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南虎事件总要掉一个脑袋才行吧

昨天写了篇日志,谈《色戒》为何牵动亿万中国人的心,其实,这段时间还有一件事才是真正牵动了亿万中国人的心,那就是陕西农民拍到华南虎事件。华南虎很久以前就被宣布绝迹,这次突然被拍到,当然震惊,另外,我本人又是属虎的,因此对此事更加关注。然而从第一次看到周正龙提供的所谓华南虎照片后,我就坚信,肯定是假的。造假也太没水平。当然,今天我不是要来分析他是如何造假的(在事实没有最终清楚的情况下,实际上我也不敢保证到底谁真谁假),我想提出的是“脑袋”之争。

当初,周正龙拿出他那蹩脚的照片,照片疑点重重,网民一片哗然,质疑声层出不穷,这时,农民周正龙激动的说“我可以拿我的人头担保,照片绝对是真的”,随后,中科院专门搞植物研究的专家傅德志站出来称“敢以脑袋保证照片有假”(10月20日南方周末)。
而我们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要吗有华南虎,要吗没有,而且这个事实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那个时候,到底谁要兑现承诺,掉自己的脑袋呢?我对这个结果报以浓厚的兴趣并希望舆论对当事人施压。当一个国家的热点问题摆出来讨论时,有关部门不仅不积极从事实上加以考证,反而任由“专家”之类的角色大放厥词,随意拿脑袋担保,试问,如果华南虎事件为真,而傅德志又不愿砍掉自己的脑袋,那么,政府的公信力何在?或者我们不拿政府说事,这些所谓的专家学者的信誉和水平谁又能再相信?人民就这样被这帮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可悲乎?对那些罪大恶极的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同样的,对这些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专家作出的承诺,不掉脑袋也不足以让人民安心。对于那个农民周正龙,无论是背后有利益集团的撑腰,还是仅仅谋取私利,他不仅不提供有效的证据来面对公众的质疑,反而拿脑袋说事,这只能说这件事一开始就有闹剧的嫌疑。

U50P1T1D14074140F21DT20071012212444.jpg

周正龙声称这就是他拍到的华南虎照片

今天上午,又有一条相关新闻飘来,曾多次起诉铁道部的法学硕士郝劲松向山西省定襄县人民法院递交诉状,状告陕西镇坪县农民周正龙伪造华南虎照片。郝要求周做出书面道歉,并赔偿其精神损害费1元。然而,北京丰禾律师事务所律师党波昨天下午称,郝没有起诉的权利。因为本案中原告和被告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在我看来,郝劲松起诉只是一个噱头,且不说到底有没有起诉权,仅从当前的形势来看,真相依然未明,法院是没法断案的。再等等吧,真相出来后,要吗周正龙自杀以谢天下,要吗傅德志砍头以表明自己学艺不精。

7 评论

  1. 回陈滔:
    宪法顶个球,法律又算什么?
    华南虎事件中,法律可曾扮演过什么角色?直到今天,才有法学硕士郝劲松提交诉讼状,结果却没有诉讼权。
    另外,本文绝大部分不涉及法律,我只是对两个当事人的脑袋感兴趣。

  2. 我是说,你关于法律的内容太不专业了,太老百姓了。
    “宪法顶个球,法律又算什么?
    华南虎事件中,法律可曾扮演过什么角色?直到今天,才有法学硕士郝劲松提交诉讼状,结果却没有诉讼权。”
    这些话,同样的不专业。都大二了,怎么还这样幼稚?还说什么自杀以谢天下?什么逻辑?
    难道每件事情都必须要法律来介入,否则就是法制不完善,法律顶不到球?
    你去听了冯磊老师的选修了的吧,上课也耳濡目染这么久了。拿点专业精神出来好不好?
    寒心。。。

  3. 我认为华南虎事件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的主要原因是陕西省的高官是共青团的人(也就是胡总的人,当然

    他们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没有让胡总知道),而国家林业局的局长又是陕西人,所以他们就有持无恐,他们

    知道自己有通天的关系.才在六方专家都说照片有问题时他们还敢说他们的立场是坚定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