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

今天是小东老师的生日,也是大学期间唯一一次请大家吃饭的日子(明年就毕业了,估计小东老师不会再请了),所以大家踊跃的拖家带口赴饭局。重庆有个好处就是组织饭局永远不用费神考虑吃什么,直奔火锅店就行了。

于是,一群被食堂整得长期营养不良的家伙在规定的时间主动到达了规定的地方,开会都没见这么整齐过。吃火锅免不了要喝酒,我酒量一向不行,所以在长期的斗争中慢慢增长了反喝酒的知识与策略。今天晚上拒绝喝酒的表演太顺利了,有点过火了,我唾沫乱飞的在那儿表明自己多么不能喝酒,胡总一句话把我揭穿:“你看你丫清醒的,说话这么流利”。光生老师深藏不露,一开始我们以为丫酒量不行,因为丫脸红得像个烂苹果,结果胡总再一次跳出来说明真相:光生喝不喝酒脸都是红的!

组织这个饭局,小东老师也是考虑到后果的,我们加了3次菜,每次都是堆满一桌子,不一会儿就风卷残云只剩盘子,我点的有好几样菜从头至尾连影子都没见着,可见竞争之激烈形势之严峻。河北人操哥一直是各个饭局的中坚力量,记得大二时曾经一起吃大盘鸡,操哥的速度和食量硬是让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和他同桌。今晚也不例外,话最少的就是操哥,6点开始,8点结束,丫总共没说超过5句话,其中还有一句是边抹嘴边的油边说:操,那服务员真JB漂亮!

我总共喝了两小杯啤酒,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回学校都是操哥托着我的。于是,今天的晚自习又泡汤,回到寝室,刚开始还能冷静的找到硬盘里没有看过的电影,吕克贝松老师的《这个杀手不太冷》,看不到5分钟便睡着,一个激灵醒来后立马奔床上睡,鞋都没脱。睡了1个多钟头,醒来,敲字。

在这里,再此隆重说声:小东老师生日快乐!

(在打这篇日志时,一直听的是冯曦妤老师的歌,她在豆瓣上好评如潮,很多人说她的歌是这个冬天最温暖的歌,奇怪为什么陈光荣老师舍得把冯曦妤藏这么久)

9 评论

  1. 这周5我们的主任也说请火锅,不知道是不是被水?

    今天晚上回家下冯曦妤的歌听听,看能不能温暖我。

  2. 呵呵,
    和我的酒量差不多。。。
    不过没相到重庆人 居然酒量不行。。。
    偶也是北方的,但是酒量很差。。。

    喝酒 脸红–和我一样 。。。。

    不错,1个小时就能醒。。。
    要是我,就要到 太阳升起的时候了。。

    还写的这么有调理。
    佩服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