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校友会随记


校友会现场


发的徽章

前段时间参加了一次母校重庆医科大学校友会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校友分会代表大会,听起很拗口吧?其实就是重医下面二级学院的校友会成立仪式。

首先说下我的专业——公共事业管理(医事法律方向),这个专业在重医存在了12年,然后在2017年左右彻底消失了,成为了一段历史记忆。想当年,作为医事法律专业第二届的学生,我们还是志存高远、信心满满的。因为医疗纠纷属于每个医院都必然面对的问题,但懂医学的不懂法律,懂法律的又看不懂医学那一套,导致能处理医疗纠纷的人才极为稀缺,我们专业就应运而生了,开设类似专业的,当时全国不超过3所学校(印象中就是泸州医学院、福建医科大学以及我们学校有)开设这个专业。我们上课用的很多教程,都是本校的教授自己编写。

当然,教学经验也是在逐步摸索,当年我们几乎就是简单的把医学和法学叠加在一起学习,医学生本科阶段要学的内容(比如:生理生化病理病生组胚人解药理学内外妇儿诊断传染)、法学生本科阶段要学的(法理法制史宪法行政法民法刑法民诉刑诉等),我们统统都要学,除此之外,为了拿管理学学位,我们还必须学习管理学原理、人力资源管理等课程。

听起来似乎很牛逼,我们专业当年办了两个班,约70个学生,其中一半是调剂而来的,也就是说,一半的人并没有主动选择我们专业。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我们专业在2017年左右停止招生,至少两个原因:一是生源不够,很大比例生源来自于调剂;二是2015年12月国家印发了司法考试改革意见(即:关于完善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制度的意见),该意见从2018年1月1日起实行,该文件规定,只有法学本科或研究生才能参加司法考试了,在这之前是任意专业本科生都可以。这对我们专业产生的影响就是:从2018年起,医事法律专业无法参加司法考试。矛盾在这里就产生了,既然我们专业目的是培养处理医疗纠纷的人才,但连司法考试都无法参加,那不是空了吹?所以,停止招生也是个好事,免得别人辛辛苦苦报考了,大学四年毕业了才发现没有准入资格。

经过几次调整后,我们管理学院只剩一个“公共事业管理”专业了,独木难成林,也就在2017年左右被合并到了公共卫生学院,新的院系名字就叫“公共卫生与管理学院”,奇葩的是,这个新学院完全以之前的公共卫生学院为主,管理学院几乎没有存在感——新院系的一把手是以前的,院系的LOGO还是以前的,校友会宣传展板基本都是公卫的照片。

话说这次参加校友会,还是非常荣幸,再次感谢一下以为师兄的关怀,不然压根不知道这回事。

疫情确实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在以为,重庆的各个大学门禁都不是很严格,进出很方便,但疫情之后,非学校教职工要进去一下几乎不可能了,这次趁着校友会,就带媳妇和女儿一起进去,女儿听说要参观我的大学后,非常兴奋,早上都没睡懒觉。周六的早上8点多,驱车来到大学城,提前报备了车牌号,顺利进入,一路都有指示牌和学弟学妹志愿者引导,到达会议中心,媳妇和女儿随意游玩,我签到后参加会议。签到时,发了个布挎包,里面的东西有:一支笔,一个有点质感的笔记本,一盒徽章(校徽、学院徽、校友会徽),一个玻璃杯。每样东西上面都有学校的校徽,还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

会议过程主要就是完成选举任务,按照组织意图选举产生了理事会成员,校友会会长副会长和秘书长等。

时间差不多到了11点半,选举完成,然后合影,我以为结束了可以午餐了,没想到接下来安排的是一系列校友代表讲话。

校友代表A(现任某市级部门副职领导)讲话,他用PPT讲了接近20分钟,主题是关于公共卫生和预防医学方面的,枯燥且乏味完全不明白在这样的场合讲这个主题有何用。

校友代表B(现任某大学副教授)讲话,也用了PPT,也是展示了她研究领域的一些研究成果,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讲这些东西。

对了,以上两位校友代表,都是以前公共卫生学院的毕业生,我们管理学院的一个都没有。

听完这两位讲话,我再也坐不住了,悄悄离开会场,到食堂吃午饭去了。这顿饭安排的是自助午餐,凭票用餐,菜品还是很丰富,味道也不错,还供应酸奶和西瓜。

吃完饭,本来打算再逛一下,毕竟重医新校区我也很少有机会来,但天气实在炎热,就驱车回家了。

19 评论

  1. 你们这个方向听起来像专门对付医闹的,应该前途无量啊。
    有出息的才会被邀请参加校友会。我这种的,学校和我早已各自老死不相往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