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一条河

祖国的生日终于要到了,郭敬明同学终于加入了作协、系内辩论赛终于结束了,新校区终于要开业了,我代理的IDC业务终于满5000了,听力老师终于要走了。

想起小时候还对封建迷信深信不疑的时候,翻阅生肖书,上面说属虎的人适合做律师、评论家、教师。这样的结果是从小我就对文科极有兴趣,而对理科毫不感冒。高中的时候一篇评论《教父》的文章被新概念看中,借机跑去上海玩了下,然而进入大学,在广播台写文学评论时一点也没有感觉,看来是不适合我的。教师这个行业,极小的时候我就知道属于“阳光下最光辉的职业”,但是从小到大我看到的却是这帮自称为“园丁”的家伙干着阳光下最龌龊的事情,所幸对其敬而远之——需要说明的是,尽管这个行业我看不起,但是仍然有很多我十分尊重的老师,他们真正出淤泥而不染。

我自小喜欢文学,长成半大时喜欢上电脑网络,读大学时却被父母送到一所医学院校,我念的专业又是法律。这要搁在古代,肯定培养出十全十美的人才出来。但是本人生性愚笨,胸无大志,结果肯定很不乐观。

所以,太阳照常升起。

4 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9 =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