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五楼的快活

晚上11点40,一身汗水的我骑着自行车回到亮着微弱路灯的重医,在4舍楼下,费劲一步一步把车抬到5楼,每上一步台阶就感觉累到再也没力气,不过,这种劳累是运动后的体力不支造成的,而不是像昨天那样因感冒而全身乏力的累。

说到感冒,真是吓了我一大跳。由于这段时间仍然是甲流感的敏感时期,谁要有个咳嗽什么的都要悄悄的咳,生怕别人听见后躲得远远的。但昨天早上我洗完澡后一直喷嚏不断,而且流鼻子,进而头晕乏力四肢酸痛,顿感大事不妙,睡了一上午,中午起来测体温,发现已近38度。吃了颗阿莫西林后无缓解,心想这事不能再瞒了,万一我是甲流感瞒着不说,传染了别人,到时候检察机关起诉我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怎么办?下午2点,主动去校医务室说明情况,医生大概问了下情况,就断定我是普通感冒,让我吃药,休息。回寝室吃完药继续睡觉,睡到晚上10点多测体温仍然接近38度。我迷迷糊糊的想,完蛋了……今天早上醒来,体温降到37度以下,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继续卧床休息,直到稳定体温。

晚上,突然想骑车,理由是:出一身汗会好得更快一些。准备出门时看到车队的群里召集夜骑南山,于是直接杀到集合点。从奥体中心出发,经长江大桥复线桥、烟雨公园、洋人街、上新街,在上新街休息时开始计时,爬到目的地老君洞共花23分钟,路程在3.2公里左右没注意记具体数值,中间休息两次,总共花去25分钟,算很偏后的。在老君洞休息时,大行折叠车行的老板追风骑着公路车上来,看其码表,只花了10分零50秒,叹为观止……

下南山,坡陡车多,捏刹车捏得手疼,心想以后有钱了换车一定要换个碟刹的。最后,跟随车友们经鹅公岩大桥回到重医,不表。

回到寝室后赶紧换下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害怕再次着凉。出过一身汗后感觉确实舒服多了,相信体内的病毒也随着汗水排出来了吧……就算我感冒复发,其实也是有好处的,起码可以警示大家:感冒后不宜骑车。

6 评论

  1. ^_^,我还真的很怀念这种生活,你很有才噢,陈华,不要太透支身体了,感觉几年后你会生活得很有规律的,同样的精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