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姆——真正的冠军


卡姆拿到了《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冠军,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虽然,这个结果也并不那么重要——我是说,无论拿到什么名次,都不影响卡姆今后在喜剧这条路上大放异彩,只要他愿意继续从事这项工作。

在我看来,卡姆就是目前国内最优秀的脱口秀艺人。并且短时间内还看不到有人能超越他。

从规模上和影响力方面来说,《脱口秀大会》只能算是笑果公司的一个内部产品推介会——将旗下艺人用PK方式推向市场。然而无奈的是,美式脱口秀在国内本身就很小众,想加入这个行当的人面临着没有渠道这个大问题,各大卫视几乎就没有开设脱口秀栏目(《今晚80后脱口秀》留着下一段说),线下演出只有部分城市的酒吧或者开放麦这样的小场合,艺人培育不够,市场推广不行。

东方卫视2012年开播的《今晚80后脱口秀》还是很不错的,今后要回顾中国脱口秀历史,这个节目是绝对绕不过去的。当时的供稿团队堪称豪华,李诞、王建国、史炎、程璐……每一个都很厉害,王自健的表演风格有些贱贱的,但还是很保守了——比起真正的美式脱口秀,无论是内容上还是演绎上都如此,王自健事实上更像在说单口相声。

所以说,《今晚80后脱口秀》停播后,李诞敏锐地发现了脱口秀在国内几乎属于空白的情况,马不停蹄制作了《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相当于从《今晚80后脱口秀》那里取来的火种再一次熊熊燃烧起来。

《脱口秀大会》第一季的“大王”花落庞博让我有些意外,在我心目中王建国才能荣膺此誉。王建国舞台经验丰富,算是脱口秀界中的老人了,他的问题主要是发挥不稳定,简单点说,如果用心写段子效果就好,不用心就很敷衍。之所以有时候不用心,我觉得原因在于王建国骨子里是一个很忧郁的人——这没毛病,很多喜剧人都很忧郁。忧郁的人往往心思细腻,王建国在他新开的微博账号“隔三岔五国仔饭”里非常温柔地洗菜、做饭,顺便讲点段子,有次他在做羊排的时候突然说“我想我爸了,因为他给我买羊吃”——看到这儿我都快哭了。

《脱口秀大会》的功劳之一是推出了很多有趣的人,比如思文、杨笠、赵晓卉、ROCK、张博洋、皮球……这些人都很厉害,走职业化道路都没有问题。庞博我不想多说,他的综合条件很不错,主要是外在形象,远远超越其余脱口秀艺人,他的问题和王建国是一样的,段子产出很不稳定,如果没有用心或者用心了仍然才思枯竭,那么上台表演就会及其尴尬、惨不忍睹。

其实本文我真正想说的只有两个人,先说呼兰。

看到呼兰这个名字,我就想起了高中时代看的《呼兰河传》,原本以为只是一本普通的介绍东北小乡村的乡土散文集,没想到越看越悲伤,过了好几年无意中翻阅资料才知道,这本创作于萧红晚年的作品,算得上是她在历经人世艰辛后对心中最美好之处的深情回忆。扯远了,呼兰用地名作艺名,想来也是对家乡充满感情的,这个东北汉子无论是长相、表情、姿势当然还有东北腔,都和罗永浩及其神似。呼兰的表演和普通脱口秀演员不同之处在于,他的笑点更密集,他表演过程中绝不会让你产生“背段子”的感觉——其他人会。于谦老师说呼兰的毛病在于“太喘”,让人着急,我觉得如果呼兰语速稍微放慢一点,喘气是不会对表演产生负面影响的。

最后再说本文的主角——卡姆。卡姆是新疆克拉玛依市人,维族,1995年生。

提起克拉玛依,我就想起了周云蓬的《中国孩子》——

不要做克拉玛依的孩子,火烧痛皮肤让亲娘心焦。

卡姆是迄今为止我看到过最像美式脱口秀的表演者,不夸张地说,他的表演已经拉开了其他脱口秀艺人数十倍差距。卡姆和李诞两个人相比的话,我觉得是各有千秋,李诞的优势是肚子里有货——积累丰富,加上娴熟自信的舞台表演经验,在这方面,卡姆暂时还比不过李诞,但是能追上,至于和其他表演者比,已经是吊打了,就如卡姆自己说的:

我是真的不想输给那种明明就比我低好几个等级的演员,我很不欣赏很多人的脱口秀……越到后面我就越发现,原来大家都只是在装作自己实力很强,其实并没有那么强。我的段子越来越厉害,我以为其他人做节目有一直无穷无尽的段子,到了第八期我发现原来只是这样而已,那会我大概已经知道了,我能拿第一。

这就是卡姆的优势:具有不可替代性。

其他脱口秀演员只是在背段子而已,而卡姆是唯一一个在表演脱口秀的人。其他人即便写段子牛逼,不代表能用好的方式演绎出来,更何况,很多人写段子的过程都十分痛苦。

作为贵国人,我觉得真是活得太辛苦了,到处建墙搞屏蔽,搞主流文化,没啥机会看到真正有趣的东西,就如同小时候电视上演的毫无趣味的相声,结果郭德纲一出来,大家惊呼:原来相声可以这样说!脱口秀也不例外,很多人压根没听过真正意义上的脱口秀,《今晚80后脱口秀》算是对国内观众的一个启蒙,我前面说过,那仍然称不上多么好,如果看到美国的脱口秀,对比之下就明白,王自健太保守了,太平铺直叙了。卡姆不一样,在《脱口秀大会》第一季中出场时就很炸,就对标美式脱口秀表演,让人耳目一新,大呼过瘾,在首次出场那期(第4期,对不起我不是第一名)就拿到了TalkKing。

卡姆大学是在北京电影学院上的,但他的个人表演风格应该形成于大学之前,北电的经历对他并没有实质性帮助,比较讽刺的是,他并不喜欢北电那种虚伪的人际关系,不喜欢叫师哥师姐,看不上学校里演话剧时各个系互相送花篮的作风,班上女生肚子痛,所有人都假装关心地问“你没事吧?”女生重复回答一千遍“没事没事”,只有卡姆说要不我跳个舞给你镇镇痛缓解一下吧?本来是开玩笑的,结果所有男生都指责他。

大三的时候,卡姆上《奇葩大会》火了,一些女同学给他发微信说我们都喜欢看你节目,卡姆心想的是:

SHUT UP!甭在这废话了,以前你是什么态度。

作为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他并不适合当职业演员,原因就是他充满异域风情的长相,这有点尴尬,但也很现实,如果找他演戏,只能演波斯王子一类的,称之为“特型演员”,这样会导致戏路极窄,几乎是不可能依靠演戏而红。但讲脱口秀可以,卡姆是真正喜欢脱口秀这个职业的,从初中就开始表演脱口秀,可谓历时久远。

卡姆身上有一种难得的率真个性,在加入李诞的公司团队后,他仍然直言不讳地评价团队里其他演员:

有很多演员我不喜欢,他们自己也知道。他们那个就不算艺术,就是念念稿,他们也知道我不欣赏他们。

有很多人在节目上念的稿子搞笑,但是生活中一点都不搞笑,那种人我就不和他玩。因为我认定搞笑这个事必须生活中够搞笑,在台上才是自然的搞笑。生活中不搞笑,那就是装出来的搞笑,这就是虚伪,我就受不了这个,这个是我的原则。

这种爱憎分明的态度,用世俗的眼光看也许有些不成熟,但我认为这才是社会所稀缺的。当我们身边所有人都变得虚情假意、互相恭维,生活在那种环境是很累的。

本文部分资料来源

「专访」卡姆:我的梗比较小众,但一旦戳中就直接把你戳死

卡姆:喜剧能续命(或许需要登录新浪微博后查看)

15 评论

    1. 我也很少看电视。
      严格说来,《脱口秀大会》也不算电视节目,而是网络综艺,是腾讯视频的自制节目,还不错,可以无聊时看看。

    1. 周立波那个水平太low了,没人真的当他是脱口秀。开始有段时间他还得看提词器,想想一个真正的脱口秀演员看提词器是什么概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