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偶记

重庆的夏天无情的到来了,山城被热浪包围,山城的人民被火裹住了。

每天,我穿着一件短袖、一条小马裤,一双烂拖鞋,疲倦无比的走在学校滚烫的路上。

夏天的学校,放眼望去,颇为可观,用一个词形容:肉隐肉现

在寝室时,我们赤裸着上身,在电脑轰隆的噪音中网上冲浪。身后的破电扇发出呼呼的声音。

今天上午的时候,校园网断网了。作为学生网管,我对这种事见怪不怪。下午上了十分钟的课,抱着课本来到网络中心办公室,在空调的吹拂下,做了会人体解剖的作业。后来上了会网。

回寝室时,在尼泊尔人喜欢呆的一个地方买了碗豆腐脑,忘了告诉老板我不吃辣(以前吃,现在不吃了),端着碗豆腐脑走在依然炎热的路上,我呼吸困难。

回到寝室,网络差不多恢复了,能获得IP,无法上网。

连上抓虾,看到邦比的一篇日志:

“也许有一天,我要给未来的我写这么一封信:亲爱的未来的我自己,我最近认识了一个很好的人,我想知道你们现在还在一起吗?”

邦比同学说他看了这句话很感慨。我也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4 − 7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