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本博客会存在打不开的情况,可换个时间再访问。

“伪君子”与“真小人”之争

评论杂谈 陈大猫 153℃ 0评论

这段时间一直在看中国台湾柏杨先生的《柏杨曰》(即《柏杨版资治通鉴》的大陆版),每读一篇,就每对历史有了新的认识,脊背也越发发凉,对柏杨先生也越发肃然起敬。

柏杨先生所著《柏杨曰》,篇篇精彩,这里不多加评论。

今天早上的历史课,我看到了一篇《“伪君子”与“真小人”》(参见海南出版社《柏杨曰》-中-197页),柏杨先生写道:

前秦帝(二任)苻生下诏,说:“我接受上天的命令,担任君王,统治万邦,自从登极以来,有什么地方不对,而诽谤的的声音,竟被人煽风点火,传播天下?我所诛杀的,到今天为止,还不满一千人,却被人恶毒的咬定我残忍暴虐!路上行人肩并着肩,怎么能算减少!我仍要继续使用严刑峻法,谁又能把我怎么样!”文武官员请求苻生祭祀神灵,化解灾难,苻生说:“野兽肚子饥饿,当然吃人,吃饱了自然就不再吃,有什么祭祀可以化解?上天岂有不爱人之理,只因为犯罪的人太多,所以帮助我诛杀铲除。”

世间常有“伪君子”与“真小人”之辩,由于人们对“伪君子”的轻蔑痛恨,遂使有些聪明的文痞流氓之类,公开宣称自己是“真小人”,高举“真小人”招牌,希望大家产生“他不是伪君子”的印象,而从中获得利益,这正是“真小人”比“伪君子”可怕的原因。因“伪君子”有时被逼到墙角,他的良心还有萌芽可能,“真小人”则根本没有墙角。圣洁的理念,可能使“伪君子”醒悟,却不可能使“真小人”醒悟,“伪君子”有所顾忌,所以才伪。而“真小人”反正是挑明了我是无耻之徒,俗谚说:“硬的怕楞的,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人到了“不要脸”的境界,便无所不为,所向无敌!苻生,不失“真小人”的本色!

读罢此文,不由得再次称赞柏杨先生!因为在此前,本人一向对外宣称,我是“真小人”,决不做“伪君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就是带着些许投机目的的,因为我知道世人痛恨伪君子,而且真小人做事毫无顾忌,可以不用负责。说穿了,宣称自己是“真小人”的人,往往比伪君子还可怕。我当时没想到这一点,现在拜读了柏杨先生的著作,幡然醒悟。其实,世界数十亿人,经历、性格都不尽相同,为什么要把人归类呢?一个人,不能简单的就归为“君子”或“小人”,亦不能用几个字来评说某人是好是坏。想清楚一个人到底值不值得交往,值不值得做终生朋友,只能用时间来证明。所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这句话倒是不假。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伪君子”与“真小人”之争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请点击激活左边的按钮后再提交评论

表情

请单击上面的框后再提交。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