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会存在打不开的情况,可换个时间再访问。

hansey与郭敬明的恩怨

生活随笔 陈大猫 656℃ 0评论

伪医生按:在复习生化的这个晚上,实在累得不行,不是因为我刻苦攻读医学而累,而是我完全看不懂这本书写的什么。于是,从书架上随便取出一本装帧很漂亮的书,叫做《岛·锦年》,这是我高中时候买的,郭敬明主编的一本杂志。高中时代特别喜欢郭敬明,这本《岛》系列更是每本都买。认识郭敬明的同时,知道了一个人叫做hansey,当郭敬明还在四川读高中,出版《左手倒影 右手年华》时,hansey就帮郭敬明设计了封面。在我看来,hansey绝对是一个艺术家,他设计的封面很漂亮,很有视觉冲击力,他拍的照片都是那种很辽远很能勾起人心思的画面,总之,我极为欣赏hansey,甚至超过了郭敬明。2003年,hansey考到上海师范大学,正式加入到郭敬明组建的《岛》工作室,担任《岛》的封面制作与美编等工作。可以说,《岛》的成功离不开hansey,因为在他的妙手设计下,这本书充满着非常时尚的感觉,漂亮的画面和扑面而来的闪亮色彩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后来,我上了大学,已经不再喜欢郭敬明,也不再关注他的新闻。也忘了hansey。

在今天晚上看《岛·锦年》时看到七堇年写的《远镇》,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作者,文字干净透彻,叙事能力很强,感情充沛。在网上搜索七堇年的消息,一路走到了郭敬明的博客,看到最新的一期《岛》,发现目录里在没有hansey的名字,感到颇为奇怪。再深度搜索了下,终于发现,hansey与郭敬明已经分道扬镳了。郭敬明指责hansey不负责任,过河拆桥,忘记知遇之恩等等,而hansey则认为郭敬明做事不厚道,拖欠版税,煽动内讧等等。说实话,hansey得以成名,确实是靠郭敬明的发掘于重用,但是郭敬明想hansey一辈子当自己的义工,恐怕确实不厚道了点。我不想八卦到仔细去分析他们的恩怨,但是对于这个事情,我说的是,能走到一起是大家的缘分,而分开也是不得以的事情,既然如此,大家都各走各的吧,多说也无益。hansey是真正的才华横溢,希望他倾注心血办的《Alice》能够畅销。

对于关注这场八卦的读者,下面的文字也许能让你们满足:

郭小四回应hansey、不二、晴天出走事件之:
      元气小子和药罐子先生以及满腹牢骚先生都回来了
    话说什么困难都会过去的。元气小子也回来了。
    但是同时回来的还有药罐子先生。
    下面的这段文字,会让大家感觉身体不适,所以,请选择性阅读(……)
 
    话说一个月前,我就觉得喉咙里不舒服,当时觉得是扁桃充血,过几天就好了。结果一个月了还没好。一星期前,我被早上的剧痛弄醒,迷糊中我走去洗手间,对着镜子张开口对着我的喉咙看了看——恩,怎么说呢,里面有一个血肉模糊的,上面有脓水和不明混合粘稠液体的,一团肉……(谢谢)。
    于是我每天早上就被剧痛弄醒,剧痛无比,吐血吐痰,那股味道……我一天要刷五次牙……然后吃口香糖……(我并没有夸张,你们也别以为我坐在电脑前面还能更新日志我就身体健康活蹦乱跳,事实上,我今天从公司门口下车到走进大堂电梯, 10米的距离我走了一分钟……这个稍后再讲……)
     我每天喝水,喝稀饭时的感觉,怎么形容呢……你们吃过红毛丹吗?就是那种像是刺猬一样长满了长刺的水果,对,我每天吃东西,当食物经过我的喉咙,就像是在吞整颗没有剥皮的红毛丹一样……
    又或者,就像是把一只大闸蟹,连壳带肉一起咬碎,然后吞下去……
 
    说到大闸蟹,前几天落落这个长久蜗居在家的化石一样的女人,终于出了家门,来我家欢聚,但是吸引她的并不是我,而是我买的蟹。
    路上我发消息告诉她到了我家的话在楼下星巴克等我,我马上就到,我去痕痕家拿蟹。结果她回我:“蟹蟹!”
    ………………谢谢!!
 
    话说我和落仔也好久没见了,除了一个月前在钱柜两人喝得东倒西歪摇摇晃晃之外,就没有出来玩过。除了每个月去她家催稿的“欢聚”……她那条被她当作守护兽一样养在家里的巴顿,往往门一开就是一道白光闪过,然后就看见眼前痕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它扑倒在身下,惊叫娇喘不停……
 
    不过吃蟹的时候也聊起最近的关于我们的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新闻,我调侃她“新闻上不是说你因为背叛我和最小说团队而受不了舆论的压力而躲在家不愿面对任何人吗?”她翻白眼问我:“新闻上不是说你围追堵截在我家楼下吗,快去我家楼下。”
    不过随意吧,反正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作文教室依然会是我们两个人渣的天下……
 
    OK,我要说回药罐子先生的话题,除了喉咙之外,前天,当我从床上睡醒的时候,我莫名发现我的脚扭了……睡在床上,我的脚扭了……估计在梦里我去了趟峨眉山,爬完再回来的……
    助理小叶帮我买了一种新的擦的药膏,就像是果冻一样,非常透明,又香……我莫名惊诧,感觉记忆里不是应该还是散发浓郁气味的狗屁膏药吗……难道我老了?!
    而喉咙的问题,我也买了一大堆的药,要是再不好,我就准备去医院开刀了。
    于是每天我的包里都放着各种药丸,而我的签名档也改成了“我助理最近在药店上班”。
    最近一个月忙得死去活来,原因和大家在媒体报纸上看到的一样,因为团队里有人离开,所以最小说和岛的工作量一下子变得很重。对于hansey的离开,我很伤心我也很难过。我难过的地方并不在于没有人帮我了,也不在于我的工作会变得很重很难短时间里面适应,而是你对媒体所讲的那些伤害我的东西。你说我一直拖欠着你的版税,但你为什么不说是因为我也没有拿到春风给我的版税呢?你并不是没有和我一起出席过签售,你并不是没有看见过我因为读者而感动得哭,但是我被读者围在车里走不了的时候的一句“我们看上去好像是压着人群过去的哦”玩笑话,被你在博客里写成“他敦促司机从读者们身上压过去”,而当落落不愿意离开我们团队,而来找我商量的时候,变成了你日志里形容的“只有无义者道貌岸然、借刀杀人,背地里狼狈为奸作龌龊勾当。”
 
    你一直在抱怨着数落着我的不好,我对不起你的地方,那么你有想过你自己做过的伤害我的事情吗?当你说你不愿意继续做岛了,你要念书没有时间的时候,我相信你,我冒着有可能赔偿巨额赔款的风险和春风谈判,我告诉他们hansey要念书,没办法继续做岛。可是隔天,你告诉我需要你做岛可以,给你11万的版税。然后之后每一本岛,做的时候就给钱,无论春风有没有给我。
    后来想想,我觉得你是对的,无论春风有没有给我钱,那个是我没有本事,是我的责任,你们的钱是我答应给你们的,无论我有没有拿到。
    可是结果在我把钱从我个人的帐户里转给了你之后,就在《岛9》还有15天就要出最后的印刷菲林了的时候,你打电话告诉我“我告诉你一声哦,岛我不做了。”然后第二天,你就在自己的博客上贴了你做的新杂志的预告。
    而之前,我每次打电话问你进度,你都告诉我处理得差不多了,有空给你看看,很漂亮。或者我看了新闻,说你要做新杂志,问你的时候,你说从来没有过,那是新闻瞎写。
    我接到你电话的时候我觉得心灰意冷。
 
    我从来不愿意在公开的场合讲任何的事情,任何人的是非,这么多年,我就是这么过来的。之前的各种新闻,抄袭也好,奢侈也好,商业化也好,虚位也好,狂妄自大也好,被人骂不要脸也好,我都从来不愿意回应,因为我知道我身边的人,熟悉我的人会了解我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这次,却真的像是石头压在我的心里,很多个晚上都觉得喘不过气来。
    所以这一个月,我,阿亮,痕痕,我们的新美编小西,我们每天加班到晚上12点1点,整个写字楼只有我们公司的灯亮着,只有我们在电脑面前忙碌,这些都是因为你的突然离开。有时候看见小西趴在桌子上睡着,或者阿亮因为加班太晚而错过地铁回不了家,就倒在我家沙发上和衣睡觉,我看着他们我都觉得很心痛。这个世界并不是只有一起享福而不能一起患难的朋友的。
    在我心里,曾经的你就是我这样的朋友。只是眼下,我再也没有办法回到过去。我现在心里的愤怒和难过几乎同样多。我只希望以后漫长的时间里,我渐渐地不再对这些充满愤怒,剩下的只是淡淡的难过,以及对过往日子的追忆。
    希望你好好地发展你的事业,既然是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你的我的,所换来的,就好好地珍惜。我也好好地做我的事情,我还是当年那个为了理想而奋力拼搏的从小城市来的小子,我依然希望做出更大的事业来。也希望你一直都是那个和我一样,当年从小城市一起来到上海,怀抱着理想,充满了才华与激情的hansey。
 
    而至于其他的人,不二和晴天,我想说的是,当你们在抱怨我经常扣你们工资的时候,也请记得我因为你们某人工作失误而当着全公司的面扣了你500块而私下悄悄给你1000块的事情。也请在抱怨我吝啬太在乎金钱的时候,记得是谁,在每一次的外出吃饭,打车,看电影,聚会,唱歌,游玩,去外地旅游,是谁在每一次一声不吭地付钱。也请你们在抱怨工资没有其他同事高的同时,记得痕痕和阿亮跟了我整整4年了,她们从我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开始跟我一起打拼到现在,我们曾经一起挤在今天看来非常简陋的环境里,我们曾经一起坐过公车坐过地铁,我们也曾经一起因为没有钱打车而深夜走很长的路回家。当我们一起经过了这么多的患难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她们的工资比你们刚进公司一年不到的人高有什么错。
    如果说对于hansey的离开我是真的痛彻心扉的话,对于你们的离开,我觉得是对的。我希望我的团队都是热爱着这份工作的人,大家都是很拼命想要完成更好的作品的人。而不是需要在上班时间请假去日本看偶像的演唱会,而且还需要公司开证明保证“公司承诺回国后依然保留其职位”的人。
    而更可笑的地方是在于,我刚刚看到了你们团队对外的新的新闻稿,上面,不二,晴天,你们的名字后面括号里是“原《最小说》文字编辑,原郭敬明官方论坛“刻下来的幸福时光”版主,拥有极强的人脉与作者资源”。你们都不觉得可笑吗?这些你们强有力的在新的团队新的出版社的能力,是谁带给你们的呢?为什么只记得我没有给过你们什么,而全部忘记了我给过你们什么?
    最让我生气的更是在于,新闻稿里对外宣称整个《最小说》郭敬明团队的核心都过去了,里面除了hansey外,哪一个是《最小说》的核心?看到在LAKITA和瞿尤佳这种陌生到几乎在最小说上就只用了一两张图的作者,也竟然会在后面的括号里写“最小说人气作者”。
    而你们宣称的《最小说》核心都去了你们那边,那么,留下来的落落,七堇年,年年,痕痕,阿亮,我,SK,朱古力,林汐……还有更多更多的人,这些人,是什么呢?是《最小说》里不重要的边角料吗?
    而且,你们一直口中看不起的,觉得又商业又没艺术价值的《最小说》,为什么还要践踏着它往上爬呢?宣称你们是一个你们自己都看不起的杂志的核心队伍,你们觉得光荣吗?
    企图践踏着别人而往上爬的人,其实这样的动作,只会让别人看见你们踩在别人身体上的那双脚,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意义。
 
    好像说了很多平时的自己都不会说的话。
    我也不敢回过头去看自己都写了些什么。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外界的新闻有所回应。过几天应该就会删除掉。也请不要来问我任何关于这个事情的任何问题。
 
    落落最新的专栏里写:当我爬上参天树木的顶端,地平线处传来远古时代的声音,它在说,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我在看到的时候眼眶发热。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也一定要这样。
 
    这些过去,既然都发生了,那就发生吧。未来的路上,我还是会和我的朋友们携手前往。不松开我的手的人,我永远都不会松开他们的手。可能依然会遇见很多的困难,依然会遇见很多的挫折。甚至可能依然有人不断地离开,最后我独自一人,但是我还是会坚持我的梦想,同时也相信并不是所有人的内心都是冰冷的。也许这种冰冷,来自我们彼此的猜疑和不信任。在我们的人生里会遇见很多的人,告别很多的人,然后再与完全陌生的人相逢。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死的时候,呆在我们身边的会是谁。一定不是我们的父母,而我们也没有兄妹。我们剩下的只有彼此珍惜的朋友。
    希望你也和我一样怀着这样的心情。我曾经最真心相待的一个朋友。我会记得这些年你帮助过我的所有,也感激你这些年陪伴在我的身边与我分享开心和难过。这些事情,是无论发生过什么之后,都不会变化的,永远留在我们生命里的印迹。希望当我们更加成熟,更加稳重的时候,都能平淡地面对这些,把这些看做是年少轻狂的代价。
    曾经真心地想过为你带来很好的生活,无论你是否相信。
 
    与君同舟渡,达岸各自归。简书漆干未,黯然双泪垂。
 
 
hansey回应郭小四:
       因果
    就在两天前,接到记者电话,问起你的近况与我跟你的关系。
    这是我不想面对但无法不回答的问题,我想我只能说我们私下还会聊聊天叙叙旧,没有那么剑拔弩张的对峙。
    无非是想不想让无辜的读者继续生活在猜测和失望的情绪当中,这不是你也不是我的初衷。
 
    我本来以为事情已经过去,但是现在你却跳出来指责我的种种不是。
    说真的小四,我可以在媒体面前说尽你的坏话,说你是曾经施加在我身上的压力和责难的各种细节,当然,出发点不仅仅作为朋友,哪怕是普通人,都不会觉得你的做法有你所说的那么善良无辜。
    可是我选择的是粉饰太平,我说你可能缺乏管理经验,那么你呢?需要避重就轻地把所有罪责推卸在我身上,完全看不到自己曾经做过什么样的事情吗?
    我一度觉得你因为善良单纯而残酷,你可能自己也认不清楚自己。
    但愿至今为止我还可以这么认为,你只是因为一时的冲动和懊恼,才又办起跳梁小丑的角色,出来上演这场亲者痛仇者快的大戏。
 
    我不会忘了因为我自己的相机像素不够用跟你商量想让工作室帮我买台新相机,被你赶出工作室流落上海街头的那个晚上的心情。
    不会忘了你在我父母第一次来上海看我,请你吃饭的餐桌上对我敲桌子指责,让我母亲默默流泪的那一顿饭。
    不会忘了你肆意践踏我的自尊,对外宣称antares是某某的代称,利用黑木对我的仇恨,削弱我在公司的威信,开会一次次批斗我,把我的作品雪藏半年,就仅仅因为我“不听话”。然后再把黑木一脚踢出公司然后把责任推卸在我身上,导致她现在还在恨我。四处散播我做人事多么龌龊。
    不会忘了你威胁我说不续签合同你就不会给我钱,我也找不到什么人帮我维权,仅仅因为我最初认识你,相信你,和你之间都是口头的君子协议。
    不会忘了你表面说沉默是最高贵的品格,私下却利用和某网站高层的私交封掉我hansey搜索的关键词试图再次雪藏我。
    不会忘了你说你在出版界无所不能,让我警惕不要做一做新的丛书不久便会垮掉。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像一面镜子,因果相报,善对应善,恶对应恶,你对我的知遇之恩,我一直放在心上,也曾经放弃学业全心工作作为补偿。
    然而这些诸多恶的因,我该用什么样的果来回报?
 
    我时时刻刻在检验自己的作为,是有哪些没有符合一个善良的人应有的标准,也会因此羞耻、检讨,坚持改正。
 
    而你在指责所有人,唾骂所有人,宣扬自己的无辜的时候,有没有揭下过自己的画皮,看看你的青面獠牙已经到了多少狰狞的程度!
    你竟然已经是一连母亲去机场都不肯亲自送,说有司机在我去干吗,还有脸在blog里大谈父爱母爱吗?也许她可以原谅你,但作为朋友的我不能!
    还有什么资格要求所有的人把他们的纯朴、善良、忠诚、真挚的感情奉献和附加在你的身上!
 
    如果这篇日志被删,便是更加荒谬可笑的事情,那我也可以做到绝情绝意。
 
    我本来还在担心,记者发布会上无人提问场面尴尬,不过这次好了,他们一定有大把大把的问题等着问我,而我现在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是小四,还有小四的读者,你们真的觉得我愿意这样?
 
    本来一个融洽、真挚的庆生会,被你这一篇“雪中送炭”的日志变成了一场矛盾问答,让我想想都觉得心痛。
 
     可能真的是像你说的,你的影响力够大,才会所有的媒体都想来讨伐你。既然你连一个粉饰太平的机会也不给我,我也不得不因为你的出位演出,再次“利用”你一次了。充分扮演好你事先帮我规定好的妖魔化的角色,也算是对你最后的报答。
 
    至于你颇有微词的晴天和不二,我想说,她们对待工作认真负责,虽然有些时候有脾气,但绝对会完成好每一项任务。只是缺乏一些你所需要的狗腿精神,不肯在你的笔下娇喘罢了。
    然而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堂堂生活在世界上,有自己闪光点的人,不是你的奴隶。
    我已经真得看厌了你表面感情充沛,实际上杀人不眨眼的游戏。对于你所说的感情、缅怀、年少轻狂的代价,既然你选择放下。我还有颜面提在手里吗……
 
    看到自己新的作品,很想第一时间和你分享。
    希望三五年后,一切都会过去,你我还能坐下来喝一杯饮料,聊聊我们各自的失败和伟大。
 
 
郭小四关于《因果》的反击:
      我用所有报答爱
 
    看了你日志里的种种指责,我决定了删除我所写的一切的东西。我还是选择对你所说的那一切保持沉默。以后你想写什么,我也不回有任何的回应了,这些被你的记忆和你的记恨所肆意篡改的往事。既然你只记得你“被我赶出家门流浪街头”,我也就不想再提醒你在你负气出走之后,我们所有人担心焦虑,不停找你,而深夜里打通你的电话后,你只告诉我们你在一个朋友家不想回来。

    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一个人无论何时与人相处,内心都是带着恨,记忆里都是黑暗的往事,那么他并不会幸福的。

    我愿意保持沉默,无论别人会说我是虚位也好或者无言以对也好。反正所有的事情,在共同经历过的人心中,都会有自己的衡量。愿意相信你说的那些的人,我无法让他们不相信。

    只是我还是愿意重新做回以前的那个我,对任何的非议和指责沉默以对,我会用时间和我的努力去证明所有的东西,这是多年以来一直的我。我终于可以像以前一样勇敢而沉默,因为你对我来说,现在已经变成了面目全非的陌生人了。

    但是我还是会在心里记得落落说过的,当我们爬上参天树木的顶端,地平线处传来远古时代的声音,它在说,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唯一一个我要辩驳的,是你在日志里说我不送母亲去机场让我的司机去接送,说我不孝顺不可原谅。可是你并不知道那天我高烧在家,几乎起不了床,母亲如果不是赶回四川有急事她就留下来照顾我。我妈妈看见我躺在床上一直冒汗心急如焚,她爱我,她死活不让我送机。我对父母沉重的爱你永远无法了解,所以你没有任何立场来指责我“不孝,我不能原谅你这样对待自己的母亲”。任何的事情我都可以忍气吞声,唯独这件事情不可以。
 
 
 
hansey回应:
         
UNforgivable SINNER
 
      Be a MAN !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hansey与郭敬明的恩怨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请点击激活左边的按钮后再提交评论

表情

请单击上面的框后再提交。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16)

  1. UNforgivable SINNER Be a MAN ! 真无力 不过总感觉不出他们在吵架 都是高手呢
    2008-01-22 19:45 回复
  2. 回ming: 明老板说到点上去了。 高手过招,往往就是这样的,杀人于无形之中。
    陈 华2008-01-22 19:54 回复
  3. 不作评论~ 说不清的有些事~ 人们争论的事往往是不值得争论的~
    周大姐2008-01-25 12:21 回复
  4. qiang
    kjd2008-05-31 11:43 回复
  5. 真是太八卦了,我喜欢
    xuyangbsb2008-06-09 06:17 回复
  6. 我真的喜欢hansey。肉搏让我觉得残忍。
    纳莉妮2008-12-27 22:39 回复
  7. 也許對於你們的恩怨我們這些人只是一群旁觀者,但是作為旁觀者的我們都覺得這樣的撕殺很殘酷,我們也不想指責究竟誰對誰錯,希望這場没有硝煙的戰爭可以早日結束,也希望你們早日复合。。。 小四,我們相信你 小四,我們永遠愛你 小四加油```
    終愛→小四2009-02-02 16:34 回复
  8. 如果相对于文字与图片. 我更喜欢图片.  因为它更真实地表露一种心情.
    332009-02-07 20:00 回复
  9. 为什么喜欢小四的都是脑残体?~ 他是个无耻的人 LZ 你想简单了 我从来没有像对郭敬明一样恨过一个人。有很多个人的原因 我文学搞了十几年,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无法容忍郭敬明玩弄文字欺骗青少年尚未成熟的心,如你所说,你们只要看到了喜欢的书都会看。这很正常。但是如果一个人,一个对于政史人生和世界没有基本了解和文学素养的人,利用青少年的无知来塑造自己的文采。那是文坛的羞辱。我恨他,弄脏了中国文坛。 我也看不起他暴发户的嘴脸。我看不起一个乡巴佬拿着CK,prada没命的炫富,让人感到恶心。更让人痛心疾首的是面对他自己家乡十万生灵,他捐的钱比狗钱都少啊!我恨啊!我恨孽畜当道,世事无情! 我更看不起的,是他利用无耻的抄袭和欺骗掩饰自己的无知与低贱。众所周知,一篇文章之精髓,在于思想与感情。一篇小说之精髓,更要有情节的跌宕和描写的细致。纵观他的文章,稍能体现人性和思想的地方,都是拙劣且不可否认的抄袭(不承认的自己去看经典贴,NC勿扰)。他浅薄的阅历遮挡不了他膨胀的虚弱,于是他卑劣的偷盗了别人的成果。 我反对他,我不会只是说所。我是要还给这个世界起码的是非和文坛的正直。我要对得起我的良心。哪怕牺牲再多,在所不惜。
    萧邦2009-05-01 02:04 回复
    • 我开始想说你去死,不过后来觉得你会骂我。 你永远不会体会和理解到郭敬明带给我们的感动和道理。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文章的价值。现在的他是有些浮躁。可是一定会好起来的。 你是一个搞文学的人,可是你的文学感动不了别人啊。可悲。
      AYUE2009-07-21 00:23 回复
    • 你是嫉妒郭敬明吧,做了十几年的文学也没出头.............
      韩子乖2010-10-09 20:02 回复
  10. 我曾一度很喜欢郭敬明,因为岛。去看 他的小说 ,因为岛。而如今,看到他的最小说,觉得很病态。如果不是里面还有我喜欢的七堇年,我想我根本不会去注意它。我欣赏hansey。
    flowers2009-06-20 21:08 回复
  11. 我也曾一度很喜欢郭敬明,因为岛。去看 他的小说 ,因为岛。而如今,看到他的最小说,觉得很病态。如果不是里面还有我喜欢的七堇年,我想我根本不会去注意它。我欣赏hansey。强强相遇,难道只能是两败俱伤?
    name unknow2009-06-28 13:34 回复
  12. 佛说,放下吧。各有执念。 这样不见血的厮杀,身在其中的你们,其实比谁都痛,不是吗?
    rhymesea2009-07-05 10:04 回复
  13. 真希望小四和hansey早日和好
    浅唱_安魂曲2009-10-30 09:35 回复
  14. 不喜欢郭敬明 但绝对欣赏hansey 支持hansey
    sssherryyy2010-01-02 20:5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