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会存在打不开的情况,可换个时间再访问。

重庆新桥医院小记

生活随笔 陈大猫 139℃ 0评论

上个礼拜,我的姐夫因为一些问题到重庆新桥医院看病,住院。寡人考完试,便马不停蹄的去医院照料他。

新桥医院从外观上看呢,比我们重医附一院磅礴,占地面积很大(郊区,地很便宜),但是不如附一院漂亮。在这点上,寡人觉得还是新桥医院做得对,外观漂亮与否其实无所谓,钱花在刀刃上,用于科研教育或者设备的改进,提升实力,那才是一个医院应该做的(有多的钱,发给医生护士们也好啊,激励他们爱岗敬业)。相反,附一院把钱用在大楼的修建上,几个大扶梯宏伟的伫立在大厅,地板、墙壁,那样的光鲜,灯光那么的明亮,让人眼花缭乱,但是医生的素质、医护人员的态度,远不如新桥医院。重医附一院的做法,无异于暴发户的做法,发财后一定要把面子整好,却不知道,骨子里仍然是个流氓。

在照顾姐夫期间,寡人充分和护士们接触了。应该说,大部分护士的质量还是不错的,平均分可以达到75以上。其实长得如何倒是其次,关键是服务态度。然而,护士们的服务态度也很不错的,绝对胜过重医那些屌护士。

可能这与他们平时的训练有关吧。估计大部分医护人员都是第三军医大学出来的,受的乃是军人的训练。在新桥医院里,到处可以看到穿着武警制服的年轻女人,都是三军医大的。这种女人有一种特别的美感,她们走路匀称,身材笔挺,不做作,加上那一身的制服(绿色短袖衬衣+黑色短裙)让人不禁心神气爽。用行话讲,这叫“制服诱惑”。

在门诊部的,到处都可以看到写的标语,如,军人优先军人随到随叫随诊……

这些标语让我很不舒服。虽然说新桥医院是军人开的,但是,在神圣的生命面前,人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人之所以去医院,乃是因为不能抗拒的痛苦,进了医院,发现因为自己不是军人,还得委屈的等军人先治疗,心里是何等的痛苦。都说军人是人民的子弟兵,因为他们毕竟是来自于人民当中,在抗洪抢险、战争等最危险的第一线,总是他们从前去,义无反顾,这值得赞赏,值得尊敬。但是,在治病救人的医院里,却要给军人特权,显示出这个社会的极大不公平性。

昨天,陪姐夫去门诊拿了诊断结论回来,不一会,姐夫发现手机丢了。找了半天,没找到。寡人找了医院保安,要求调录象看。——在我万恶的高中阶段,班主任最喜欢在监控室偷窥我们的举动,发生偷盗事件后也是去监控室翻。但是保安无奈地说,姐夫那个病床,乃是盲区,摄像头正对着的,乃是护士台。

妈妈的,原来那帮人把摄像头是正对着护士们的。

寡人步行至公用电话亭,打了110,第一次居然没接通。在第二个电话,终于拨通了(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AV)。110那边接电话的是一个很机械的男人的声音,我大致说了情况,他就挂机了。然后寡人就走了。——其实我不能走,110得把打电话通知新桥医院附近的派出所联系我,我走了,他们打公用电话就找不到我了。

回到病房,不一会,派出所的片警来了,神速啊!两名警察同志问了我们一些情况,遗憾的告诉我们,这种事没有办法的。

寡人天真的问,可以通过手机定位,然后……

警察同志说,可以,要找市局批,大案要案就行。

最后,警察同志说,过两天,去移动查下通话记录,然后给他们说,再看看行不。

送走了负责任的警察同志,寡人又出去买了张新的卡。买后接到姐姐的电话,说姐夫找到手机了,没被偷,在裤子里呢。幸亏我买的新卡还没开封,顺利的退还了,感谢移动公司的员工没有刁难我。

晚上和姐夫去表哥家,沙坪坝某小区,发生了一起不和谐的事件,鉴于事件的特殊性,寡人不准备再说,原谅寡人明哲保身。

晚上,回学校接龙腾同学,龙兄安全的从南昌回到重庆的怀抱。吃了个西瓜后,寡人陪同龙兄观看了著名的国产首部真正意义上的AV大片:农民伯伯乡下妹。导演是重庆人,赞一个。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重庆新桥医院小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请点击激活左边的按钮后再提交评论

表情

请单击上面的框后再提交。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