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罗永浩说起

在今年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上看到老罗以领笑员的身份出现,并且在后面还表现了一段频频爆梗的脱口秀,还是有点感慨的。
老罗当年出名,刚好是中文互联网的早期阶段,他在新东方当培训讲师期间说的段子被人整理后发布到网上,然后就火了。可以说,在中国脱口秀这个新兴领域,老罗算是前辈之一。但看着老罗在《脱口秀大会》舞台上不管是点评其他艺人还是自己上台表演,都让我有“美人迟暮”“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感觉,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了,老罗显得是那么的不合时宜。
生活压力需要释放,所以轻松愉快搞笑的东西永远都不缺市场。
以赵本山和他的徒弟们为代表的东北二人转演员群体,以郭德纲和他的徒弟们为代表的德云社相声演员群体,以若干异军突起的年轻演员为代表的脱口秀演员群体,都各自有一大批受众,但他们又有很大区别。

赵家班

他们的底层技术是“二人转”,核心人物是赵本山,讲究艺人之间的师承关系。二人转是东北地区民间喜闻乐见的一种表演形式,群众基础极好,演员要登台表演需要从小苦练唱腔、形体、舞蹈等基本功,但他们赚的是辛苦钱,需要走乡串户,甚至风餐露宿,缺乏稳定高效的收入途径。赵本山的刘老根大舞台解决了这个问题,剧场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一次投资,后面都是源源不绝的利润。问题在于二人转演员太多,不是谁都能登上这个大舞台,所以再一次凸显了师承的重要性,只要能拜在赵本山名下,那就能混口饭吃。

德云社

德云社是目前比较成功的相声团体。相声是一门古老的艺术形式,同样及其讲究艺人之间的师承关系,没有师承、单打独斗的相声演员是很难在这行混出头的。马三立、侯宝林这些老一辈的相声艺术家水平是很高,然而他们的徒弟却很很尴尬——至少从水平和知名度上是无法比拟的。在郭德纲红之前, 相声是处于式微甚至濒临灭绝状态,电视上的相声节目几乎都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内容枯燥乏味。艺人们把力道用在了拜师上,对内容的研究和创新缺乏兴趣,导致一个行业的惨败。郭德纲以一己之力改变了这个局面,但很难说他拯救了相声,他的成功无法复制,他的徒弟们水平和市场反响跟他差距太大,更别说将这项表演形式在全国复兴。

脱口秀

个人感觉这既是一种舶来品艺术形式,又是一种本土的艺术门类。说舶来是因为脱口秀在欧美已成熟多年,说本土是因为,自打人类有语言这个玩意儿以来,就自然而然存在插科打诨的“表演”,人们茶余饭后说说笑笑的时候,总有那么一两个人说话俏皮、风趣幽默,单独剥离开来,那就是脱口秀,不管是周立波的“海派清口”,还是李伯清的“散打评书”,都是其中的代表。所以《脱口秀大会》存在的意义是,它将这门表演艺术用比较正式的方式推向市场,它集合了一帮有较高水平的演员轮番上阵,说是比拼,其实是商品展示,在吸引到流量后再表现。我之所以看好脱口秀是因为,这个行当完全不需要什么狗屁师承,也不存在垄断,再加上观众的口味很杂,有人喜欢黄西,有人喜欢李诞,有人喜欢池子——现在没有一家公司同时签了这三个人,各种小剧场、线下开放麦之类的场所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重庆本土也有一个叫做“扯馆”的脱口秀剧场。只要通过持续的输出优秀艺人和优秀段子,观众就会越来越多,市场越来越大,最终促进行业的成熟与发展。
本来是一点小小的观后感,拉拉扯扯写了这么多。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贵国,有形的手和无形的手无处不在,没准哪天反三俗就把脱口秀行业扼杀死了也是完全不意外的。

4 评论

  1. 相声的师门就像行业准入资格,“海青”表演是会被揍的;二人转不限于拜一个师父,可能跟当年的东北人都比较剽悍,不服管束有关;脱口秀是个新兴行业,希望不要发展出那么多陋习。

  2. 脱口秀大会越看越尴尬,此类鼻祖是几年前王思聪投资拍的吐槽大会,拍了几期,播出一期后惨遭下架,恰巧看过那一次,疯狂开车。然后时隔1年腾讯视频重新投资启用拍摄吐槽大会ip,延续到现在的脱口秀大会,内容都很尬,没有被管局下架的版本好看

    1. 也可以理解,脱口秀还不红,还局限于小圈子的时候,尺度肯定大一些。现在各方面都在关注,必须谨言慎行、自我阉割。

大致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