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20年年终总结

1月1日到12月31日,现在,终于过完了2020这一年。
对我女儿那样小的孩子来说,这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对每一个成年人来说,这一年过得心惊胆战、太辛苦、太不容易了。多年以后,当我们回首过往,记忆最深刻的绝对少不了2020年。

1月上旬,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不寻常的氛围,武汉传来的声音并没有带给人们过多的警觉。春节放假前四天,天气晴好,我们公司刚开完年会,我和一位同事到渝中区某道具服装店归还租赁的演出服装(年会上我们部门表演了一个小品),路过重庆儿童医院时,同事下车去买了几包儿童口罩,顺便送了我一包。离放假还有两天,无心工作,中途我溜出去打算在公司附近的药店买点成人用的口罩——结果发现要吗就是售罄,要吗就是排长队而且还限购。

春节7天窝在县城,原定的几个亲戚婚宴都不出意料地取消了,除了去超市买菜,哪儿也不去,就在家里刷手机,看疫情数字变化。我笃定春节假期会延长,结果真的就延长了。2月份开始在重庆主城区,虽然假期延长了,但公司的业务还要继续,所以得居家办公。老婆和孩子在县城,我一个人过,并不舒坦,反而辛苦。简单说,一天三顿饭是很不好弄的,公司的业务只是维持运转,并没用占用太多时间,大部分时间我都用来看电影或者睡觉——如同坐牢一般无聊透顶。3月,回公司上班。期间一直需要戴口罩,也是很不舒服的体验。
一直到5月,才逐渐恢复正常节奏,也渐渐忙碌起来。

6月份,开始操心孩子上学的事。耍了半年时间,她也觉得无聊,渴望去学校。但我居住的小区门口幼儿园居然爆满,其他能读的幼儿园要吗很远,要吗很贵。托了不少人,终于还是在小区门口幼儿园报名了——9月份入读。

7月份的某天,女儿突然腹痛,在儿童医院门诊耽误了几天后开始住院,住院一个星期才确诊为阑尾周围脓肿——这个其实就是开始的急性阑尾炎没有及时干预而恶化的结果。在医院住了接近一个月,每天吃饭、药费这些加起来要2000多,从早上输液到深夜两点左右,大人累得够呛,小朋友痛得够呛。在脓肿还有3cm左右大的时候,申请出院了。出院后一个月复查,终于消失殆尽。

下半年,国内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有效控制,中间陆陆续续在市内爬山、泡温泉什么的,始终还是不敢出省玩。没想到的是,国外疫情越来越严重。所以说领导人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啊,这个时候就充分体现了,等哪天国外疫情控制住了,再谈我们的生活恢复常态这个事吧。我乐观估计,五年内不要想出国玩了,两年内不要想出省玩了。

今年春运即将开启,地球上最大规模的人类年度迁徙就要开始了,在没有完全关闭国门的情况下,老实说,春运让我担心。只希望再不要悲剧重演,希望我们平安度过余生吧,哪怕是辛苦一点,只要健健康康就好。

23 评论

  1. 新冠疫情眨眼就一年了,原本期盼去年夏天能结束疫情。按目前这形势,今年估计春节也不会太舒心~

大致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