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不怕晒的重庆人


 

高温,是这个夏天北半球不少地方的共同话题。

作为一个重庆人,这么多年来似乎已经习惯了夏天高温天气的反复炙烤。

然而回想起来,小时候好像是没有现在这般热的。

小学时的暑假,我常常一个人跑到长江边,顶着烈日,用简易的竹竿钓鱼。鱼自然是没钓到的,收获的不过是全身黢黑。

小时候家里没有空调,我家住七楼,两间卧室和客厅朝西,也就是所谓的“当西晒”。夏天最热的时候,物理降温措施仍然只有客厅天花板上的吊扇。前面说过,由于我的房间西晒缘故,即便到了夜晚仍然奇热无比,所以我常常拿一床竹凉席摆在客厅地上睡觉。

到了初中,家里有了一台别人淘汰不用的旧电脑。暑假自然成了折腾电脑的快乐时光。电脑摆放客厅外面走廊上——仍然是朝西。我通常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一件平角内裤,手握鼠标,在512K还是2M的ADSL网络上驰骋。好怀念那时候的网络世界,资源极多,还免费,并且学了不少英文、韩文、日文……由于温度太高,电脑常常蓝屏罢工。有一次主板上一颗电容还是烧了,神奇的是,被电脑店的修理工用焊接的方式就整好了,花费20块钱——现在遇到这种情况估计只有换主板一个方案了。

夏天,也少不了耍水。前几天看到新闻,四川彭州一个小河沟突发山洪,淹死了不少耍水的人。然而玩水对小孩子来说,几乎是无法抵抗的。我常常和班上的一个好朋友约在一起,有时步行,有时包车(一辆长安面包车10块钱就能去城郊),有时去山坪塘游泳,最常去的还是一个叫长道河的长江支流玩。其他朋友都自学了游泳,我只能在浅滩玩一玩。有一次试着游到河中间,一心慌呛水了,差点淹死。努力回到岸边后,很久没回过神来。还有一次,在一个瀑布下的水潭里,我从一块地处的大石头跳跃到高处另外一块大圆石上,玩了一会儿却发现回不去了,因为那个区域的水深在1.5米以上,强行回去的话我大概率会沉入水中,除非运气爆棚到平稳踩在那块地处的石头上,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后来当然是有惊无险,一位同学发现了我的窘况,把我带离了危险区。

高考完后的那个夏天,也是人生当中难得最闲暇的一段时光——除了兜里没钱,一切都很美好。街上行人稀少,连卖冰粉凉虾的小摊贩都不会在白天出现在街头,我常常在午睡后起来,在城里一些喝冷饮的地方找同学玩。为了区别于成年人打麻将的场所,学生们聚集的店铺取名通常更文艺,比如我去的那个地方叫做“简水屋”,除了喝水,还能玩牌。我们通常玩“诈三花”(有的地方也称诈金花),一种简单但也充满智慧的赌博游戏。晚上,家里钱多的同学会请我们去KTV唱歌。

大学期间,我住在学校最贵的学生公寓,然而却没有空调。这在重庆似乎难以想象,但事实就是如此,我们4人间就靠一个挂在天花板的电扇,顽强活了下来。事实上,最多的时候,我们宿舍得有20多个人挤在里面玩(翻看我大学期间的博文应该有所记录)。有一个暑假,我甚至没回家,因为有两个朋友来找我玩,我就留他们住在了宿舍里。白天,我们上网、看电影、吹牛逼。与此同时我还接了个做网站的活,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做完后,甲方给了500块钱。一日三餐都在学校里的各个餐厅解决。

总而言之,这些年,生活在重庆,没有一个夏天是不热的,但都还是处于能接受的范围。今年不一样了,连续的高温天气,几乎每天都是40度以上,而且不断还有专家声称这将是未来10年最“冷”的夏天。这几天的新闻都是诸如经信委下发文件要求工业企业停工、保障居民用电、河流断流、嘉陵江露出河床之类的。家里的空调几乎是24小时不停转动。我阳台上的各种植物几乎团灭。

然而在这么热的情况下,疫情却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也不晓得还要与病毒对抗多久啊……

26 评论

  1. 天这么热呀!
    我似乎还没有见识过40度的高温呢

    不过
    你这哪里是和病毒对抗啊,真感染了的话,一个星期见分晓,大概率你赢……

  2. 依稀记得有一年重庆也是大干旱,但是那个时候好像也没有这么怕热。今年重庆是真的热啊,工作室给员工放假两周了,估计下周还得放,结果现在疫情又来了,想到还要下楼做核酸,身体是热的,但是心已经凉了。

  3. 最近经常在新闻上看到 重庆北碚的天气,确实温度太高了。
    我小时也是家里没有空调,都是直接席子睡地上。

  4. 看到你们重庆天气预报,40+很难想象没有了电力要怎么活?千万别停水…
    这么热的天气,病毒还是这么顽强。

  5. 宁波这段时间气温下滑了,因为有台风。前段时间基本居高不下,35以上40以下,以为已经很高了,没想到重新直接突破40……太惨了,心疼人也心疼钱,电费估计要很多。

  6. 打游戏的时候确实会忘记周围环境的变化。而且明知道电脑已经很热了,还是会冒出“打完这把”,或者“不会有事的”的鸵鸟想法。

  7. 作为一个广东人,看到这样的气温都瑟瑟发抖,40度居然不是出现在热带,出现在温带,重庆这是要喜提高压锅模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