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脆弱的安全感

我现在在迪庆藏族自治州首府中甸县城一家网吧上网。

突然,听到一声很大的响声,像重物坠地。摘下耳机寻声望去,看不到什么。

这时,整个网吧的人都站了起来,全都朝一个方向看去。

然后,只见网管跑过去,扶起了还在地上的一个年轻人,他脸色很差,网管问:是不是缺氧?

年轻人摇头,稍稍坐定。大家这才舒了口气。

这件事给我的感觉是:我们的安全感,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被摧毁掉了。对陌生人的恐惧,对陌生地域的恐惧,甚至发展到对熟悉环境的恐惧。人人自危,不像是一个正常社会应该有的。

——————————————————

延伸阅读:李普曼:我们脆弱的安全感

2 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