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会存在打不开的情况,可换个时间再访问。

邵建:一张照片背后的权力关系

生活随笔 陈大猫 142℃ 0评论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邵建(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

源地址:http://www.nanfangdaily.com.cn/southnews/spqy/200804140022.asp

■中国观察之邵建专栏

《南方都市报》4月11日第32版的“网眼”颇值一看。版面居中是一幅大照片:六位男士一字排开,中间是一位刚接受献花的靓丽女士。照片来自广西师范大学的官方网站,是该校校领导班子和教育部本科教学评估专家组一位秘书的合影。好事的网友通过人肉搜索,得知这位女士是湖南师大教务处的一位科员,被教育部抽调至专家组任秘书。于是,这事在网络上成了新闻。六位校长,一位秘书,接待如此隆重,用一位专家组负责人的口气,可见该校对迎评工作的重视。

这张照片意味深长,它最丰富的内涵在于它暗含了一种权力关系。中国是个讲座次的国家,开会、饮宴、拍照无不如此。六位校长两翼,一位科秘居中,这一反常格局,恰恰再正常不过,它以反权力的方式更强化了权力,因为该秘来自教育部。就各高校来说,教育部来人都是钦差,既然是钦差,无论大臣小臣,都不能怠慢;何况评估一事还要在钦差手上通过。我很能理解广西师大在接待上的校长阵容,这张照片再好不过地表征了以广西师大为个例的中国高校和教育部之间的权力关系。

就教育部这次在全国高校布置的本科教学评估而言,我作为一个高校教师实在看不出它到底有多少积极意义,除了妨碍正常的教学,甚至有人直接斥其为“造假”。今年3月26日,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在《人民日报》上撰文,批评“大学评估太滥,部分公务员借权力指手画脚”,“由于有的学校扩展得过快,结果,教学和管理都跟不上。要它培养出及格大学生,要它的教学评估是优秀,其实是有困难的……,为了应付评估,它就造假,例如假造各种会议记录,实在是很恶劣”。不仅造假恶劣,更糟糕的是学生参与造假,评估中的很多事都是让学生帮助完成的。国民政府时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有句教育名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可是,正处在精神成长阶段的莘莘学子,他们在他们的学校里,看到的和所做的都是些什么呢?这也是在受教育,无形中,他们受到的教育毋宁是“认认真真去造假”。

面对弊端如此的本科教学评估,我不赞成各大学的做法,但能理解它们的苦衷。很多事都没办法,不做也得去做,包括那张照片。现在,广西师大网站把那张照片撤下去了,这本身也意味深长;但由这张照片构成的权力关系在现实中却是被定格了的,谁也改变不了。即使有纪宝成这样的名校校长提出批评,评估一事还不是该咋办就咋办?——这是教育部的意志。因此,中国高校和教育部的关系就不免让我想起国民政府时代它们的关系状况。

1940年,国民政府教育部由陈立夫主持,他以教育部长的身份多次训令西南联大等各高校必须遵守教育部核定的应设课程,并要统一全国教材,甚至还要统一考试。西南联大由清华、北大、南开合并而成,其中的清华一直以来就有“教授治校”的传统。面对教育部的训令,由清华教授冯友兰主持草拟了一份该校教务会议的书函,直接送至教育部。该书函措辞很客气,但内容并不客气。它认为如果要照教育部的办法办理,“则大学将直等于教育部高等教育司中一科”。然而,高校和教育部并非直接的权力指使关系,因为“教育部为最高教育行政机关,大学为最高教育学术机关”。这两个机关性质不同,不是前者控制后者,而是应该“权能分立”,即“教育部为有权者,大学为有能者,权、能分职,事乃以治”。因此,各大学“要当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岂可刻板文章,勒令从同”?

该书函的一个重要意思在于,行政不能干预学术,大学不能围绕行政的指挥棒转。行政是要划一的,但大学教育和学术却不能划一,否则全国只有一个大学,培养的只是一个模式的学生。我们今天的教育行政划一是那样明显,教育部从中小学推广交谊舞到样板戏进课堂,大学则全国推行统一的公共课,包括这次统一的本科评估,到处都是行政权力的影子。行政权力的泛滥,直接冒犯了各大学自主办学的权利。然而,一个国家以行政化的方式办教育,注定办不出好教育。让我感叹的是,国民政府时代,西南联大可以向教育部直陈己见,并坚持按自己的意志办学。今天呢?

(作者系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邵建:一张照片背后的权力关系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请点击激活左边的按钮后再提交评论

表情

请单击上面的框后再提交。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

  1. 这件事我也看过。老实说,美女秘书是吸引大家眼球的方式,只要是领导秘书,尤其是女秘书,即使是丑女秘书,一样会遭到热烈欢迎——因为大家都知道秘书的厉害。
    复方冬眠灵2008-04-16 08:38 回复
    • 关注女秘书还是其次,让我恐怖的是本科教学评估。估计大学的领导们也相当怕那个,所以才会屈尊降贵,对一个年轻女秘书如此高规格接待。 上学期有小道消息说我们学校马上要迎来教学评估,大家都吓坏了。
      陈 华2008-04-16 09:4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