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伪医生律师的博客】(@陈大猫的博客)。

2055,西京爱情故事

原创文学 陈大猫 485℃ 0评论

(本文写于2055年,另据悉,西京医院对本文题目亦有重要贡献。)

楔子

2055年的寒冬,我住在一间没有任何取暖设备的房子里,每天辛苦整理一些不知有无意义的杂物。幸好这里还产天然气,以至于几乎不用出门就能自己弄出不算可口但能果腹的饭菜,是的,到了我这个年纪,算是武功全废,作为一个鳏寡之人,对外面的花花世界已然失去肾上腺素能带来的那种感觉。

在我年轻时,为数不多做得正确的事情之一就是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骑了一次川藏线,那是在2015年,入职第5个年头。我的单位向来以严谨沉闷而闻名,同事在下班之后都会选择喝酒发泄,在酒场上没有上司和下属之分,谁喝得多谁不怕喝死就是英雄,不会喝酒的人很难融入到那个圈子里,而我就是那样一个人。在职场新人阶段,同事尚会对我的酒量表示宽宏大量,但到第二年,我仍然是滴酒不沾,终于在一次年终饭局中惹恼了单位的大老板。

大老板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式管理人员,从那个中专毕业就包分配的年代一路顺利走过来,因此他比谁都看重维护那个圈子的游戏规则,同时,他也是我唯一见过喝酒厉害而且身材不走样的人。那年,单位的效益很好,每个人都分得了一份满意的大红包。那晚,酒从6点喝到凌晨1点仍不见散,从不喝酒的我在漫长的等待中不堪睡意侵扰,靠在角落的沙发上微微闭上眼睛,这当然是与众人狂欢的画面格格不入。

大老板提着一瓶白酒走到我面前,首先打了一个足以让我惊醒的嗝,反应灵敏的我正打算站起来,大老板一把按住,说:喝了这瓶酒,否则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我知道,大老板从来不多说一句话,说出来的话从来都覆水难收。在那一刻,容不得我多想,同事们迅速围过来起哄已让身处悬崖的我毫无退路。喝啤酒都会醉的我,生平第一次提着一瓶52°的高粱酒朝喉咙灌去,起初几口顺着食道烧到胃里难受至极,但很快,我就忘了任何知觉,只是凭白酒流入口中、再钻向胃里,接着,再不知任何事。

等我醒来,不知道是几号星期几,我躺在白色房间里的白色床上,床单被套也是白色,左手边放着一台滴滴作响的心电监护仪,右手边的柜子上堆满着鲜花和水果。没过多久,同事们都过来争先恐后说各种好听的话但我一句也没记住。

就是这件意外,让我获得了2个月的带薪休假,这让我有足够的时间骑行川藏线。当时我的身体已不允许做这种运动,我的心脏无法耐受高海拔地带氧气稀薄的环境,至于我的胃,需要按时吃药来抑制疼痛,但作为一个长久的梦想,不忍心放弃。为了不拖累别人,我选择独自上路。

记忆中川藏线也并不特殊,这条通往拉萨的国道承担着重要的交通运输任务,军车繁忙地往来,民用货车、小汽车、自行车爱好者、摩托车爱好者,甚至徒步旅行爱好者都是常客。所以几乎不到100公里的路程就会有商店、牧民搭的帐篷或者小城镇,在最荒凉的地方也有养护公路的道班,能保证每天有地方补给和睡觉。旅途的辛苦在意料之中,路上的风景自是美不胜收,然而那些劳累和景色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模糊不清,唯一记得的是在路上写过的一封信。

那封信,本打算在318国道上碰到有邮局的地方就投递出去,骑到理塘时买了邮票,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寄出去的打算。这几天整理以前的东西,恰好收集完整了那封没有寄出的信,全文如下:

老刘你好:

我现在骑着自行车,朝着拉萨骑去,你曾说你热爱蓝天白云,而川藏线无疑是看蓝天白云最合适的地方。我给你写信,请不要紧张,目的不是借钱,只是大学四年来,一直是听你说话,很少谈谈我的感受,很遗憾。趁你还没嫁人,我想说出心里的话。

老刘,无疑,你是我们班最美的姑娘,你肤白貌美气质佳,最关键的是腿长——“真他妈长” ——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主席张成功经常这样评价你。大一的迎新晚会上,你跳了个现代舞,我不懂舞蹈,但我觉得真他妈好看,你轻盈的身体随着音乐节奏做着复杂的动作,让下面的观众瞪圆了眼,尤其是你抬腿的那一刹那,我发现教导主任在吞口水。从此以后,你的寝室成了招待所,每天各种男同学围得水泄不通,各种老师纷纷要求上门为你补课,免费给你讲解蛋白质的酶促降解及氨基酸代谢。由于不堪骚扰,加上嫉妒你的美貌和吸引异性的能力,你们寝室的室友写了匿名大字报贴在 F栋楼下,上书:F-3317的刘某某是公共厕所,迄今为止已有三十八个男人上过她!但是,你那可爱的室友一紧张就粗心把自己寝室门牌号写错了,本来你是 F-3371的,结果是,F-3317寝室唯一一位姓刘的女生闹着要自杀,她在实验室偷了一瓶氰化钾准备星期一中午吃饭时间在食堂当众自杀以证清白,最后还是实验室的老师及时发现,联合管理学院教法律的老师给她上了一堂剧毒物资与犯罪关系的课,这才使她放弃。

老刘,我知道,是我解救了你,当三十多个形状各异的男生包围你时,你拨通了我的手机,十分钟后我背着一个电脑包里面装着盗版XP光盘、水晶头、老虎钳、DDR2-400的金士顿内存条以及一块万用表,来到了你们寝室。除了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主席张成功外,我还看到了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周自强、感动校园十大人物黎奋进以及学科带头人王教授,肥头大耳的学办老师吴正直厌恶地指着我说:你来干什么,作业做好了吗?能保证期末门门考100分吗?这时,你替我解了围,你拨开人群,拉着我走过去,你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而我坐在你的腿上,又柔软又温暖,像电流击过全身,真的,后来我看了万用表,电流读数是29个安培。你对旁边目瞪口呆男人们说:你们看,这是我从《阿凡达》里学到的最前沿科学技术,老陈坐在我的腿上,可以直接读取出我前三个月内操作电脑的所有步骤,从而判断我的电脑故障到底出在哪里 ——老陈,感觉出来没有,我电脑怎么了?我说:是这样的,C盘根目录缺少一个系统关键文件ntldr,我马上用winpe进入,拷贝那个文件进去,重启即可。果然,一分钟后,你的电脑修好了,速度比以前快多了。

从那以后,你一有空就喊我到你的寝室,坐在你的大腿上,什么话也不说,就那么坐着,在那段时间里,我自学完成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学校一半的男生都在“闻登考研”学校报名学习计算机知识,那一年,学校40%的医学系毕业生考了计算机方面的研究生。

大四那年,我到了北京一家大律师事务所实习,你到了广东一个社工机构当志愿者,在毕业前夕见到你,你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忧郁而忧伤,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主席张成功说你的胸部起码大了一个罩杯,末了还加一句:应该是被人揉大的。张成功虽然是个禽兽,但话糙理不糙,于是在那个闷热夏天的晚上,我约你来到学校操场,顾名思义,操场是一个很多人操的场所。我牵着你,踩轧过无数对情侣的身体,来到无人的路灯下,我问:怎么回事?你不说话,任长发在风中飘了好一阵,后来你说:我在广东认识一个没钱但是很帅的男人,他搞了我,我怀孕了、堕胎了,他又搞了我,我又怀孕了、堕胎了,医生说再堕的话以后没法生小孩了,于是我离开了他,刚回重庆就收到他寄的一个快递,里面10张我的裸照,这个卑鄙的家伙还想继续搞我,于是我报警了,他被抓了,判刑了,前天我上网,看到一个论坛有人发裸照,我一看,妈的,这不是我吗?这个卑鄙的家伙被抓之前就已经把照片散发出去了……

我打断你的话说:怎么跟讲故事似的?你像变戏法一样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本《婚姻与家庭》,笑呵呵地对我说:你看,28–32页,都是我写的,我现在是专栏作家,刚才给你说的故事改编自一位小妹妹的真实经历,是我在广东当社工时帮助过的一个姑娘。于是我松了一口气:但,张成功说你的胸部是被人揉大的。你莞尔一笑,解开衬衣的扣子,露出维多利亚的秘密,我分明看到两个海绵垫,恰到好处的撑起两只形状好看的半球。于是我又松了一口气。

老刘,我记得你神采飞扬地说, 你签了一家医疗器械单位做市场营销,单位出钱让你全国乱跑,闲暇时间还可以继续给《婚姻与家庭》写专栏文章。

大学毕业后,我每期都买《婚姻与家庭》,每期都看到你写的残酷纠结的青春故事,看了三个月的《婚姻与家庭》,突然上面没有你的专栏了,打你电话也停机,我问了好多人都不知道你的下落,最后我找到了留校当辅导员的曾经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主席张成功,他说你在三亚认识了一个非洲大老板,一口气订了你10台50千瓦的高频医用诊断X线机,而且还邀请你去非洲考察市场,你到了那里,先是连续坐3天客车然后换乘摩托车到了一个小村落,当你意识到你被卖了时,一个强壮有力的黑人已经将整个身体压在你雪白的身上,他搞了40分钟才泻火,那个黑人要求你帮他生12个孩子才放你走,后来你写了一封求救信,让一位学生帮你带到了当地政府,然后引起了大使馆的重视,最后出动武装力量把你救了出来。品学兼优的学生会主席张成功呷了口茶,接着说,你们单位给你赔了一笔钱,还送你在青岛疗养。

老刘,你一定会觉得张成功是个混蛋,因为不久之后我在一本过期的《爱人》杂志上看到一个故事,内容和张成功前面说的一模一样,那个故事的作者是刘莺莺,我立马给《爱人》杂志打电话,然后要到了你的联系方式,我约你在上海淮海东路一家茶楼见面,你咯咯笑了半天,说:妈的,《婚姻与家庭》给的稿费太低了,所以我改为给《爱人》写专栏,不好意思没提前告诉你。于是,我松了一口气。

尾声

老刘,现在我再也不买《婚姻与家庭》和《爱人》,也不关注医疗器械市场,我知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姑娘,有胸又有大脑,但我仍然希望你不再给任何一家杂志写专栏,也不要给医疗器械公司当市场营销,进一家稳定的公立医院随便做点什么不好吗。我知道你需要钱,唯有钱才可以使自己不受制于人,在医院拿那点死工资显然不是你的风格。

老刘,在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在 4500米海拔的山上,帐篷里的温度已到零下,写字的手已经冻得不行,那就此停笔吧。祝好!

转载请注明:伪医生律师的博客 » 2055,西京爱情故事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网友最新评论 (25)

  1. 写得真好,我一口气读完的。
    金冈2010-11-09 08:14 回复
  2. 不错,不过时间好象错乱了,也不知道是我错乱了
    boluo2010-11-09 17:10 回复
  3. 我怎么感觉像真的- -!
    aben2010-11-10 10:41 回复
  4. 喜欢的文字
    陌上花开2010-11-10 12:05 回复
  5. 可以
    淘弟儿2010-11-10 17:08 回复
  6. 写得真好啊。有些细节果然是真实的 =,=
    icarian2010-11-11 21:39 回复
  7. 是真实的故事吗 ?几个细节挺感人的
    催眠2010-11-12 15:00 回复
  8. 楼主你很有才!写作水平还是可以的!
  9. 你的文章去投稿试试,或许还能换点稿费呢
    昆山房产网2010-11-22 09:57 回复
  10. 2055年 我算算啊 那时我72了,能不能活到哦
    聚尚网2010-11-22 12:58 回复
  11. 此文有味,可佐酒也。。。好久不见,问好。。。
    没事找事有事不做事2010-11-23 21:59 回复
  12. 发不了评论?
    中华医药2010-11-26 21:12 回复
  13. 我说呢,原来师弟不喜欢《知音》这么庸俗的杂志是有情操的——《婚姻与家庭》多踏实啊,知音一看就是鼓励多角恋八方出街十面埋伏……而且师弟自觉远离老刘肯定必然完全就是因为她不再跟师弟谈婚姻与家庭而转上了爱人的漫漫征途……你那两轮两腿,悬!师弟V5!
    倚老卖笑2010-11-27 14:51 回复
    • 想不到这里面还有这么一层逻辑关系,师姐厉害!
      伪医生律师2010-11-28 10:32 回复
  14. 科幻小说啊
    陈维国博客2010-11-29 10:43 回复
  15. 写的真他妈的好!
    月落乌啼2011-01-30 09:44 回复