺入骨,手脸都冻得通红。

虽然天气如此之冷,我还是坚持跑步,天气好的时候操场上会看到稀稀拉拉的情侣搂在一起悠闲的散步或者旁若无人的接吻,而这个季节时常是天气恶劣到让情侣们都望而却步。那天傍晚时却是下了点雨,天黑得比往常更早。吃晚饭,照例去新教上自习,上到中途竟然睡着了,后来一个激灵醒来,教室里就我一个人,一看表已经10:40。收拾好书包,犹豫着是不是要去跑步,咬咬牙还是决定去,虽然在踏出新教大门的时候已经后悔了。

外面凛冽的风吹得人直哆嗦,我抱着手低着头向着操场走去。这些天操场晚上都没人管,不仅没人关门,也未开照明灯。我将书包放在看台上,眼镜取下来小心地搁在书包上,然后开始跑步。跑了4圈,累得不行,慢慢的在人工草坪上走着,喘着粗气。走着走着,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因为没戴眼镜,看不大清楚,眯着眼睛看了下,才辨别出来是个人,我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黏糊,举起来一看,满手是血,毫无疑问,血是脚下这个人的,血温温的,那个人倒在草坪上一点动静也没有,隐隐约约我似乎看到有把匕首插在他胸口,一摸,果然是。

我吓坏了,跪在那里不知所措,过了不知多久,我狂奔向看台,找到自己的眼镜,一边大喊:出事了!出事了!过了一阵,巡逻的保安才听到,一束强烈的手电筒光照到我身上,我用手挡住眼睛,尽量镇定的告诉他们:操场上有一具尸体。保安也惊愕得说不出话来,然后,一个保安去查看现场,另一个保安用对讲机呼叫保卫科。我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

然后,我被带到学校保卫科,身子一直在颤抖,一位保安给我倒了杯开水,喝了后稍微好一点。此时,保卫科里已经相当慌乱,我看到人们进进出出,不停的打电话,事态很严重。不一会儿,警报声传来,接着进来几位警察,保卫科的人跟警察说了一会儿。警察礼貌的请我跟他们回去做笔录。坐上警车,心跳得厉害。到了公安局,我被交给另外的警察,被带到一间只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的屋子。门被锁死,我一个人在里面。过了很久,我困得厉害,正准备合眼,只听见门“咚”的一声开了,两个警察把我弄醒,然后开始揍我。

拳头如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所有地方,我毫无招架之力,眼镜也被打落在地上,还听到碎裂的声音。开始我还大叫“干嘛打我……”,后来只有痛得哇哇大叫。打了很久,我感觉手脚都已经与身体相分离,眼睛肿得老高,嘴里面吐出来的全是血。我痛苦的倒在地上,我想,我快死了吧……

醒来的时候,在医院。睁开眼看到的是我母亲,可是恐惧感还未消除。

母亲说,有两个警察不知情,打错了人,幸亏学校保卫处打电话去要人的时候才发现。

法医来给我验伤,然后,找市公安局索赔,我们已经做好了打官司的准备。市局比较配合,当天打我的警察也来医院看望我并赔礼道歉,据说他们受到了相应的处分。赔偿的方案经过我们双方磋商,共计赔偿人民币7.5万元。

1个月后,伤好得已经差不多了。我休学一年,开始呆在家里。

在雅虎的台湾聊天室里,我认识了一个台湾的朋友,名叫梁安伟,比我大3岁,我称呼他为伟哥,在家办公,算SOHO一族。我给他讲重庆的火锅多么好吃,重庆的姑娘多么的漂亮,,伟哥给我讲台湾的小吃和风土人情。伟哥盛情邀请我去台湾旅游。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坐在客厅看电视,放广告的时候,我对父母说:我要去旅游。母亲问:去哪儿?我说,台湾。看得出来,父母都不的同意,毕竟太远,那边又没有任何亲朋好友。

我说,那边有一个认识不久的朋友,可以照顾我一下的。

看我这么执拗,父母都不得不答应。

接下来的3个礼拜,办好了入台许可证等必要证件,带上一张可以刷新台币的招行信用卡,我出发了。

台湾:环岛旅行

执意不要父母送我,独自一人到了上海,1月8日下午3点,坐上了去台湾的飞机。上海到香港花了2个半小时,接着,转飞至台湾,2小时后到达桃园国际机场。我飞机的邻座是个穿白衬衣的漂亮姑娘,一直在用Ipod听歌。直到广播里传来“各位旅客,还有10分钟我们即将到达桃园国际机场”时,我才鼓起勇气搭讪。

居然很顺利的知道她的名字叫简若宁,新竹人,在大陆念书。她还告诉我她家里的号码,热情邀请我去玩。

一定会的,如果我路过新竹。

下机时我看表是晚上8点20分,走出机场,看见接机的人群黑压压的一片。终于找到一块牌子上写的“陈华”,我走过去,伟哥立马认出了我,并给我一个热烈的拥抱。

乘坐机场巴士到台北市,当晚住在伟哥家。

第二天早上,伟哥带我去附近的一家永和豆浆店吃早餐。此时正是上班高峰期,吃早点的人络绎不绝。在排队领餐时我试图用自以为不错的台湾腔讲话,结果收银的MM却笑眯眯的对我说:欢迎您,先生第一次来台湾吧?

吃完早点,伟哥开始帮我规划旅行线路,他说台北的圆山地区有忠烈祠,站岗的仪仗队交接仪式很有看头,还有蒋公住过的士林官邸,晚上可以去华西街夜市。去嘉义可以看阿里山,南投县的日月潭也是必看的。在东海岸还能体验原住民的风情。

伟哥还说:台北市区及周边的景点可以陪我一起玩,其他县市就要坐火车或旅游专车去了。

我合上地图,说:伟哥,骑自行车环岛一圈可以吗?

啊,伟哥惊奇的看着我,想了一会说,这个季节怕不好找旅伴哦,自行车环岛游最好是人多一点,夏天的时候人会很多,骑起来也比较有趣。你一个人的话,怕是会很麻烦哦。不过,你真想环岛游的话,还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伟哥说,坐火车。台湾现在有卖14天环岛火车票,学生有优惠但只能在10天内使用,环岛票可以搭乘任何车种,自强号是最舒服的。可以自由挑选7个车站下车,支线火车则是免费的。

在伟哥的帮助下,花费1000元新台币买到了环岛学生票,1月10号早上9:30在台北火车站登上火车,正式开始环岛游。环岛票并没有在票上写具体的座位,需要上车前在柜台划票,这个季节乘火车的人不多,我划了一个靠窗的座位。每节车厢只有8个位置,很软很舒服的座椅。火车很快就驶过了桃园县境内,才30分钟左右就到了新竹,这是我的第二站。

新竹火车站修得很漂亮,巨大的圆顶、塔尖,很典型的欧式建筑风格。走出火车站,给简若宁打了个电话,正好她呆在家里。几分钟后,只看见一辆摩托车朝我驶来,那人取掉头盔,正是简若宁。

新竹离台北不远,但整体的感觉却大相径庭。没有台北那么喧闹,楼宇也不太密集,公路两边的房子漆成了白色,眺望远处还能看到欧式建筑以及中国老式房屋。彼时温度有17度,浓雾刚刚散开,阳光放肆倾斜下来,像是春天。而重庆怕是低到了5度左右了吧。

那个冬天我都干了些什么
本照片拍摄者"索马里皇帝" 来源:"埃塞俄比亚博物馆" 已经过拍摄者授权

为了让我看到漂亮的风景,简若宁掉头拐入一条支路,向上走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一条山路,路面很窄只能让自行车和机车开进去。彼时虽无繁花盛开的景象,却可见两边树上还未掉落的红色、褐色树叶,与蓝天白云及树下的绿草地交相辉映,十分漂亮。远处山峦起伏,只看到上面覆盖着低矮的灌木和深色的草甸。机车缓慢的行使,迎面吹来略带寒意的风,顿觉神清气爽。

见到了简若宁的家,是一栋3层独楼,修在一片树林之中,周围花草树木的品种及平日的照料都能看出主人的用心。中午在简家吃饭,爷爷是个很有趣的老人,给我讲他当学生的时候如何激进、如何热血的走上街头抗议XXX。谈到台湾现今政坛,老人也热血不减当年。看我对政治兴趣不大,老人立马转话题,给我介绍新竹好玩的地方。新竹临海,海边有渔港、防风林、看海公园、海天一线看海区、港南风景区、红树林、风情海岸、南港赏鸟区等,这一条线是连在一起的,长约17公里,可以骑自行车一次逛完。

那个冬天我都干了些什么

照片说明:新竹的17公里海岸自行车道,能看到远处风力发电机

本照片拍摄者“哈薩衛” 来源:“In Life” 已获得拍摄者授权

骑自行车是我最大的爱好。吃饭完,休息片刻就迫不及待的出发。我们在渔港附近一家店铺租到了自行车,因为天气好,租车铺生意也不错。其实不用简若宁带路,跟着那些骑车的年轻人,开始体验17公里的海岸自行车道。这一条线诚然是大自然杰作,当地政府的巧妙规划也功不可没。我看到了壮阔的大海,它在冬天是这样的宁静,随处可见的还有矗立的风力发电机,经过一段沙地时可以看到低矮的植被。长长的堤岸延伸到很远的海里,似乎融为一体。络绎不绝的人们蹬着自行车如此亲近大自然,谁能举出比这更和谐的画面吗?

下午五点,骑回渔港还车。简若宁和我都是汗水涔涔,简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爷爷正在亲自下厨弄菜,打算晚上做一顿台湾风味的火锅给我接风。我说,你知道吗,其实我要走了,尽管很不舍,新竹的风景很好看,更何况还有你这么好的姑娘陪我玩,可是,我来这儿注定是要离开,停留太久我怕会更舍不得走。

回到简家拿行李,老人极力挽留我,说要和我彻夜交流。

对不起,尊敬的爷爷,我只是个匆匆过客……

简若宁载我去火车站,赶上了晚上6点40的火车,一个小时后到达嘉义。

嘉义是座很大很现代化的城市,走出火车站就感觉到了忙碌。根据伟哥的指点,找到了一家劳工育乐中心,开了一间很便宜的单间,卸下行李,出门吃饭。出门之前,咨询了劳工育乐中心的工作人员,她有心给我这个大陆客展示嘉义伟大的美食,一口气列举了:天观珍饼铺、阿良铁支路便当、巴塔爵美味料理、喷水鸡肉饭、恩典酥本铺、德铭饼店…… ,特别提到文化路的夜市,因为现在正好赶上夜市开场。

那个冬天我都干了些什么

冬菜虾仁蛋黄 图片来源:网络

步行至夜市,虽然天刚黑,路上却人满为患,很有在重庆吃夜市的感觉。商贩的吆喝声及食客的嘈杂声不绝入耳。嘉义夜市最出名的是郭景成粿仔汤、喷水鸡肉饭及冬菜虾仁蛋黄。吃喷水鸡肉饭最正宗的是七彩喷泉池旁那家店,我赶到那里,外面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生意之火爆,由此可见一斑。至于那鸡肉饭的味道,真是名不虚传,入口爽滑香嫩,口感极佳,能品尝如此美味,夫复何求?吃完鸡肉饭,打了个饱嗝。惦记着郭景成粿仔汤及冬菜虾仁蛋黄,不得不在夜市逛了一圈,希望快点消化。后面再也忍不住,同时叫了郭景成粿仔汤、冬菜虾仁蛋黄,肚子竟然还能继续吃。先说那冬菜虾仁蛋黄,原汤是嫩鸡与虾仁所熬,然后加入蛋黄及冬菜,捞起后碗里红黄绿色都有,吃一口则是妙不可言,只能叹此菜色香味俱全。郭家的粿仔汤鲜美可口,而且还是纯米现磨。

在嘉义的第二天,下雨,天气骤然变冷。在劳工育乐中心看了一整天的电视,晚上仍然在文化路的夜市吃饭。第三天,雨没有停的意思。看来去不成阿里山了。

离开嘉义,下一站本是高雄,在到达高雄之前,我在一个不知名的小站下车。转乘一列支线车在乡间穿越。我曾经去过贵州、云南及湖南,火车不停的在一个又一个隧洞中穿过,长时间的黑暗环境让人压抑,好不容易摆脱群山深涧到达平原,可又只能看到千篇一律的山和荒草地,于是压抑又被重新唤起。踏上这辆支线列车,车厢里人十分少,稀稀拉拉的,我看见了用粤语交谈的香港人(或者广东的?),还有5名端坐的日本人。我费力的听香港人聊天,似乎听到了一个词“林间”,十几分钟后,列车果然穿进了森林里。这下正值雨后初晴,森林里被洗得很干净,轨道两边的树木整齐而密集,阳光从上面倾斜下来,照在地上斑斑点点。穿越在这静谧的森林里,所能听见的只有火车轰鸣的声音,是不是可以看到群鸟忽的从林间飞起,扇着翅膀飞向远处。还未看够风景,火车驶出了森林。

那香港人用蹩脚的普通话告诉我:处于保护环境的需要,台湾大部分建在森林里的铁轨都已经拆掉了。这是目前唯一一段保留的森林线路。

在某个小站下车后,转乘一列支线列车至高雄。高雄号称台湾第二大,是座极具现代化特征的大城市。物价高的吓人,市区的宾馆都在1000新台币以上。走在街上,和上海无异,失望之感可想而知。

照例去港口附近闲逛,看到一座两层的红砖洋楼,原来是清朝时英国人修建的领事馆。墙壁上还悬挂着英国国旗,馆前的几棵树都掉光了叶子只剩枯枝。

在高雄呆了几个小时就决定离开,入住的宾馆退了一半的房费。我赶到火车站,坐上了主线列车,自强号,开往台东。

台东地势崎岖,无数河流将地形切割得支离破碎。整座城市呈不规则形分散各处,可以看到原住民的独特风格住宅。在台东的青山农场,看到了遍布四野的樱花,彼时正是花开时节,风吹之处,花边跌落,煞是好看。不过,在后来抵达花莲后我发现,台东的一切锋芒都被花莲所遮盖。花莲是这样一座城市,它拥有现代化的建筑和设施,同时保留了原住民的建筑。花莲的夜市让我想起了嘉义,飘香的铁板烧烤,诱人的山珍海味。除了大饱口福,花莲的夜市还有美景可看,此夜市建在公园内,亭台楼榭,水流阵阵,还有人坐在草地上弹吉它献唱。吃完夜市,顺路走到南滨公园尽头,一边听海涛,一边看夜景。彼处夜景虽不如重庆磅礴大气,应着大海,却也错落别致。

1月16日,离开花莲,环岛的火车载着我游历7天,终于回到了台北。台北同样是一座让人压抑的大城市,视野所及的大部分都似曾相识,我只觉得我面对的是复制品。

为纪念蒋公修建的中正纪念堂吸引了很多像我这样的大陆、香港观光客,我不想评价蒋公功过是非,只觉得这宫殿和北京的相差无几,难道蒋公后人收复大陆之心不死?

忠烈祠更是依照北京故宫太和殿修建,没有任何看头,唯有站岗哨兵交接仪式很威武。

台北公园很多,阳明山国家公园、南港公园、大湖公园、关渡自然公园、北安公园……虽然各有特色,我兴趣不大。

去淡江大学逛了下,在黄昏的时候和一群人一起体验淡水八景中的“黉冈远眺”。

1月19日,告别伟哥,回到上海,转机回重庆。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那个冬天我都干了些什么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请点击激活左边的按钮后再提交评论

表情

请单击上面的框后再提交。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1)

  1. 好长,还是看完了!很向往那种坐火车旅游~
    truanty2008-11-12 21:30 回复
    • 是的,我很向往坐火车环游台湾岛,不知什么时候可以实现这个梦想
      陈 华2008-11-12 21:34 回复
  2. 你的YY症没好就出院了,危险,危险
    一剑2008-11-13 09:14 回复
    • 俗话说得好,手淫强身,意淫强国
      陈 华2008-11-13 10:28 回复
  3. 我日,写的太逼真了...你是不是喜欢庄子
    aben2008-11-13 11:16 回复
  4. 和简若宁怎么没有...,捐精报国啊
    overwhelming2008-11-13 19:26 回复
    • 呵呵,简若宁这个名字取自于我很喜欢的一本小说“学长”,对她保持相当的敬意
      陈 华2008-11-13 22:33 回复
  5. 啊,这是阴差阳错我居然找到这里来了 尸体? 尸体!? 尸体!?!
    索马里2008-11-13 20:53 回复
    • 感谢师兄提供漂亮的图片!
      陈 华2008-11-13 22:34 回复
  6. 看了题目顿时让我想到蒋峰的书名,《去年冬天我们都在干什么》
    龙倚腾2008-11-16 22:14 回复
    • 哈哈,正是借用的蒋峰老师的书名
      陈 华2008-11-16 22:1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