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了重庆台的“天天630”节目,里面有条新闻是重庆一些志愿者帮助来自吉林的四川外国语学院一位女生买票回家。这位女大学生来重庆上学后一直都没回家,因为经济困难,现在,志愿者们帮她买了往返的票,希望她能和家人团聚。
看着电视,我都感动得想哭了,说实话,这么多年来,能让我哭的事情还真少,但是这种真情真性的画面确实感动了我。虽然我大学是在本地读,但是我能想象到一个外地人,在中国传统春节期间,是多么希望和家人团聚啊。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一位没钱,女大学生不能回家——另据报道,这位女生几年来没有找家里要过一分钱,都是自己做家教交学费和生活费。我看着感到很心酸,真正需要帮助的其实就是这群人。他们努力的生活着,但是很辛苦,我们需要把爱心给他们,像重庆志愿者帮她买票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如很多人一样,我从来不相信希望工程之类的,不晓得那些钱最后哪儿去了,那些给希望工程捐款的家伙们一些是为了“求名”,另一些则是傻逼。真正想帮有困难的人,就应该实在的把钱直接拿给他们,给饥饿的人送粮食,给渴望回家的人买车票,给需要读书的人交学费,这都是实在的善举,人家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重庆人在媒体上一直是很不错的形象,起码我知道重庆的“的哥”很出名,报纸上经常说重庆的哥捡到钱了会毫不犹豫的送回去等等。但是我的看法是,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好有坏。重庆的的哥出名,是媒体炒出来的,跟“报喜不报忧”效果如出一辙。同样的,我不相信广东人就一定坏透了,只不过媒体或者群众都柑橘广东比较野蛮,于是只要一出现抢劫之类尅的事件,媒体就及时报道出来,循环往复,印象深刻无比。

回到正题,我真的很谢谢重庆那些志愿者,尽管他们不是在帮我。他们的举动会影响更多人,促使大家都这样做。这,就是社会所需要的。

伊塔洛·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1923—1985) 意大利作家

 

在阅读一些带着思考和调侃的文章时,常常看到卡尔维诺被作者尊崇的摆在最前面,敬若神灵。我很喜欢的作家王小波对卡尔维诺理解尤为到位,并在很大程度上学习到了卡氏的某些技巧(如《万寿寺》)。在2005年的时候,我买到了译林出版社的《卡尔维诺文集》,开始第一次阅读大师的文字。
其中,最吸引我的一篇小说乃是《看不见的城市》,卡尔维诺说,这本小说其实是一本随笔集。“它差不多变成了一本日记,记录下我的心情与思考;所有的一切最后都转变成了城市的图像”。卡氏巧妙的把时空据为己有,重新塑造了旅行家马可·波罗和蒙古皇帝忽必烈,借马克之口,与其说是描绘城市,其实包含了无数深邃而又巧妙的人生哲理。
在卡尔维诺的《看不见的城市》里,没有激烈的打斗场面或者惊险的故事情节,它就是马可·波罗在穿越过程中所遇到的一座座奇妙的城市,每一个城市都个性无比,每一座城市的人经过卡尔维诺的描写,变得很有味道。忽必烈的蒙古帝国,也只有经过旅行家马可·波罗的亲自跋涉之后再讲述出来才变得如此真实,“只有马可·波罗的报告能让忽必烈汗穿越注定要坍塌的城墙和塔楼,看清一个图案精细、足以逃过白蚁蛀食的窗格子”——《看不见的城市·第一章》。
卡尔维诺的巧妙之处就在于,他把自己对城市、人生的种种独到看法与忽必烈对蒙古帝国的关心联系起来,读者在卡氏的文字中,不停的、交替的体验到人生与帝国,没有任何喘气的机会。

去年初,我决定在要重写卡尔维诺这篇《看不见的城市》,“大师的笔法肯定让人生畏,但是我觉得改写一下也是一次学习大师的过程”。基本的思路是,按照卡尔维诺对城市的分类(即‘城市与XX’),拆分组合为十一章,具体是:
第一章:城市与记忆;
·第一节<奥迪米拉>

·第二节<伊西朵拉>


第二章:城市与愿望;
第三章:城市与标志;
第四章:城市与贸易;
第五章:城市与眼睛;
第六章:城市与名字;
第七章:城市与死者;
第八章:城市与天空;
第九章:细小的城市;
第十章:连绵的城市;
第十一章:隐蔽的城市。

每一章下面分五节,每一节将会是一座城市。
每一座城市,按照卡尔维诺塑造的基本模型(名字、地理位置等特征),进行拓宽以及改写,按照自己的想法融合小说。毫无疑问,卡尔维诺及其丰富的想象力给我提供了很大的实验空间,重写《看不见的城市》是我对大师又一次的顶礼膜拜。

是为序。

陈华
2007年2月1日于重庆

注:中国版《看不见的城市》第一章第一节第一篇文章《城市与记忆·迪奥米拉》将会在最近几天发上来,后面的文章也会一篇一篇贴出,欢迎各位随时提出意见。

寒假回家,很多人都兴奋的奔走相告,我们县城要运营公交车了,似乎这样便显得我们县是一个大县城。

这几天,我县开通了公交101路,与以前的长安车一起咆哮在公路上,今天坐了一次,感触颇多。概括起来,主要出现了以下几种矛盾:

1):公交车与长安车的矛盾

由于现在还在试行阶段,只开通了一路(即101路)公交车,所以以前的长安车并没有完全取消,和公交车并驾齐驱。这样就造成在各个站点长安车与公交车抢道的情况。长安车身体比较小,灵活,所以可以像武侠小说里写的一样呼的一下便从其他地方闪到这里。所以,公交车无法正常停靠在站上,这样以来,公交车一是无法接到乘客,二是容易被交警罚款。

面对这个十分突出的矛盾,县里的观点是:明显长安车不对,应该让公交车把长安车抢占车站的现象拍下来送达有关部门评判。公交车司机对长安车恨之入骨(尽管他们以前也是开长安车的),决定以后看到一个长安车就撞一个。

长安车司机的想法是,迟早要取消长安车,得趁机捞一把。

这一矛盾的根源出在我县运管所和交警队上。运管所在没有经过充分调研的情况下,贸然让公交车与长安车混合运行,这是过错。交警队明知现在是试行阶段,各个车站很挤,但坚持罚款,如此敬业创收,也是有错的。

2):公交车与交警队的矛盾

上文已经提到,由于公交车与长安车同时用一个车站,导致车辆无法正常停靠,所以交警趁机罚款。这一环节,公交车比较吃亏,今天坐在公交车上就经历了好几次罚款。司机们群情激动,纷纷嚷道,再也不交罚款了!并觉得“现在根本没赚钱,完全是为人民服务”。交警队也很有理,因为确实“违章”了。

这一矛盾根源在于规划不清,运管所与交警队没有事先沟通好。

3):公交车与乘客的矛盾

现在,我县的公交车是由以前开长安车的车主四个人联合起来换一辆公交车,而这个社会又是非常缺乏诚信机制的,谁也不相信谁,只相信手中的人民币。所以,四个司机或者售票员全部坐在公交车上,“全程监督”收入。确实公平了,但是本来这种中巴车就很小,位置不够用,乘客上来常常无法坐到位置,引发乘客和公交车的矛盾。

这一矛盾的根源在于公交车管理体制不到位,缺乏一个有效的收入和分配的监督机制。初期必然这样,希望以后慢慢改变。

总的说来,我县实行公交车是好的。但是,运管所没有事先分析可能出现的问题,在问题和矛盾十分突出的时候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补救,导致很严重的后果(公交车司机闹情绪,开车不专心等),责任是很明显的。

我记得我是在初三的时候看的这个韩剧《背后的男人》,号称韩国第一美女的金喜善主演。下面是剧照。

但是我今天说的,却和这个电视本身没有什么关系。我想说说我的生活感受。

在小学时,我就发现,无论做什么事情,总会有人在背后盯着我,比如和同学悄悄去河里游泳,第二天肯定有人告诉我妈;比如跑到游戏厅玩游戏,回去后我爸爸肯定会问我是不是在某某游戏厅去的。这让我很恐惧。

初中也是如此,每每有什么不良举动,总是被人发现,例如逃课到城里上网。最厉害的一次是中考,考试第一天,完后,我和一个朋友在考场附近的一个网吧上网,一不小心上到晚上11点,回去后据说我老师已经给所有同学打电话问我下落了,然后我爸爸就说,某某人看到你在某地喝夜啤酒。

高中时,有一次下晚自习后我和同学边走边谈论我们班主任,结果我下意识的往后看了下,发现我的班主任就在我身后紧跟着。的确惊了一下,然后赶紧和 同学走了。有次在寝室,我正兴奋的讲什么,结果寝室里突然鸦雀无声,我又是下意识往后一看,班主任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我身后……

这些让我相信,我们有一个背后的人在盯着我们,这个人可能不固定,但是一定有。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好像明朝的锦衣卫那么厉害。于是,我不敢乱说话了,变得沉默寡言,我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在评论别人的同时,一定有人把你的话传给那个人。在习惯沉默后,我渐渐发现,这也是一种生存哲学,在这个信用逐渐丧失的时代,人与人的隔膜越来越深,骗子的一再猖狂,让人很难相互沟通,所以《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而我的沉默可以让人相信,我不会乱说话,是值得信赖的。这或许微不足道——在大多数人看来,被信赖又怎样?快速的生活只需要等价交换,不需要由信赖而建立起来的长足关系。

可我还是时刻留意着背后的人,尽量不为自己遭到仇恨留下口实。青春时的豪言壮语在此刻真的成了一纸空文,我“越老越平缓”。

 今天上网在新浪看到一则消息中国援助印尼海啸物资交接仪式在雅加达举行。里面有一句话当时真的差点让我笑掉大牙,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商务参赞房秋晨在29日的交接仪式上说:“所有这些援助都充分体现了中国和印尼人民唇齿相依、患难与共的真挚情意,也是中国政府认真履行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理念的真诚举动。”
这个房秋晨真的是说官话、打官腔习惯了,稍微看点新闻的人都知道,98年印尼屠杀华人,那是何等的残酷?虽然据称那是非官方的行为,但是也不至于让我们这么快就忘记痛苦吧?印尼不讲信用也是有目共睹的,海啸那年,我们国家也是组织人民捐款捐物,我看那些所谓的退休教授,省吃俭用,把钱大把大把捐给印尼(就没想到国内同样有无数饥寒交迫的人等待捐助),而在稍后,即05年4月25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雅加达与印尼总统苏西洛举行会谈。双方共同签署《联合宣言》,宣布建立中国与印尼战略伙伴关系——高中时事政治247页,重庆出版社。不久,即05年9月19日,中国渔船“福远渔132”号在阿拉夫属于遭印尼海军追赶和炮击,造成中方船员1死2伤。——高中时事政治253页,重庆出版社。 对于上面提到的炮击事件,大概我们国家的媒体没有报道,否则中国人民要疑问了:怎么会这样?我们刚才捐那么多钱啊?我们的主席刚刚和他们确定了战略伙伴关系啊!——上面若干资料来自于我以前写的文章《默默的贫穷与虚伪的仁慈》。继续阅读

前几天看了看阿江那里的统计,发现我那个医疗法律网一个IP也没有,第一反应是被百度封了,然后一看百度,果然一条数据都没有。前些天一直忙着考试,根本没有管理那个网站,想不到啊。
我输入域名,回车,结果没任何反应,我心一凉,惨了,不是百度封站,是我自己网站打不开了啊!搞了半天还是不行,FTP也登录不上。这个网站我不知费了多少心血,当初想的是,自己读这个专业的,学校也有很多资料,网站前途应该不错,一直很有信心的。谁知现在竟然打不开了。

这个网站空间是浙江温州一个老板赞助的,他自己的服务器。当初,他以为我是律师,希望我做他的法律顾问。我说,我还在念大学啊。于是,他又让我帮他策划一下他的网站如何发展。空间是无条件赞助给我的,并且希望我可以长期用,不要中途报废了。我对他很感激。可是现在空间上不去了,他的QQ也不在线。网站就这么倒闭了。更要命的是,那个网站我根本没有备份,现在从头搞的话工作量太大了。唉,世事难料啊。如果我有好习惯,没过一周或是一月备份一下,哪里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

现在,只有等待了。希望那位赞助我空间的大哥是服务器出了问题,希望可以早点恢复。

女孩死疼疼,你让祖德心疼死了”,下面还有几张照片,我一看,快吓死了,那个大妈也算“女孩”??照片上还有文字呢,写的是两句狗屁不通的诗,落款:网络文妓死疼疼。我操!网络文妓,长成那样还“妓”?我再没钱也不会去嫖这等货色吧。
直觉告诉我,这丫炒作!宋祖德本来就是玩低劣炒作红的,这丫以为和宋祖德沾边就可以一起红。
凭我涉足互联网这么长时间,我还真不信这个网络炒作,以前确实能够在网上红。写性爱日记的木子美(其实一点也不美),S型身体的大妈芙蓉姐姐,还有刚才提到的大嘴宋祖德。不过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当网民都是傻逼啊,还会上当?
我点进去这个所谓的网络文妓死疼疼的博客(没有特殊需要不要点,恶心死你),首先印入眼帘的就是一个怨妇的脸。再看下面自我介绍,原来是在北京的福建人——本人一向讨厌福建广东人。下面还有一条“本博客招收广告链接”,原来这丫穷疯了,没钱找牛郎,来混广告费的啊。福建人就是精明!
再看她写的东西,“炒作是手淫,自己享受高潮”——她自己都承认是炒作。这篇博客下还有很牛逼的一段话:龙亦兄弟写得这一篇文章当中,死疼疼认为这一段才是精华,就像一个男人做爱的整个过程当中,抚摸、接吻做一大堆恼人的前戏后,在女人的叫床下用力用力再用力,百精泄出。——一个荡妇的形象又出来了。本人喜欢荡妇,但是这么丑的荡妇我还真不敢靠近。
下面还有篇文章,称“文妓死疼疼向绝种好男人宋祖德求婚”,这就和宋祖德博客联系起来了。真相也不难看出,这丫首先在新浪开博,用淫荡的文章和若干所谓“美女照片”引来一帮傻逼网民的眼球,再趁热打铁,把自己&宋祖德联系起来,进一步带动喜欢宋祖德的那帮傻逼网民——其手段之低劣就如宋祖德声称要追徐静蕾一样。这丫“追”宋祖德也算是两个傻逼碰到一起了。
看了她的博客,本人一肚子的恶心。她真是集芙蓉姐姐的丑恶和木子美的淫荡于一身而塑造出来的怪物,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女人能在一年四季都反复发春,足以证明金钱的力量是多么强大。不过,这个所谓的网络文妓死疼疼显然把网络当成了她免费招嫖的地方,同时又没有看到,无数比她漂亮百倍千倍的女人在免费招嫖,那么,还会有多少傻逼会来嫖丑女呢?

【重庆期间】
我们专业是1月23号放寒假的,也不算太迟。当天我还没准备回去,要办几件事了来。
首先,陪我们班长去石桥铺买SDR的内存条。当然,SDR现在算古董级别的了,我们也没有奢望买全新的。来到一个二手店铺,看了货(其实一根内存条你能看出什么名堂来?),老板说,70块钱,讲了半天都没有还价的余地。转战另一家,同样的牌子,同样的成色,同样的价格。不同的是,老板很会做生意,70快钱被我们砍到了65,成交了!接着又在旁边买了一张克隆系统盘。回家要用的。
下午两点半,开始了我痛苦的渝北之行。我一个朋友在渝北某酒店工作,我得去请他吃顿饭。然而我们学校没有直达渝北的公交车(谁跟我说打车,我抽谁),只好先坐到江北的加州花园(又称‘嘉州花园’),然后在没有分清楚东西南北的情况下,我跋涉40分钟,终于来到一个热火朝天的工地上。等待10分钟,一辆私人运营的中巴车到来,上面的牌子歪斜着写着:沙坪坝——两路。上车。
到达渝北两路,停站,售票员看着车站旁边一个女的坐在男的身上,说了声:啧啧!我看过去,也说了声:啧啧!下车后,我无比惊奇的看到,这对男女就是我朋友以及他女朋友。
在破烂的渝北闲逛半小时,捱到吃饭时间了。挑了家看起来相对顺眼的餐厅,进去,点了些喜欢吃的菜。我感叹道,菜价是我们学校外面的两倍!结果上菜后我们普遍认为,质量是我们学校外面的二分之一。
吃到一半,那个女生非要喝酒——她酒量比一般男人牛逼!我是极不喜欢喝酒的,于是要了两瓶,让他们两口子“相敬如宾”。吃完后,接近6点,我匆忙的坐车回学校。
次日,9点多,手机强制叫醒我,去沙坪坝看了下我姐姐要的手机,然后去瓷器口买了点麻花。中午回学校吃了饭,立马赶到朝天门与我哥哥会合。

【在路上】
到朝天门后,看着售票窗口前面的人,我感觉到回我们县城的人口问题是那么的突出,估计今天是没戏了。我一个高中同学也在里面排队。但问题是,根本没有票可以卖了。上去车坝,见到我哥哥,他说没票了。我们在原地无聊的等着奇迹发生。期间,看到我初中一对男女同学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他们没看到我。下午4点多,我哥哥说,不要排了,去耍会,明天早上来。就在我们拖着皮箱走到后面,一个陌生男子拦住了我们,说:走X县不?我问多少钱。回答:70。妈妈的,这么便宜啊!我又问,什么车。回答,看了就晓得。我估计是返空车,结果果然是的。
没办法,运气好,很便宜的价格坐到了很舒服的上海大众,而且很快的就回家了。哈哈哈!

【忠县】
回家看了看电脑,勉强可以用。今天上午,索性重装一次,我用的克隆系统盘,很快的。
安装好后,居然又漏洞没补,时常掉线,只好打了补丁,一切正常了。
我县要通高速路了,也要修铁路轨道了,牛逼!以后回家可以轻松点了。
马上我县又要把长安车换为公交车,也爽啊。

最近,广电总局出台规定:2月起卫视黄金时段须播主旋律影视剧 。这样傻逼的规定也只有广电总局干得出来。

什么叫主旋律?主旋律是由广电总局说了算的?电视节目作为百姓生活消遣的活动之一,其内容为什么还要由广电总局来限制?三联生活周刊的编辑王小峰说得好,他要买上84消毒液、酒精、洗手消毒液、双氧水、福尔马林、洗涤灵、二氧化氯液、聚维酮碘溶液、来苏水、过氧乙酸、高锰酸钾……这些东西天天擦电视,为了响应广电总局“净化荧屏”的规定啊!

我不明白,电视既然能拍出来通过审核,为什么又不能在黄金时间播,看来黄金时间得不断重复新闻联播了。
现在,国产电视电影本来就垃圾无比,满城尽是傻逼电视,现在要在这些傻逼电视中挑出所谓的“主旋律”电视来,估计有点难度,放出来后不仅全国人民,就连广电总局那帮傻逼看着估计都要吐。
我已经不看电视好多年了——广电总局不让放外国动画片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但是现在实在看不惯所谓的“净化荧屏”规定。为了广大无所事事的老百姓着想,恳请广电总局不要如此傻逼,置人民利益于不顾。
让我看经过广电总局枪毙后的电视,还不如让我和李宇春上床!

在未来的时间里,可以想象,傻逼的广电总局将会把它的爪子伸向每一处可以挥舞的地方,说不定头脑发热,又规定“全国博客黄金时间必须写主旋律文章”。
中国的电视产业,也算是被广电总局给毁掉了,小时候想当导演的我幸亏没有报考与电视相关的专业。我现在也准备认真学法,力争从法律的角度来证明,广电总局这一规定是违法的,是侵害广大人民权利的!

附:网友精彩评论
·想提高什么什么质量,想点别的辙吧,就用这种愚蠢的官僚主义在这里丢人现眼了,生活已经失去了很多乐趣,广电总局你就消停一下,关上门看你们的报纸喝你们的茶去等着领你们的高薪吧,别在用你们的愚蠢折磨我们的生活了
·喝着牛奶,贡献着大粪
·农村的小孩没有动画片看,就是广电不准安装卫星天线
·连看电视都需政策引导,这日子也太自由了
·主旋律,就是人民安居乐业,天下太平,政府清正廉明。一派歌舞升平的繁荣景象。这就是主旋律,起码电视上是这样
·刁民是需要引导的
·广告比电视剧更好看
·广电总局是一个权力欲望极强,啥事都爱伸一腿的牛部门
·请问美国的广电总局的主旋律是什么?
·中国特色, 不管它变成咋样, 我极少看电视

【前言】    
现在,做网站的起点实在太低了,记得我念初中时想搞个文学站点放我和朋友的文章,某个周末在WIN98下的FP下编网页啊,那真的叫艰难。而且不晓得什么叫相对连接,什么叫绝对连接。用1.4MB的软盘拷到另一台电脑后,竟然大部分图片显示不出来…… 扯远了,现在做网站,买个空间,FTP传个动易或者PHP Article程序上去,再一天南海北的采集几小时,轰隆隆,一个牛逼的网站出来了,图文并茂,功能丰富,结构合理。其实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连域名都可以不买,直接用空间商送的,或者搞个免费的二级域名转向。当然,现在顶级域名也很便宜,前一阵子,CN居然16就可以拿到了,厉害吧?现在据说CN涨价,估计是那帮MJJ的IDC炒出来的。COM域名最便宜的27可以拿到,不过续费还是要50。

【做网站实用手册】(很废话、很常见的我就不说了)    
1.千万不要跟风。    
我是看到无数个朋友居然花钱买了类似于hao123的程序搞网址站,投了大把时间金钱,结果连百度的蜘蛛都不屑来。无奈放弃。什么综合站啊、娱乐站啊、新闻站啊、软件站(特指盗链迅雷站)啊、交友站啊、QQ站啊等等都是千万不能涉足的。可以说,现在你能想到的,都有无数人在做了。经济学上有条著名的“供求关系”定理,在市场一定的前提下,供求成反变关系,同一种类型的站太多了,你凭什么去抢占市场?当然,除非你目的就是玩玩。    
在这里,我比较推崇行业站,我自己也是搞行业站的。我就读于重庆某所大学,我自己的专业很特殊,所以搞了自己专业相关的行业站。一来我熟悉,二来我有资源——校园网FTP上的东西实在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做行业站的好处是别人没法跟你抢,只能眼睁睁的看你搞,做GG广告时单价也很高。至于哪些行业站很少人涉足。自己上百度去查吧,给一个关键字,出来的结果和你关键字相差越远的就是越冷门的。请注意,在一段时间冷门,并不说明以后会冷门。    
2.千万不要玩采集。    
据我所知,很多朋友在体会到采集的乐趣厚乐此不彼,结果辛辛苦苦做的站被百度、GG给K了,得不偿失。可以说,现在百度主宰了中国85%以上的个人站点,没有百度光临,你的站就等于判了无期徒刑。尽管有很多站长在反百度,但是你得把百度当回事。采集绝对是不行的。站远点说,采集如果发展到一定规模,最终会毁了互联网。——谨记!   
 3.SEO就是内容质量   
 以前很多人跟我提SEO,开始我还怀着崇敬的心情,顶礼膜拜,还准备花钱培训下。现在看来,完全是扯淡。所谓的SEO,无非是:
在title堆积关键字——这是百度K站的因素之一啊
在meta堆积关键字——搜索引擎不是傻子,算法经常改变,可以说,现在meta对于排名基本没关系了
body内大量重复关键字,加粗,加颜色,做鬼页——这是百度K站的重要参考因素,短时间内可能骗得流量,但我保证不会太长现在很多站长普遍认为,真正得SEO其实是“内容为王”,内容精彩,而且原创,蜘蛛肯定喜欢来,流量自然上去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可惜太多站长至今仍沉迷于SEO关键字。    
4.千万不要顶风作案    
这是在中国,就要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规办事。我们是规则的遵守者,不是制定者。ICP备案一定要拿,非法内容肯定不能弄,擦边球也不要有侥幸心理。WEB这么大,网警这么少,不可能抓到全部非法网站,但是谁能保证你不会被顶上?    
说实话,现在我连论坛都不敢搞。怕。信产部明确规定,BBS之类的要在当地通信局专项备案,现在部备案基本没查,但是一旦查起来,人家有规则在手,你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买空间实用手册】    
1.不要贪图便宜    
自古以来,便宜没好货。1G卖到了100元,可以想象一台主机上搁了多少网站,你买的时候速度快,等这台服务器网站越来越多,同时你站越做越大,就叫苦不迭了。更有甚者,1G全能50拿到,我看完全是扯淡。在价格下跌的同时,必然伴随着服务质量的下降。    
2.看正规证件    
如果你是真正想做站,千万不要在一般的IDC那里买,没保障,一旦IDC关门,我看你往哪儿哭!要看是否备案,是否有经营性许可证。尽管价格贵点,但是放心!    
3.看清参数   
现在的空间都宣称“全能”,其实也有猫腻。买空间主要有以下参数要看:
是否支持PHP/ASP——一般支持其中一个就行,提示支持两个反而容易出问题。
是否带数据库——MSSQL和MYSQL支持其中一个即可。有的说“支持”,真的是支持,你要的话得自己买。有的是从WEB空间划分。自己看好。
是否可以绑子目录——这个相当重要,如果你想把空间上的某个子目录单独给个顶级域名,一定要看这个功能是否具备。
是否有在线解压功能——这个功能越来越重要,网站数据过多,必须要有这个功能。
是否支持企业邮箱——送的话可以考虑,不送的话也不必买,SOGOU那里可以免费拿到容量不限的企业邮箱。
是否支持双线——这个根据自己需要考虑。
是否支持定期备份——根据需要考虑。

陈华 | 10:35:20 | 分类: 技术文档 标签:互联网  IT业界  网站  
5 回复,0 引用: 做网站、买空间实用手册
订阅该文 引用通告
1 gangege 2007-1-24 2:17:02 我要回复
深有同感!

2 冰风 2007-1-24 22:47:47 我要回复
你的html是伪静态还是生成?

3 陈华 2007-1-25 11:07:48 我要回复
是静态生成HTML页面的。

4 朝三暮四 2007-1-25 12:10:53 我要回复
我刚备案了BBS,不过是在国家什么什么那里备案,没在当地信息部备,不知道下来如何,等多几天,估计没戏。

5 柏林了 2007-1-27 5:04:55 我要回复

引自 朝三暮四
我刚备案了BBS,不过是在国家什么什么那里备案,没在当地信息部备,不知道下来如何,等多几天,估计没戏。
做好思想准备,在国家信息部网站上的备案信息会转交给地方上,如果在备案资料里选择网站服务里有BBS,那就很麻烦,按照规定得到当地的信息管理局提交比如说版主的身份证复印件啊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去年备了两次没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